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捷博友三剑客聚会记趣(中篇小说)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07-05-10 16:09:11 来源: 作者:玲玲

中篇纪实小说

 

中捷博友三剑客聚会记趣

人物

女一号——玲玲 

身份:村妇   牧羊女    中捷忽悠协会会长——正的

 

女二号——草样年华花样心,简称花心

身份:会计   郭派美术大师   中捷忽悠协会驻沧办事处处长——正的

 

男主角:老亮   

身份:打工者,非著名书法家,中捷书法协会会长——副的

 

男配角:张万玉  中捷书法协会会长——正的    中捷书画装裱学校校长——正的        

 

背    景

     2007年四月份玲玲、花心、老亮三人于新浪博客圈一见钟情、惺惺相惜,当得知皆为亲亲的老乡后 ,惊喜之下随即结为乡党,并约定于五一劳动节在家乡中捷总场部见面,故事便开始了......

(一)相见欢

    本来说好去车站接花心姐的,可我临时起意,又把约会地点改到了大广场——一来车站人多,我总怕到时候彼此不易相认(因为我没手机,无法与姐随时保持联系)二来广场见面好歹比车站那个乱糟糟的地方多几分情调。

    撂电话前,我亦不能免俗,照例假意客气一下:姐,我开车过去接你好吗?姐受宠若惊,连连应声:好滴好滴。我接着道:那你说我是开着自己这辆会唱歌的两轮私家车去接你呢,还是借我老爸那辆拉货的三轮车呢?

    感觉姐似乎迟疑了一下,随即便有很急迫的声音响起:被麻烦了,千万被麻烦了。你不是说你家离广场不远吗?干脆走过来得了。

    OK!我一阵窃笑:姐,我在大柱子下等你,不见不散啊。

     远远见柱子底下散坐着几位老头,还有几位小萝卜头——并不见伊人芳踪。看来花心姐还没到。在柱子底下立了几秒,我童心忽起:干脆和姐捉个迷藏。于是找一隐蔽处蹲下来,貌似赏花,实则是以这种敌在明处、我在暗处的有利地形来以逸待劳、以茎制洞地静候花心。俄顷,我再一回头:天哪,是她吗?

    但见一手提肩挎的窈窕淑女正立于柱子底下,背对着我,引颈遥望,左顾右盼呢,一看就是在找人。再一看:牛仔裤,蓝上衣,刚好和姐电话里描述的衣服标志对上号,我心里便有了谱。于是立即起身,快步走过去。轻轻跳上石阶后,我放慢了脚步,缓缓地然而依旧是极坚定地向着对方逼过去。近了,近了,更近了!美女转过头来了!——四目相接——虽然还有一段距离,虽然我的视力不是太好,虽然对方的面目依旧模糊,但依稀可辨事先从照片上见过的花心姐的影子,也或者,只是凭的一种本能,一种直觉。我立即确认了:没错,就是她!我试探着叫了一声:花心姐!几乎与此同时,姐也认出了我,脸上立即大放光芒,一边大叫着:玲玲!一边以饿虎扑食之式猛扑过来——两具温暖的肉体借着灵魂的吸引瞬间如磁石般吸到一起,而后又倏地分开,彼此再次仔细地打量。太意外了,真是太意外了!本来,通过照片以及这些日子的电话联系,一直感觉姐是个高挑个的成熟亲切的大姐姐形象,没想到一见之下,姐姐竟象个活泼俏丽的小妹妹:娇小玲珑、凸凹有致的身材令人浮想联翩;搭配得当、时尚而并不张扬的服饰,显示出其不俗的品味和个性;一张圆圆的小娃娃脸白净清爽,皮肤也依旧紧致光洁,两只又大又双的毛毛眼顾盼神飞——晕死,娥今儿个可算是见到真正意义上的美女了。当然,我最艳羡的还是姐那张极具异域风情的大嘴巴,就像唇彩电视广告上拍的那样饱满有型,真是性感之至,让人见了便会有一种恨不能上去咬一口的冲动。这样的开放式嘴巴,一笑起来便满口白牙尽现,使得整张脸恰似灿烂的三月花开——令娥不由就想到自己这颇似丑女潘玉良的狮子鼻,金鱼眼,还有那张固然也不算小却是怎么眦牙也难以暴露出全齿的保守型的嘴巴。尤其原本黑玉无瑕的脸上那来得忒不是时候的蝴蝶,更令娥是黯然神伤、自惭形秽、英雄气短起来。花心姐似乎也注意到了——能不注意吗?我可是每天电话里和她念叨呢,——注视我的脸部良久,方才小心翼翼问道:宝贝,你不是说就两只蝴蝶吗?怎么现在看来有燎原之势?我撅着嘴:谁成想这两只蝴蝶它一公一母呢,这不又繁衍出一窝小蝴蝶来了吗?。。。。。

    谈笑间花心姐指着前方一位同样具有娇小玲珑之风的汉子对我说:那就是老亮。我一边向其挥手,一边疑惑地对姐悄悄耳语:难道,难道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玉树临风、高大威猛、多才多艺、擅写一手飘逸如飞的毛笔字的书画设计名家老亮先生?——怎么看起来像个小毛孩?花心姐笑得花枝乱颤: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老亮不足一米七的——你不是对高个不感冒吗?今个怎么了?再说了,老亮虽然长度不是太足,可是论宽度和厚度那不还是富富有余嘛——这社会,宽度和厚度才是一个成功男人的外在表象。人家老亮也早说过:浓缩的都是精品嘛。一番话说得娥是频频点头,可依然掩不住心底的哀伤。什么叫见光死,这下子娥可算是体会到了。本来从其博上看这家伙四盘大脸、油头粉面、鼻似悬胆、目似流星,长得还是人模狗样颇有人缘的,害得本宫一不小心当然更没经过其同意便将其幻想成风流倜傥、傲视群胸的唐伯虎了,这下子可倒好,吾的美梦瞬间灰飞烟灭了——好在老亮哥的大手还是颇温暖绵软,一握之下,让娥这颗多情善感的极易破碎之心立时又缓过劲来,都舍不得撒手了。可惜三秒刚过老亮哥就甩丫子走人了,一时搞得娥是又失落又惆怅。这家伙,忒不解风情也。走着走着,哥突然一回头,忧郁地吟道:每次走在大街上,饿都会有一种误入森林之感。我正莫名所以,还是花心姐深通哥心,笑嘻嘻应道:今天和我们并行,你也总算是当了回参天大树了,哈哈。

 

编辑: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