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和献宝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07-01-10 09:37:28 来源: 作者:发帖人 止战之殇

  [原创]卞和献宝

  楚人卞和上山采玉已有20多个年头了。这些年来,他不顾雨刀雪剑,暑寒相逼,终日在荆山上转悠,敲来敲去。回家后,就把抱回来的素玉摆在案上,围着他们左右转圈,寻找雕琢下刀之处,嘴里时不时地喃喃自语,似在赞叹,又似遗憾。他膝下无子,孤苦一人。年青的时候好不容易娶来的一个老婆,就因为他“爱玉不爱人”的臭毛病离开了他,他反而心有所喜,自思天下恐再无人可以忍受他的“毛病”,遂不复再娶,倒也落得自在,随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辨玉、雕玉的技术已臻炉火纯青之境,寻常璞石一眼望去便立见真伪。他生性孤僻,离群索居,不喜与人言,每日或背筐上山,或独坐草庐,背山面水,眉头不展,若有所思。时人呼为“玉痴”。

  这一日,他上得荆山之后,边走边想着应当把昨日采来的一块翠玉琢成何物。不知不觉间,竟到了一处似未来过的地方。但见衰草迷离,古树旁骛,裸露出的山石竟是黑黝黝的一团,里面似乎还有微光。他的耳旁仿佛有人在召唤一般:“卞和啊,到这里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他就循着这呼喊的感觉进了一个铅灰色的山洞。那声音便倏的消失了。他潜下心来,细细体察脚下错落的石块,有时甚至跪在地上,贴着耳朵倾听。偶有所得旋即恍然若失。他总忘不了那近在耳旁的呼唤,心上竟有没来由的激动和惊喜。那感觉却时远时近,仿佛悬在天边却又伸手可得,总在撩拨他的心。他索性不下山了,饿了便摘几枚野果,渴了掬几捧山涧溪水,倦了倒头便睡,醒了就在山洞附近跌跌撞撞地走,听凭心底的呼唤,紧紧抓着那脆弱的线索。

  第四天清晨,他被一种清越激昂的鸣叫惊醒。走出洞来,睡眼惺忪中,竟见一只五彩斑斓的凤凰展翅正要飞天。他的精神猛得一震,脑子里突然勾画出了一块石头的轮廓。他把那石头捧起来,发现并没有什么特别珍罕的地方。但拿得久了,那石头竟然自变了一种颜色,通体乌金,却又通明,抱在怀里似有温润。他终于发见了它的无与伦比。他把耳朵凑上去,渐渐感到了那璞石的律动和自己心跳的振和。初时极弱,越听越觉振荡。直觉告诉他,这将是一块绝世的好玉。他抑不住心里的狂喜,怀藏着那石头,深一脚浅一脚地狂奔下山,衣服被荆棘刺破,腿上脚上裂了口子也毫不在意。他边跑边喊:价值连城啊,天不负我啊……邻人闻得,皆目为 “疯子”。

  回到家中,独坐良久,他自思此等珍宝终非贫贱自身可以享有,便决意将其进献给楚王。

  此时,他站在皇宫门外等候下旨,心里盘算着怎样向楚厉王解释这玉来得稀奇。进得宫后,他双手捧着这块璞玉献于厉王陛前,毕恭毕敬地说:“大王,小人卞和,那日……”厉王手一挥,不待他说完,便召来一个宫廷玉工鉴别。片刻,那玉工回报只不过是一块石头。厉王大怒,道:“汝这无知小民,竟敢以假玉欺瞒孤王,着实可恨!”就令侍卫刖了他的左脚。卞和只是喊冤,无奈厉王已无心听他解释了。他只有捧着那“石头”返回庐中。邻人见其只剩一足,疑惑之余,也不来问。

  后,厉王薨,武王即位。卞和又捧着那块玉石献于武王,说:“大王,小人卞和,前番……”武王已听过近侍讲他的掌故,而且那石头看来也颇不起眼,仍是挥手宣来一位玉工加以鉴定。孰料仍鉴为拙石一块。武王恨极,恼他两番捉弄,遂令人刖其右脚,稍加包扎和止血后,仍将他逐出王宫。此时,消息传出,举国皆知有一卞和氏,献石罔上,欺世盗名,为王刖足之典。

  等他回到家中,邻人闻得,叹息者有之,耻笑者有之,甚至还有唾骂之人。就连儿童也指他为骗子。此时,再想上荆山已不可能了。他悲愤万分,伤心不已,便每天守在一屋子玉前,盯着那块璞玉,长吁短叹,神情惝恍迷离,时而痛哭,不能自已。也曾想过亲自琢开,剖得真玉,却恐被楚王视为以假乱真,鱼目混珠,以自得之玉替换前日所献之石。想了想,便绝了这念头。

  好几年过去了,卞和须发皆已灰白,牙齿也早脱落,每日进食都有了困难。加之无暇净面和梳发,浑身竟散发出阵阵隐臭来,邻人视为野人。

  这一日,他自感时日不多,便将家中所藏之玉砸得碎烂,然后付之一炬,独怀着那块璞玉,以手为足,支撑着来到苍茫荆山脚下,望着一生所执着之事业终无见光之日,想着自己的孤苦和屈辱,山风袭来,更添形销骨立之感。想着想着,不禁老泪纵横,放声痛哭。哭到极时,仿佛咽气一般,巍巍荆山也传来回音,在空旷和耸峙间竟有几分恐怖。一直哭号了三天三夜,卞和以手捶胸,呼天喝地,眼泪流尽了,他的双眼中竟然淌出两道血痕来。

  这时候,楚国已换了文王执政。他听说荆山之阴,有卞和者,抱玉而哭,哀不能禁,泪尽继血之事,又听宫人玉匠讲了一些前朝关于卞和的遭遇,遂亲身去拜访他。文王使人问之:“方今天下刖足之人何止千百,汝何以痛哭至斯耶?”卞和嘶哑着嗓子,哽咽地说:“吾非痛刖也,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奸也。奈何珍宝见弃,以为顽石;诚人见冤,以为宵小。呜呼……”说罢,又有鲜血从眼眶渗出。文王感其至哀,便命玉人剖开那块璞玉。卞和深知玉之精细纤弱,稍一污损,便成废物。便亲自动手雕开。但见其内,一团羊脂玉乳,熠熠生光,璨若星辰,抚之温润,一块宝玉终得反璞归真。众人见之大惊。卞和听得旁人赞叹,自觉一生总未被负,喜极之余,不免一泣,孰料一点热血滴在玉上,旋即渗入其中,望之宛若天成,更加溢彩流光。

  卞和一生心事已了,胸中那一口气终于渐难承受积久的悲愤,最终血尽而亡。文王感其忠,怜其逝,便命人厚葬之,追为零阳侯,名其玉为“和氏璧”,终成“天下所共传之宝也”。

  发帖人 止战之殇

编辑: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