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磊:我的文艺藏在发胖的身体里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5-03-31 09:52:22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昔日文青人到中年 成熟了就不那么拿捏

 

■黄磊主演的《嘿,老头!》正在热播。

黄磊主演并兼制作人的电视剧《嘿,老头!》正在荧屏热播。日前,黄磊接受采访时说,自己的父亲已经80多岁,他也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不再是当年那个长发飘飘的文艺男青年了,文艺,现在只藏在了发胖的身体里。

记者:当初为什么想到要制作一部生活剧?

黄磊:说到家庭戏,最典型的就是夫妻,第二热门就是婆媳。实际上父与子的感情,男孩儿都知道,父亲在我们心中小时候特别高大,但是长大了以后儿子跟父亲有一点天然的对立,可能因为都是雄性动物,这种微妙的感情是很值得拍的。

记者:剧中的父子情为什么要以阿尔兹海默症为切入点?

黄磊:我记得以前大家还说请不要叫老年痴呆,请叫阿尔兹海默症。拍这部剧我们做了很多的调查,家里有老人得了这种病是非常痛苦的,他曾经是你最亲近的人,但是最后却完全不记得你是谁。

记者:为什么剧中你对父亲的称呼一直是“老头”?

黄磊:原来不想叫老头,在南方叫老头不是很礼貌。但是在北京叫老头是一种昵称。另外这也是剧情需要,开始时他们父子关系不好,俩人老较劲。

记者:怎么想到请李雪健老师来演父亲?

黄磊:剧里最难演的就是父亲,因为阿尔兹海默症,常态的表演、交流方式被取消掉了。这个年纪的演员,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雪健老师。尤其他现在很瘦,跟当年演宋江时不一样,当年他很壮,眉宇之间有豪情,现在有一种温柔,也有一些沧桑。

记者: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戏?

黄磊:有一场戏在菜市场买肉,他说要吃肉,我说家里有肉,旁边人说,老人家想吃口肉都不给买吗?我说行,来块肉吧,一边说一边接电话。结果老头儿在那儿尿了。剧本上写老头尿了,就完了。导演跟我说你应该给他挡上,让他有尊严。我就把衣服脱下来给老头系上,系的一瞬间我特别难受,然后拉着老头哭了。

记者:之前和李雪健老师合作过吗?

黄磊:我父母是国家话剧院的,跟李雪健老师同一个单位,我爸爸跟雪健老师一起演《老顽固》。高中时候我跟雪健老师下过一盘棋。一晃25年,我们一起拍这部戏,我问他“李雪健老师你记得吗?”他说记得,我说那咱们再下一盘棋吧。

记者:你在剧中的形象有点胖?

黄磊:拍的时候,我戒烟三个月了,一下子胖了十公斤。

记者:你曾经是许多文青的偶像,但现在演喜剧比较多?

黄磊:这只是我作为演员的工作,我自己觉得这些年我演的喜剧是我自己的感受,嬉笑怒骂是我有感而发的。我比以前要成熟,所以我才不那么拿捏。

记者:你怎样理解文艺青年这个词?

黄磊: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文艺青年是在那个时代特有的。那个时候我留着长发,一个心思排话剧,郑钧、老狼、高晓松每天来看我们演,当时没有钱,自己凑钱演,演完了就一块儿去吃烤串,回头看看,一屋子全是长头发,中分。其实文艺青年是今天的人在说那个时代的人。

记者:你觉得你的文艺还在吗?

黄磊:我的文艺气质一直都在。比如说现在电影票房好,我也赶紧弄一个电影,先把钱挣了,我没有这样想过。乌镇戏剧节我已经做了七年了,在那里全是文艺青年,你可以看一眼他们,当年20岁时在宿舍里聊艺术的还是这一拨人。如今,他们已经进入了中年。文艺青年要不然远行,要不然就隐藏,藏在你发胖的身体里。 法婉

昔日文青人到中年 成熟了就不那么拿捏黄磊:我的文艺藏在发胖的身体里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黄磊主演的《嘿,老头!》正在热播。

黄磊主演并兼制作人的电视剧《嘿,老头!》正在荧屏热播。日前,黄磊接受采访时说,自己的父亲已经80多岁,他也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不再是当年那个长发飘飘的文艺男青年了,文艺,现在只藏在了发胖的身体里。

记者:当初为什么想到要制作一部生活剧?

黄磊:说到家庭戏,最典型的就是夫妻,第二热门就是婆媳。实际上父与子的感情,男孩儿都知道,父亲在我们心中小时候特别高大,但是长大了以后儿子跟父亲有一点天然的对立,可能因为都是雄性动物,这种微妙的感情是很值得拍的。

记者:剧中的父子情为什么要以阿尔兹海默症为切入点?

黄磊:我记得以前大家还说请不要叫老年痴呆,请叫阿尔兹海默症。拍这部剧我们做了很多的调查,家里有老人得了这种病是非常痛苦的,他曾经是你最亲近的人,但是最后却完全不记得你是谁。

记者:为什么剧中你对父亲的称呼一直是“老头”?

黄磊:原来不想叫老头,在南方叫老头不是很礼貌。但是在北京叫老头是一种昵称。另外这也是剧情需要,开始时他们父子关系不好,俩人老较劲。

记者:怎么想到请李雪健老师来演父亲?

黄磊:剧里最难演的就是父亲,因为阿尔兹海默症,常态的表演、交流方式被取消掉了。这个年纪的演员,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雪健老师。尤其他现在很瘦,跟当年演宋江时不一样,当年他很壮,眉宇之间有豪情,现在有一种温柔,也有一些沧桑。

记者: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戏?

黄磊:有一场戏在菜市场买肉,他说要吃肉,我说家里有肉,旁边人说,老人家想吃口肉都不给买吗?我说行,来块肉吧,一边说一边接电话。结果老头儿在那儿尿了。剧本上写老头尿了,就完了。导演跟我说你应该给他挡上,让他有尊严。我就把衣服脱下来给老头系上,系的一瞬间我特别难受,然后拉着老头哭了。

记者:之前和李雪健老师合作过吗?

黄磊:我父母是国家话剧院的,跟李雪健老师同一个单位,我爸爸跟雪健老师一起演《老顽固》。高中时候我跟雪健老师下过一盘棋。一晃25年,我们一起拍这部戏,我问他“李雪健老师你记得吗?”他说记得,我说那咱们再下一盘棋吧。

记者:你在剧中的形象有点胖?

黄磊:拍的时候,我戒烟三个月了,一下子胖了十公斤。

记者:你曾经是许多文青的偶像,但现在演喜剧比较多?

黄磊:这只是我作为演员的工作,我自己觉得这些年我演的喜剧是我自己的感受,嬉笑怒骂是我有感而发的。我比以前要成熟,所以我才不那么拿捏。

记者:你怎样理解文艺青年这个词?

黄磊: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文艺青年是在那个时代特有的。那个时候我留着长发,一个心思排话剧,郑钧、老狼、高晓松每天来看我们演,当时没有钱,自己凑钱演,演完了就一块儿去吃烤串,回头看看,一屋子全是长头发,中分。其实文艺青年是今天的人在说那个时代的人。

记者:你觉得你的文艺还在吗?

黄磊:我的文艺气质一直都在。比如说现在电影票房好,我也赶紧弄一个电影,先把钱挣了,我没有这样想过。乌镇戏剧节我已经做了七年了,在那里全是文艺青年,你可以看一眼他们,当年20岁时在宿舍里聊艺术的还是这一拨人。如今,他们已经进入了中年。文艺青年要不然远行,要不然就隐藏,藏在你发胖的身体里。 法婉

编辑: 双鹏飞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