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超豪孙家栋获2009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0-01-12 10:41:41 来源: 石家庄日报

胡锦涛向获得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科学院院士谷超豪(右)、孙家栋(左)颁奖。新华社发





  孙家栋:我的中国“星”

  孙家栋,1929年4月出生,辽宁省瓦房店市人。1956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年毕业于苏联儒可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飞机设计专业。历任国防部五院一分院设计部研究室主任、七机部五院院长、航空航天部副部长,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科技委主任等职。现任航天科技集团公司高级技术顾问、国家航天局特别顾问、总装备部科技委顾问。1999年荣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被钱学森亲自点将

  学了7年飞机,搞了9年导弹,1967年,孙家栋的命运却来了个急转弯——由钱学森亲自点将,38岁的他被任命为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的技术总负责人。

  孙家栋大胆对原来的卫星方案进行了简化。他说服一些老专家,去掉了原设计方案中的卫星探测功能,先用最短的时间实现卫星上天,在此基础上,再发射有功能的卫星。同时一批航天人才聚集到他身边。

  1970年4月,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在“长征一号”运载火箭的巨大轰鸣中,从戈壁大漠腾空而起,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5个能够发射人造卫星的国家。为此,钱学森曾对别人说:“看来,把孙家栋找来还是对的,他的确敢干事,会干事。”

  此后数十年,他相继担任了我国第二颗人造卫星、第一颗返回式卫星、第一颗静止轨道试验通信卫星等的技术总负责人和总设计师,并参加领导了其他各类卫星的研制和发射工作。

  中国自主研制发射的第100个航天飞行器,孙家栋担任技术负责人、总师或工程总师的就有34颗。1999年,孙家栋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航天工程的“总总师”

  航天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每项工程都由卫星、火箭、发射场、测控通信、应用等几大系统构成,每个系统都设有总师。而孙家栋则被人们尊称为“总总师”。

  1984年4月8日,中国第一颗试验通信卫星发射成功并进入静止轨道。但在卫星向定点位置漂移过程中,星上蓄电池发生了预想不到的热失控现象,刚发射成功的卫星危在旦夕。

  孙家栋果断地发出了打破常规的指令:“立即再调5度!”正常情况下,这道指令需要精准确认后,按程序审批签字后才能执行。但情况紧急,各种手续都已经来不及,尽管孙家栋的指令已经被录了音,但没有指挥部会商签字,这道命令很难执行。现场的操作人员为了慎重,临时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草草写下“孙家栋要求再调5度”的字据要孙家栋签名,孙家栋毅然拿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三个字的分量和风险,犹如战场上的“生死置之度外”,需要把个人的一切顾虑抛到脑后,孙家栋的选择没有一丝迟疑,终于令卫星化险为夷。

  科学家成为“生意人”

  1985年10月,中国政府向世界正式宣布:中国的运载火箭将投入国际市场,承担国外卫星发射业务。这一消息震动了国际航天界。

  发射外星,中国航天人不仅要懂得研制火箭发射卫星,也必须学会与国外商家打交道。孙家栋这个“造卫星”的专家又担当起“生意人”的角色。

  1988年,香港亚洲卫星公司购买了美国休斯公司生产的通信卫星,起名亚洲一号卫星,并准备让中国的“长征三号”火箭将其送入太空。

  1990年4月7日,“亚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升空。“参加过这么多次卫星发射,那次最紧张。”孙家栋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说,“不仅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连旁边人的心跳都能听见。”

  为什么紧张?孙家栋说,因为这颗卫星能打多高,中国人的头就能抬多高。

  “亚星”的入轨精度是休斯公司31颗同类卫星中入轨精度最高的。当一位美国同行由衷地说“没想到中国的卫星发射能达到这样的水平”时,孙家栋自豪地笑了。

  古稀之年踏上“探月征程”

  年逾古稀,孙家栋仍未停止航天之路的探索。2004年,我国正式启动探月工程。已是75岁高龄的孙家栋再次披挂上阵,亲自担任总设计师。

  “他干起活儿来比年轻人还要拼命,为了拿到一手测控数据资料,他坐飞机一个月跑遍了几十个测控站。”探月工程副总设计师张荣桥说。

  2007年10月24日,中国探月卫星飞向38万公里外的月球。当成功的消息传到指挥控制室,大家欢呼跳跃之时,孙家栋这位为中国航天事业奋斗了几乎一生的科学家悄悄背过身子,流下了眼泪。

  ……

  现在,已经耄耋之年的孙家栋仍像一颗卫星一样旋转不停。作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高级技术顾问,许多技术决策、指挥和协调工作仍然压在他的肩上。而闲暇时间,他思考最多的也还是卫星应用、天地往返系统、空间资源开发…… (新华社北京1月11日电)

  谷超豪:“数苑从来思不停”

  谷超豪,男,1926年5月出生于浙江温州,194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1959年获前苏联莫斯科大学物理―数学科学博士学位。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曾任复旦大学副校长、中国科技大学校长。现为复旦大学数学研究所名誉所长。著名数学家,在当今核心数学前沿最活跃的三个分支--微分几何、偏微分方程和数学物理及其交汇点上作出了重要贡献。

  “人言数无味,我道味无穷”

  14岁的谷超豪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不仅写文章、贴标语,为抗日宣传做后勤工作,更笃志钻研科学,学习用自然科学解释世界、改造世界,改变国家的命运、人们的生活。1943年,自小喜爱数学的谷超豪考入浙江大学龙泉分校数学系。他积极参加党的地下工作。

  谷超豪在大学三年级时遇到了仰慕已久的数学家苏步青。

  在苏步青的指引下,谷超豪对数学从有兴趣到有信心,从喜爱到痴迷,为这门科学奉献终身--“人言数无味,我道味无穷。良师多启发,珍本富精蕴。解题岂一法,寻思求百通。幸得桑梓教,终身为动容。”

  在睡梦中解题,这样传说中的故事曾真实发生在谷超豪的身上。有段时间,他对苏步青先生课程中“K-展空间”非常感兴趣,日思夜想。一天晚上在睡觉时,灵感忽然来了,谷超豪忽然设想出有关子空间理论的一种想法,并构想了一种适宜于解决这个问题的新方法,于是他立即翻身坐起,彻夜进行大量复杂的计算,终于获得成功。

  在苏步青教授领导下,谷超豪很快成为中国微分几何学派的中坚,在一般空间微分几何学的研究中取得了系统和重要的研究成果。他的博士论文《无限连续变换拟群》被认为是继20世纪伟大几何学家E·嘉当之后,第一个对这一领域做出的重要推进。

  20世纪50年代末,正当谷超豪在微分几何方面取得了一定成就的时候,前苏联的人造卫星升上太空。谷超豪敏锐地看到国家科学事业发展需要尖端技术,这对数学提出了新的要求。他毅然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投入到偏微分方程这一崭新的研究领域中。

  为解决平面超音速机翼绕流问题,他开始以高速飞行为实际背景,以超音速绕流问题作为一个模型开展研究,解决了一系列混合型偏微分方程的难题,系统地开创了多元和高阶混合型偏微分方程理论。

  “请勿歌仰止,雄峰正相迎”

  “越做越好,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谷超豪的学生,数学家李大潜院士说,谷超豪总是不断要求超越现有水平,要么继续深入,要么开拓新的领域。

  1974年起,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教授到复旦大学访问,并提出与谷超豪共同开展数学物理方面的研究。谷超豪勇敢地接受了邀请。在合作努力下,谷超豪很快解决了“洛仑兹规范”的存在性问题,并将之用于解决杨·米尔斯方程的初始值问题,获得了多项很有意义的成果,被杨振宁比喻为是“站在高山上往下看,看到了全局”。

  著名的物理学杂志《物理学报告》曾为此出了一本专辑,并特意附上了一页中文摘要。

  1980年,谷超豪在规范场研究的基础上,从物理学中提炼出了“波映照”问题,开创了“波映照”的研究新领域,他的论文成为这一领域的经典性引文。

  “上得山丘好,欢乐含苦辛。请勿歌仰止,雄峰正相迎”——谷超豪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永不停歇。谷超豪共发表数学论文130篇,在国际著名出版社Springer合作出版专著两部,在75岁高龄时,他还一年发表了三篇论文。

  “笑倾骄阳不零落,抚育精英毋闲空”

  1953年,谷超豪到复旦大学任教,历任副教授、教授、数学系主任、数学研究所所长、副校长兼研究生院院长。1988年至1993年,他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2000年起兼任温州大学校长。谷超豪在革命、建设、为学的同时,还倾心育人,桃李天下。

  谷超豪的弟子,29岁的青年教师讨论班,谷超豪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参加;学生的论文,他亲自修改,但从不署名。

  谷超豪的学生,中科院院士洪家兴说:“我做谷先生的学生时,论文题目的确定和具体做法都是先生一手指导的,但他从来不在论文上署名。”

  洪家兴说,在一次会议上,谷超豪很严肃地指出,如今的研究生教育中,有些教授把学生当成廉价劳动力,学生则称呼导师为“老板”。“这样很不好。”谷超豪说,教书育人不是商品买卖。“选择做教师,就是选择了责任和奉献。”

  回首谷超豪八十余载的人生历程,正如素来喜爱古典诗词的他自己所写:“数苑从来思不停,穿云驰车亦有成。”

  (新华社北京1月11日电)


编辑: 双鹏飞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