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雨》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0-07-12 16:04:52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作者:零落 

   七月的天,孩儿的脸,说变就变。本来还是晴空万里,不知被哪里吹来的一团乌云弄得黑漆漆的,日头被盖住,明亮的颜色没有了。天像是被一口锅给扣上,雷声压在锅底,闪电也压在锅底,一条刺眼的光线抽了地面一下。轰隆隆,世界于是伴着这低沉的怒吼抖动起来了。 

    起风了,云于是学会了翻滚,像是烟雾在一个人嘴里吞吐时的样子。一会儿是海浪汹涌,一会儿又散成一缕一缕的。一团墨跌进一桶清水里,就是这个样子。树被感染了,他们原本是用翠绿的叶子迎接阳光的,可风让他们懂得撒野是一种多么疯狂、多么刺激的享受。柳树就将他长长的枝条,学书法家手里的毛笔,生龙活虎的,像是要写一首极狂放、极浪漫的诗。他们肆意舒展着自己的枝条,要将身与心融化在一种对艺术的追求里,这份执着却让躲在树上的树蛙傻眼了,扑通,扑通,它们跳进水里,是痴了,醉了,要水的清凉来醒醒。淋得足够舒服了,这些天生的高音歌唱家们就扯开了嗓子来一曲大合唱。呱呱呱,呱呱呱,洪亮的声音将池塘一角的空气煮沸了。轰隆隆,一个炸雷来助兴,便惊得整个大地都震动一下,这些温顺的小艺术家们,就紧闭了嘴不敢再发出声音。雷声一过,领唱一亮嗓子,蛙声便又起来了。敢情它们是将这巨大的雷响。要做自己交响曲的一种伴奏哩!

     路上的行人被他们的歌声一激,个个就似丢了魂一样,急急忙忙朝家里赶。各条路上,就浮动着各式各样的身影。挽着裤脚、一腿泥泞的大人;怀里抱了两把伞,头上戴了斗笠,迎着风逆着人流走动的、去送伞的孩子;慢慢悠悠、不急不忙,嘴里像是嚼着口香糖而显得津津有味的大牯牛,咩咩咩叫个不停,围着一根铁的桩子,不断画大大圆圈的山羊……整个田野因为一场雨的即将来临生动起来了。有的人拿出照相机,咔嚓咔嚓,将活的风景装进死的照片里;有的对此置若罔闻;有的听着风雨声,心里着急坪上晒的谷子,脚下一个踉跄,就跌倒在路上,于是就有点恨这天气;小孩子这个时候却都躲到屋檐下,仰望天空,等候第一滴雨的降临。

     一座有着高高院墙的大宅子这个时候迎来了许多的客人,墙里长长的一条屋檐让许多离家比较远的庄稼人都赶往这里。看家的狗见了生人,一种天性与职责让它显得警惕。它冲生人大叫,可是那么一些人,它顾得着这个顾不上那个。刚刚吓怕了一个小孩子,另一个大人却无所畏惧的走进去了。它仿佛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多人一起来挑战自己的权威,显得有点胆怯,主人明明在人堆里,却不见他来帮自己的忙,一些胆大的孩子开始在路上捡石块,作势要来攻击它,它便因此远远躲开,跑到墙外去了。

     像是人的感情酝酿好了,天上开始飘雨。开始像是一个有点羞有点怨的女子,几点珠泪滚落,慢慢感情上来了,便变成一个孩子,嚎啕大哭,豆大的泪珠儿一粒一粒砸下来,越哭越凶,势头于是越来越大,泪珠儿就连成了线,彼此勾连在一起,扯出一片茫茫雨雾,将整个大地都都笼进一片烟雨的浪漫中去了。

编辑: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