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一座城市的语言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5-06-03 09:27:09 来源:

石家庄解放纪念碑

大石桥

石家庄新火车站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每一个匠心独具的造型和设计都犹如跳动的音符,令人陶醉,引人遐思。

城市,是建筑的丛林。每一个地标性的建筑,都犹如丛林中绽放的奇葩,辉煌夺目,历久弥新。

记住了一栋建筑,便认识了一座城市。近日,由市委宣传部、市委外宣局、石家庄广播电视台、石家庄日报社联合主办的“石家庄十大城市名片”评选活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在这场近10万人参与投票中,会有哪些建筑脱颖而出,成为石家庄的文化品牌?对于这些“品牌”,人们又抱以怎样美好的愿望和期许呢——

“城市名片”,呈现的是城市的气质与个性,是现代城市营销的利器。在这个炎炎夏日,因为“石家庄十大城市名片”的评选,“城市名片”再次成为省会市民口中的热词。

如果说城市名片代表着一个城市的形象,那么建筑文化就是城市形象的最直观感受。从空中俯瞰,大石桥、解放纪念碑、北国商城、新火车站……不同时代的典型建筑掩映在一片翠绿的葱茏之中。它们安静地散落在城市的不同角落,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耀着熠熠光辉,在历史的沉淀下洋溢着文化气息。

城市建筑与城市发展相得益彰

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北京的天安门城楼、上海的东方明珠塔和金茂大厦、广州的中信广场……大凡有名气的城市都拥有与之匹配的标志性建筑。无论是因世所不及的高度、悠久绵长的历史、伟大辉煌的事件而著称,还是以别出心裁的设计或昂贵的造价而闻名,世人都有一个共识——一个城市的知名度,除了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等因素外,标志性建筑也是不可或缺的,它与城市的发展甚至是相得益彰。

城市建筑在变迁中,从传统到现代,从城墙到广场,形式在变化,文化内涵在延伸。“城市地标对一个城市而言非常重要,它就像一个城市的品牌设计,让世人一看到这个形象就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业内专家坦言,城市名片是一个城市自身特色及价值观念的载体,是城市认同感建构的元素之一,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借助这个载体来完成对城市的心理认同。每个城市都拥有自己的城市文化和城市品牌,石家庄的城市名片更是代表了这座城市的文化,承载着这座城市的历史,也体现着这座城市的精神和追求,从而进一步展现石家庄地域文化的魅力,打造石家庄文化品牌,增强市民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每一个城市都有各自的历史和文化背景,一幢建筑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城市的标志,必然是凝聚了当时最杰出的城市智慧。石家庄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优良的传统、秀丽的自然风光等,在众多优势中提炼出最有代表性的精华,让城市名片和城市特色完美地结合起来,有助于提升城市对内的凝聚力、向心力,对外的美誉度,知名度。当我们的城市递出精心制作而成的名片,会让世界上更多的国家和人认识、了解石家庄。

“城市地标代表了一个城市的特色。每一个城市都有各自的历史和文化背景,城市名片就是要把这种差异化的特质浓缩出来。城市名片能在个性化方面凝聚出这个城市独有的文化,散发自身独特的魅力。”评审会相关人员说,我们也许可以证明,在城市建设中,今人胜古人。同时也可以负责任地对子孙后代说,这些都是留给你们值得纪念的东西。

铭记于心的城市地标

当看见一座建筑,就知道身处何地,因为这座建筑便是一个城市的记号。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难以忘怀的老地标。

记者数年前曾经采访过石家庄日报摄影部的老记者冯金声,他用镜头记录了几十年来石家庄大大小小的桥。如今老人已经故去,但老人讲起大石桥时的神采飞扬仍令人印象深刻。大石桥,这座具有象征性的古建筑,留下了冯金声童年的足迹与欢笑。

“我在正东路小学读书。那个时候,我家就住在大石桥的附近。每天放了学,都会约上小伙伴们到大石桥上去玩儿。20世纪初,京汉铁路(今京广铁路北段)和正太铁路(今石太铁路)先后竣工通车,隔断了石家庄的东西交通,给行人、车辆往来造成极大的不便。大石桥建成后,火车从桥下通过,行人、车辆则从桥上穿越,大大减少了铁路沿线事故。那会儿大家都会唱一首歌:‘大石桥,大石桥,工人血汗来建造。一块青石一份情,青石哪有情义高。’自大石桥建成之日起,石家庄市区就以大石桥为界,分为桥东和桥西,一直沿用到了今天。后来,它被石家庄市政府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两头围起了栅栏,不能随便到桥上去了。我用相机为大石桥拍了许多张照片,每当看到这些照片,我都能回忆起在那一片儿学习、生活的日子。”

如今,冯建君收藏着父亲生前留下的照片,接过父亲手中的相机,用镜头见证着石家庄不断向前迈进的脚步。

在市民周阿姨的眼中,棉纺厂车间机器的轰鸣声是她最为怀念的。“1979年,我刚参加工作,就在棉纺厂的布机车间上班。凭着一腔为国家纺织事业贡献绵薄之力的热血,我成了车间里第一个达到‘万米无次布’标准的工人,1981年,还被评为厂劳模。”回顾那段历史,周阿姨至今记忆犹新。现在虽然退休了,但每次从厂区前经过,她总会想起上班的日子,她说,在棉纺厂工作的那几年,是她最快乐、充实的时光:“同时期老工厂纷纷倒闭,而我们厂建成了长安非物质文化遗产实践基地。”

长安非物质文化遗产实践基地建立在老厂房中。一个个办公室和车间都被利用起来,涂白墙壁、简单装饰、准备设施、请来老师,力图还原五千年中华文明中的精髓文化,并一一展现。这里有多个体验室,瓷器艺术、传统礼节文化、传统刻纸技术、传统书法绘画技术等,周阿姨经常带着孙女来这里,她说,走进熟悉的车间,虽然变化翻天覆地,但亲切感依旧。孩子还可以在这里动手学习体验,从中感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每次去那里,我都觉得心里既踏实又安慰。”

保留老厂区风貌,就是保住城市的一段历史记忆。长期关注工业遗迹保护利用的学者梁勇也一直在呼吁:“北京有个798,石家庄也应该创造自己的文化产业模式。我们可以在一些工业遗址之上,做一个民间博物馆群,培植城市旅游新的亮点,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优化市民的文化生活。”

新地标引领潮流

老地标铭记历史、沉淀文化底蕴;而新地标充满活力,展示石家庄的飞跃和发展。

初次来到石家庄的游客一定会对石家庄的新火车站印象深刻,南北通行的列车可从7个大拱门中穿行而过。新客站的建设通过建筑形态的塑造,创造出一座现代化桥梁的形象。大拱门的创意理念来自于赵县的赵州桥,把新客站建设和石家庄当地的文物古迹紧密结合在一起,延续了历史长河的印记。

对于80后的相声演员郑宁来说,属于他的城市地标以休闲为主。“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庄里人’,我心里其实有怀旧的情节,怀念一些小时候经常去、如今已经消失了的老建筑,但更多的是期待新的标志性建筑的崛起。”貌似悉尼歌剧院的河北省艺术中心主体由大剧院、音乐厅、文化广场以及艺术沙龙组成,是郑宁常去的地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观看过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听过一场钢琴演奏会。要说城市名片,我觉得就是这里了。”郑宁还把带有石家庄特色的地标建筑写进自己的相声中,说给喜爱他的听众们,他这么做,只是希望更多的人了解石家庄、热爱石家庄。

深圳姑娘朱颜来石家庄已有十年的时间了,万象天成的下沉广场是她心中城市地标的不二选择。作为TS乐队的主唱,5年了,每年4月到10月的音乐广场活动她几乎一场不落。每天傍晚,人们拾阶而坐,百余台30米宽的石阶坐得满满当当,来晚的市民自觉地围在栏杆边上,期待着晚上8点准时开场的TS乐队现场驻唱。朱颜在这个舞台唱到小有名气,后来还加入到万象天成的职员队伍,负责购物中心的企划工作。

一首广为传唱的歌曲《飞翔石家庄》,MV中选择石家庄解放纪念碑、石家庄大石桥、赵州桥、柏林禅寺、西柏坡、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石家庄电视塔,还有具有代表性街景、建筑等等20个左右。歌曲的作者叫张广瑞,是毕业后来到石家庄打拼的,他早已在这个城市的土壤中扎下了自己的根。“我亲眼见证了石家庄这几年以来的巨大变化,一个个崭新的建筑物如雨后春笋般,成了石家庄的新地标,这些地标足以令我们石家庄人骄傲。”他创作的歌曲中不但包含了他对石家庄的深情,也有对石家庄满怀的希望,希望石家庄能够越飞越高,越来越好……

在普通市民的眼中,城市地标是一个“秀”出个性化生活的在线分享平台。福楼拜曾躲到埃菲尔铁塔内喝咖啡,因为只有这样才看不到铁塔的身影,闻名世界的埃菲尔铁塔自诞生起便遭遇市民对它外型的质疑。地标在民间,从国际化的词汇蜕化成了生活中的寻常事物。在石家庄,也不乏有市民善意、幽默地为地标建筑创意而出的“民间俗称”。跟城市地标相比,关于地标的“民间俗称”才是最形象的民意指数,甚至比官方的命名更接近中国快速城市化的真相,这体现了城市对地标的向往,人民对地标的认可。

地标建筑之于石家庄,早已不是静止、一成不变的所在,而是在市民心中鲜活而充满人情味的象征。

城市建筑是凝固的文化,而文化内涵是城市建筑的灵魂。其实,作为城市地标,最关键的是老百姓要喜欢它、接受它,对它有认同感,因此,公共性越强的建筑越有可能成为城市地标。它同样要有知名度、美誉度、代表性、独特性、时代感和稳定性,要经得起时间考验,够资格“代言石家庄”,成为石家庄一张张靓丽的名片。

建筑,让城市留下记忆

——一名学者眼中的建筑文化

带有石家庄标签的典型建筑不但铭刻了石家庄的历史,也记录了石家庄的成长和发展。如今城市规划,已经不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需要文化灵魂的工程。石家庄,这座迷人的城市如何保证在发展中,不让城市文化失去记忆?著名学者梁勇有自己的见解——

一座城市的文化灵魂,首先体现在市民的文化认同感和凝聚力方面。在城市营销中,重视利用文化底蕴,弘扬文化精髓,有利于提升城市形象,有利于城市品牌的培植和美誉度的提高,有利于城市文化特质的昭彰和人文精神的提升。

不少城市在发展建设初期,往往强调追求“现代感”,忽视对文化积淀的整合,结果出现了千城一面、相互抄袭、丧失个性、缺少特质的局面。国内外优秀城市建设实践证明,唯有珍惜利用好独特的文化精髓,才能彰显城市文化魅力,提升城市神韵,培植城市文化特质。

对于石家庄来说,中心城区虽然肇兴于正太铁路与京汉铁路的交汇,但是,城市的文化积淀同样深厚而灿烂。唯有石家庄独有的文化,在城市品牌和城市营销中,都是无价的文化资产,是不朽的文化品牌。

梁勇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不是图片贴出来的,而是从历史走来的实物。老火车站及其周边的设施,车辆厂、大石桥、正太饭店这些刻印在一座城市的历史,应该保留下来,打造成一座属于石家庄独有的文化产业园区,一座具有品牌特质的文化产业示范区。

一些地区的文化产业园很具有代表性。石家庄也能建造一座具有品牌价值、有品位意义的文化产业园,承载这座城市记忆的铁路文化产业园。铁路、车站、正太饭店、大石桥、地道桥,这些独特的建筑,是独有的文化标志,产业的业态,可以囊括世界上各类先进的文化产业内涵。

梁勇说:“我想起了学者兼作家冯骥才。他从开始呼吁保护天津卫的文化遗存,到后来成为这种群体文化意识的代言人,确实不是他的初衷,而是群体意识使然。如今,我突然感到石家庄这座城市正在迎来一个文化复兴的时代。尤如如何留住城市文化的根,如何提升城市文化品位,已经不再是几个先觉学者的忧虑,而正在成为一种群体心理需求。”

编辑: 张小波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