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背影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4-08-21 11:13:37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父亲的背影

董君凡/文

 夏日的午后是让人焦躁的。掏烟,点火,在烟气腾腾中父亲的面容开始显现,背影也愈加深刻起来……

 孩提时父亲的背影在记忆中有着令任何人都无法超过的高度。

 记得五六岁时,父亲在生产队领出一匹马干农活,我望着这高头大马,心中充满了恐惧,嚷着让父亲抱我,父亲牵着马怎能抱我呢?我心里哪能看到这些,父亲伸出一只大手轻轻就把我放到了马背上,我吓得嚎啕大哭,父亲哈哈一笑:“男孩子怎能怕这个?”我只得双手抱着马脖子揪着鬃毛,双腿紧紧地贴住马背,哭声渐渐小下去。我瞪大眼睛看着父亲,父亲牵马前行,不时回过头来望望我,父亲的背影挺拔有力,一只手就把我拎上马背,这需要多大的力气呀,这时候的父亲力大无穷,无所不能。

 到后来我外出求学一人在外,每次回家耳边就传来父亲的喝骂:“你回来做什么,家有什么好回的,想我们作甚!”。没办法,我只好返校,临行父亲送我出门:“没事少回来。”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我倔强地昂头前行,甩一句:“爹!你回去吧!”背后没有声音,可是我知道父亲没回去。走到拐弯处,我转身偷偷贴着墙往回看,父亲往前走了好几步,脑袋晃动伸着脖子看我,直到我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才肯转身,这时父亲的背影仍然高大,认真一看,好似做了一天的农活一般,看上去真有点累了……

 工作留在了市里,年轻担子重,极忙,少归家。有暇给父亲打电话,父亲第一句总是不变:“老二啊?有啥事?说!”顿时心中大恸。原来在父亲印象里我还是个孩子啊!在父亲眼中孩子面临困难无助时总是会想起父亲的,虽然他知道自己帮不到什么忙,只是习惯了这个位置,习惯了这样的话语,虽然父亲已经不再是大树。

 留市几年,工作稳定下来,便生了接父亲来市生活的想法,并付之行动。初来时父亲极兴奋,我下班归来,父亲每次都有准备似地候在门口,口中不断地问我工作的事情,我一一作答,终于无话。父亲不免失落,嚷着要回家。知道父亲喜欢吹拉弹唱,我想了好些法子给他买来二胡、琵琶等;怕父亲孤单,我又领父亲到公园和老人们一起弹唱。第二天父亲说什么也不在我这里住了,自己收好了行李,坚持要回家。

送父亲回家后这些日子,我才明白父亲所想:每日随时爱出门就出门,想玩时几个电话一打,就能老友聚于一堂,吹拉弹唱,把酒言欢,何其快乐!父亲不喜城市的高楼,不喜欢都市的冷漠。坐在院子里看父亲走前走后,看父亲孩子般的喜笑颜开和跳跃。这里有父亲的花花草草,有父亲栽下的柿子树、核桃树、有个儿大土生的葡萄。父亲的精神在这里,这里才是父亲的家,这里才是家乡。

父亲的背影已经瘦小,岁月压弯了父亲的脊背,这时父亲的背影让我产生一些想法:多想把这位老人,多想把我的父亲拥在怀里。

写到此处,我已是泪水长流。

编辑: 孙丽君   责任编辑:霍莉莉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