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株柳(散 文)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07-03-09 09:02:01 来源:

   今年春节于我来说,很与往年不同。午夜欢快的由“禁”改“限”的声声爆竹,似乎除去自己工作生涯的喧嚣色调,随即动人心怀的午夜钟声,似乎送来退居二线的航程。人生多幕活剧的大半部分匆忙草就,还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情节有待构思。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2006年最为让人刻骨铭心的是,年末自己换岗到了半工半闲的企业管理协会。
   蓦然回首,鬓角染霜,正所谓“回想少年骑竹马,转眼便成白头翁。”儿时印象,乡村男子,一旦年过半百,因劳累过度不免腰弯背驼,或剃个光头,留撮胡须;或着件长衫,叼个烟杆;或拄个拐杖,憋个老腔,大有“年过半百万事休”之慨。顾影自怜,自己虽还不至于此,但毕竟韶光已逝,青春不再,人生苦短,夫复何言!眼看再有屈指数月,自己就要退居二线。曾经,似乎昨日,曾经还把退休后的日子想象的有滋有味,或去公园散步遛鸟,或在家中养花培草……。可是静下心来一想,心里依然感慨万端……
   孔子曾云:“五十而知天命。”我虽不知“天命”若何,但对“人命”尚懂几分。往事已矣,来日可追。早年曾经读过邓颖超同志诵过的一首小诗,依稀记得“春天的后面不是秋,何必为年龄发愁,只要在春天里播下你金色的种子,丰收的果实就会压满枝头”句子。而今想起,百感交集,对诗意似乎有了更深的感悟。
   这么一想,仿佛心空又是一片蔚蓝。应当值得庆幸,一棵来自冀东平原的弱柳,来到历史文化源远流长、革命传统光辉灿烂的文化古城,在这依山带水风光秀丽的地处几度行走之后,不仅未曾夭折或者滞长,而且终于在此扎根、发芽、吐絮、展枝。
我愿意把自己比作一棵柳树,因为童年的基本养分,全都取自广袤的平原沃土。寒冷的华北不比江南水乡那般姹紫嫣红,北方那些柳树微黄的叶片,显示着她们的营养不良。但是你会相信,没有什么困难可让她们放弃生活的希望。那时我就在想,如果今后面临困境产生失望的时候,自己是否想起那些河边塘岸生长的柳树,是否能够获得生命的启示?
   我的家乡在冀东平原,很多儿时的记忆里面,除了祖母、母亲对我无微不至的爱抚之外,始终萦绕在脑海里的便是一马平川的平原,碧波荡漾的塘水,婀娜多姿的翠柳。早年老家的风光它虽不比婺源山水那样妩媚秀丽,可是有着自己的独特魅力。那里景色旷达爽美,柳林郁郁葱葱,河水清澈见底,空气清新甜润。我最喜欢家乡的柳树,惊蛰过后,柳树伴随着春风,最先露出嫩芽,她那婆娑神态,随风飘摆,给人以无限的遐想。还有不管任何时候,只要适宜,播上一枝,她就会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每当夏季来临,一阵阵轻风拂过,它便翩翩起舞。每当火辣的阳光照得人们就像蒸笼的包子,可是因了那棵粗壮、挺拔、碧绿的柳树,我们可以在它下面下军棋,写作业,满脸的笑容花儿一样鲜艳。
   自古以来,我国人民就很喜欢柳树,人们借助抒情媒介,通过感情渲泄,以柳入诗,写下了不知多少美妙动人的诗篇。著名的咏柳诗歌当推古唐诗人贺知章的《咏柳》诗了:碧玉装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条。不知细叶谁栽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白居易的《杨柳枝》则将初春新柳的婆娑轻扬,弱不胜莺的风姿,描写得细致入微:依依袅袅复青春,勾引春风无限情。白雪花繁空扑地,绿丝条弱不胜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观察柳絮形状很细致,他的《池上絮》堪称鞭辟入里之作:池上无风有落晖,杨花晴后自飞飞。为将纤质凌清镜,湿却无穹不得归。唐代诗人吴融有一首《杨花》则又有另番滋味:不斗浓华不占红,自飞晴野雪朦朦。百花长恨风吹落,唯有杨花独爱风。
   幼时,也常读到一些有关柳树的诗文,几与故园、离别相连,给人一种伤感、凄婉之意。比如“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70年代,刚从学校毕业的第二天,弱冠的我远走它乡。当我离开老屋,准备在城市的角落寻找生活的空间的时候,那时70多岁高龄的祖母和病卧在床的姥娘都说,能走就走吧,不要惦念家里,只要是为前程走多远都成,我会在心里遥望你的、祝福你的。祖母、姥娘的一番话语曾经让我泪流满面。那时,我才真正感觉到心里涌动的情思并不仅仅是对老屋的眷恋,而是疲惫的心灵因为有了老屋中的祖母而得到了一种莫大的爱抚。当我走出小院,离开那棵熟悉的柳树,坐在父亲自行车的后面,进入小镇的火车站时,当我踏上南去的列车,汽笛一声长鸣时;当我穿梭于都市的高楼霓虹下,踏着平坦的柏油路时;当我脱去祖母针纳的千层布底步鞋,穿着铮亮的皮鞋敲击城市的地砖时;当我抛下家乡的红薯白菜,吃着新鲜的鸡鸭鱼肉时……,每每此刻遥望北方的星空,想起过去的往事时,便一次次泪水长流。这么多年过去了,每逢夜幕降临,眺望远处,看到不远的地方一棵苍老的柳树长久兀立,就象祖母、姥娘深情张望的身影,恍惚之中好象看到老屋里的灯光,依然微弱地亮着……。
   工作30多年,我曾当过工人,当过秘书、主任、科长、站长、会长、校长、书记之类的“芝麻小差”。没有金刚钻,也揽瓷器话。我这个“侉子”俨然“远来的和尚”,成了省级专业报社记者,又当记者站长,有了高级职称,居然还是省级文艺协会会员、市级作家协会理事、诗社理事、省级社会科学杂志特约记者,此后还曾先后参加了大专、本科的学历教育。经过长时间的学习实践,自己出了5本文学专著,并且获得不少奖项,荣誉证书有了两满纸箱。
   柳树属于杨柳科类,品种繁多,据知已有三千多种,遍布世界各地。我国的柳树品种也达五十余种,尤以垂柳、河柳、旱柳、杞柳、以及黄花柳、长叶柳居多。在我居住的这座小城南边不远,便是奔腾不息的长江,巍峨的堤上也能见到人工栽培的柳树。它们成趟匀立,似乎不再行走。初春时节,站在高处,放眼望去,总能看见许许多多染着满身绿色的柳树。树干有高有矮,枝条却很繁茂。劲挺如壮士之豪情,低垂似夫子之谦逊,婀娜如女子之漫舞,飘逸似长发之随风。
  屹立江边的柳树,垂着那绿丝绦,数着那江中的浪花,听着那江中的波涛。柳树呵,在春天柳絮飞扬,用你的胭脂,和着江中水汽,伴着那江的歌谣。柳树呵,在夏天枝条丰满,翠绿的枝叶,你顶着那炎炎烈日,在微风中向路人招邀。柳树呵,在秋天枯叶飘飘,伴着江中秋水,只在你下面的枯叶上,记忆着曾经的妖娆。柳树呵,在冬天身姿萧条,风停了,你垂下了枝条,独钓一江料峭。柳树四季站在江边,眷恋着那曾经的喧闹,守侯在这片养育了自己的土地,静静地期待美丽的明朝……


 

编辑: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