舞者黄豆豆 24年依然不舍那份残酷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3-08-27 11:10:35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来石家庄执导原创舞剧接受晚报记者独家专访

 

上周日按照约定的时间,黄豆豆准时出现在记者面前,身穿淡蓝色休闲西装,手里端着杯咖啡和两块蛋糕,“这是我的早饭,边吃边聊吧”他笑说,当时正值下午一点。8月24日至25日由青年舞蹈家黄豆豆执导、河北艺术职业学院舞蹈系80名师生为主力阵容的大型原创舞剧《红山女神》在石家庄试演,为之忙碌了半年的他接受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从舞蹈到家庭,这位享誉世界的青年舞蹈家向晚报读者敞开心扉,展示了一个舞者最真实的内心世界——

本报记者 黄蓥/文 闫志国/图

说“女神”:河北孩子出人意料

背景:由河北艺术职业学院、沈阳玉之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打造的大型原创中国舞剧《红山女神》,以距今五千至八千年前,在辽宁、河北地区的东方史前文明为背景,以舞台剧形式讲述某部落女首领为了避免战争而牺牲自我的传奇故事。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歌舞团艺术总监黄豆豆应邀担任导演和编舞,为此家在上海的他前后在石家庄呆了近半年。

记者:《红山女神》已经试演,你评价一下演员们的表现吧?

黄豆豆:几位主演,像辽宁芭蕾舞团副团长吕萌、北京歌舞剧院的孙小娟、上海歌剧院舞剧团的宋洁等都在我意料中,他们本身艺术造诣高。出乎我意料的是河北艺术职业学院的学生们,他们中学舞蹈最长的5年,有的连舞台都没上过,更别说演舞剧。今年3月8日刚建组时,看着那些孩子我心里发毛,怎么才能在那么短时间把他们培养出来演舞剧?要知道很多舞蹈演员一辈子也许都等不到一部舞剧,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上台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大家可能也看到了,8月24日试演当晚有的孩子演出中掉了头饰,有的孩子被人撞倒一屁股坐到台上。但我能感受他们飞快的进步,哪怕有一两个小失误,我都能理解。

记者:有人给我们“爆料”说,孩子们把你“折磨”得不轻,你不习惯当众发火,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黄豆豆:(笑)我的性格不爱发火,这次是倒计时排练,3月开排9月首演,时间很紧。剧中有个一分钟的场景,专业院团两个小时搞定,我给孩子排了一个礼拜还不太达标。这种时候我就特别难受特别累,但这些孩子很可爱,我只能自己憋着,自责能力不够。我的老同学、河北艺术职业学院的老师,也是这次舞剧的副导演金暄笑我说:“豆豆不仅是来创作的,还是来教学的。”

但8月24日首次试演当晚有很令我感动的一幕,观众散场后,有位演员和他爷爷在等我合影,站在老人身边我能感觉出他有点激动,后来他跟我说:16年前我的小儿子跟你在一个台上跳舞,今天我的大孙子是你舞剧里的一个演员,这让我一下子觉得,艺术也好人生也好缘分也好,生命里带给你的感动特别珍贵。

说舞蹈:迄今仍坚持每天练功

背景:36岁的黄豆豆跳了24年的舞,他是1995年春晚节目《醉鼓》中跳得最高的小伙子,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闭幕式上以《中国功夫》技惊四座,他还被国际媒体评为“全世界最重要的三位年轻编舞家之一”。迄今他仍然坚持每天练功至少2个半小时。

记者:你曾说“舞者本来就是最简单、天真的一班人”,但你还说“跳舞很残酷,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你在跟孩子们相处时怎么解说舞蹈的魅力和残酷?

黄豆豆:这次来石家庄,老同学金暄让我把最好的教给孩子们。这很难,舞蹈的路上我也还在探索、感悟,还在不断坚持。我教给他们的应该是什么?还是一种舞蹈的态度,其实也是人生的态度。记得父亲节那天,我刚要宣布排练时突然想起这个,于是立刻告诉孩子们:“排练两分钟后开始,没给爸爸发短信的发完再排练。”我们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从小就认为父母付出是应该的。我现在自己当父亲了,才知道父母付出那么多。这次我跟孩子们一起工作时,不仅仅教他们跳舞,还想让他们去感受,我们应该以最纯粹和单纯的状态看待人生和生活。

记者:其实我们只看到你在舞台上光彩夺目的一面,没看到你舞台下的付出?

黄豆豆:很多舞者都有职业病,胃病和运动创伤。这次在石家庄有人说,我看上去比电视里瘦,还问我是否节食。其实我不但不节食,还逼着自己多吃点。我开过好几次刀,有膝盖和喉咙。奇怪吗?跳舞的喉咙不好,因为排练中每次都要大声讲解。但我很珍惜现在,哪怕当导演考验脑力、体力,还考验毅力,我这个年龄还折腾得起。

现在我最痛苦的是一天没足够时间练功,如果哪天不练我就感觉身体和脑子好像都没激活。一般最基础的要练两个半小时。这也是跟自己较劲,有时候想偷偷懒,但随着夜幕降临,内心有种深深的犯罪感。

记者:你如今是兼顾编导和表演,想过有一天彻底不跳舞吗?

黄豆豆:我不知道,我的很多同学都已经离开舞台。这主要是自己跟自己搏斗,每天我去练功房,精神中就像有两个我,每天我都在跟心里另外一个自己竞争,毅力更强还是惰性更强,但是人永远有惰性。

说自己:很宅很恋家

背景:黄豆豆有个幸福的家庭,太太粟奕是话剧导演和演员,他们的女儿如今两岁多,小名“豆芽”。这次到石家庄排演《红山女神》,粟奕担任副导演。

记者:你跟太太这次排演舞剧时怎么分工?

黄豆豆:她是副导演,主要抠戏剧细节,前期演员角色定位。我们有个习惯,跟国外合作时,所有剧本由我老婆将英文翻译成中文,她会同时注明自己的理解,提供几种处理方式供我选择,我却永远逼自己想出新方式,也算夫妻较劲。如果你看到我们坐在一起,一个不说话一个不停地说,那就是有分歧啦。

记者:听说你不想让女儿从事舞蹈?

黄豆豆:自己练得太苦,很坚定地不想让女儿跳舞。我老婆喜欢舞蹈,她说如果孩子真喜欢就随她,我说不行,即便真喜欢我也要扼杀这种可能性。现在我天天在外面跑,回家想抱抱她还得看她情绪,老婆拿着玩具和零食诱惑她说让爸爸抱抱。我内心很纠结,每次看到她在长大,都想她成长的那些瞬间我都错过了,这是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记者:生活中的你是个什么状态?

黄豆豆:很宅很恋家的男人。我3岁半被家里送到幼儿园长托,一个礼拜回家一天,12岁去上海住了6年集体宿舍,后来到结婚一直住宿舍。记忆中家人在一起的温馨场面很少。这造成我现在一有空就往家跑,像在上海工作时,哪怕只有一两个钟头空档,我也要回家泡杯咖啡呆着,老婆一开始不理解,我跟她说这是心灵上的温馨感。

记者:下一步有什么安排?

黄豆豆:我对老婆承诺从9月到11月除了跟《红山女神》相关的工作一律不接,另外岳母已经帮我们带了半年多孩子了,我女儿精力旺盛,还非常贪吃,我跟我老婆带她一个礼拜都很累,不能让老人太辛苦。事业对一个男人很重要,但家庭在我内心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编辑: 王仲平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