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克志在井陉县调研灾后恢复重建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6-08-02 09:02:03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赵克志在井陉县调研灾后恢复重建时强调

在抗灾救灾这场大考中考出优异成绩

7月31日,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赵克志再次到井陉县看望受灾群众,就抗灾救灾进行调研。这是赵克志在受灾最重的台头村详细了解该村灾后恢复重建工作的开展情况。河北日报记者 郭 昭 摄

本报讯 (河北日报记者 苏 励) 7月19日到现在,我省抗灾救灾已经10余天了。灾区救援的措施落实了没有,受灾群众生活过得怎么样,恢复重建工作进展如何?7月31日下午,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赵克志灾后第二次来到石家庄市井陉县,看望受灾群众,就抗灾救灾和灾后恢复重建进行调研。他强调,各级党委、政府和广大党员干部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唐山重要讲话精神,坚定必胜信心,坚持苦干实干,在抗灾救灾这场大考中考出优异成绩。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孙瑞彬,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袁桐利参加调研。

在“7·19”特大洪灾中,井陉县南峪镇贵泉村和台头村是当地受灾最重的两个村。洪水已经退去,家园满目疮痍,但废墟上随处可见的救灾队伍和热火朝天的救灾场景,带给人们信心和希望。驱车驶入贵泉村,道路损毁越来越严重,满是碎石的河道上,只有一条临时开辟出的小路。一入村,赵克志就接连察看了救灾物资发放点和村民医疗点,并随机看望了几户受灾群众和参与救援的武警官兵。了解到村民基本生活有了保障,虽然受了大灾,有的在洪灾中失去亲人,但依然振作精神,积极加入救援,赵克志感慨地说,这场洪水给群众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损失,大家心情比较沉重,你们受苦了。洪水冲走了我们的家园,冲毁了我们的村庄,但冲不垮我们的精神,冲不掉我们的意志。我相信,只要干群一条心,军民心连心,就一定能够在废墟上重建家园。随后,赵克志又来到台头村,踩着满街的淤泥边走边看,了解这个村的抗灾救灾情况,慰问正在进行道路清淤的战士和村民。赵克志对村里的房屋冲毁情况十分关心,不顾泥泞跨上废墟,实地察看被洪水冲毁的房屋,并向村干部了解受灾群众安置情况,要求抓紧修缮受损民房,强调重建民房要科学规划选址,确保群众按期入住。调研中,赵克志还与井陉县部分受灾乡村的基层干部进行座谈,指导大家解决目前抗灾救灾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赵克志对井陉县抗洪抢险救灾工作给予充分肯定。他说,在大灾面前,井陉县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充分发挥作用,驻冀部队、武警官兵和干部群众团结抗灾的氛围浓,“三清”工作开展得好,民营企业家积极参与、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各项抗灾工作扎实推进。赵克志指出,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唐山重要讲话精神,在抗灾救灾中大力弘扬“公而忘私、患难与共、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唐山抗震精神,最大限度地把各方面组织动员起来,引导千万受灾群众参与到抗灾救灾斗争中来,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形成坚不可摧的强大力量。这场抗灾救灾斗争,是对各级干部执政能力、领导水平、工作作风的一次严峻考验和现实检验,也是一次新的“赶考行”。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要在这场大考面前努力争取优异成绩,充分发挥战斗堡垒和先锋模范作用,与受灾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吃苦在前,冲锋在前,成为受灾群众的主心骨。只要我们把人民凝聚起来,紧紧依靠人民,就能战胜前进道路上的各种困难和挑战。

赵克志指出,开展抗灾救灾,一方面要讲究科学,尊重抗灾救灾规律,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一方面要积极预防,主动作为,把工作做在前面,增强防灾减灾救灾能力。要把受灾群众的安置特别是灾后重建的规矩立起来,坚持实事求是、一户不漏地核实好灾情,摸清被洪水冲毁房屋的具体情况,分别提出相应救助原则和方案,做到核灾、报灾、救灾公正公开透明。对灾区水、电、路、讯等要统筹规划安排,加快修复和建设进度。要抓紧制定救灾标准和扶持政策,规范救灾资金、救灾物资的使用发放,确保灾后安置和恢复重建工作有力有序有效推进。

 

美丽山村陷孤境 断桥哭泣待重修

■平山县大米峪村三座石桥被洪水冲断 周边四个村庄出行困难

■三位桥梁专家昨日受邀勘查断桥现场 连夜开会力争尽快出图

■本报联合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启动“善桥行动” 期待您的加入

赵克志强调,现在我省仍处于“七下八上”的防汛最关键时期,各地各部门要把防汛抗洪救灾工作作为当前压倒一切的重大政治任务,把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放在首位,绷紧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这根弦,进一步强化措施、落实责任。要密切监测天气变化,切实加强预报预警,及时启动应急响应,坚持军民联防联动,加强重点领域防御,真正把防汛抗洪抢险救灾的各项任务落到实处。

■整包的衣物卸下车。

■河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桥梁专家正在对桥体进行仔细测量。

■应急生活箱一共110个,每个家庭都有。

凶猛的洪水过后,灾区人民正全力以赴生产自救。经历了最初的物资救援,如今,灾区百姓最需要的是基础建设的修复。太多的道路损毁,太多的桥梁断裂,一些村庄因通行难,成了制约重建的主要障碍。昨日,本报同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来到平山县受灾的大米峪村,该村3座出行桥梁坍塌,下一步,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将汇聚爱心力量,帮这里的村民重建断桥。如果您有心帮老乡们一把,不妨加入我们的“善桥行动”,为灾区建起爱心桥。灾区这样的断桥还有许多,我们期待您的爱心!

□文/本报记者 南开宇 图/本报记者 张海强

作为岗南水库移民村 大米峪牺牲很多

大米峪村是平山县温塘镇的一个小山村,全村110户,410人。村子建于明朝中期,当时因水土肥美,盛产大米、小米,因此得名“大米峪”。抗战时期,该村村民积极参军参战,为抗击日本侵略者,全村有19名战士壮烈牺牲,40位村民被鬼子杀害,日本鬼子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大米峪惨案”就发生在这里。

不仅如此,这个小山村的村民更是纯朴善良。1958年,为确保北京、天津、石家庄的安全,大米峪村由岗南库区美丽富饶的鱼米之乡,整体搬迁到现在的高岗旱岭之上,全村由过去的人均4亩地,变为了现在的人均0.3亩地。当时,为了更多群众的利益,村民们积极配合,毫无怨言。如今的大米峪村人多地少,土地贫瘠,是省级贫困村,全村贫困户达34户103人。

大米峪村做出的牺牲,政府没有忘记。2016年2月,由县政府办派扶贫工作组驻村,帮助村民实施精准扶贫和美丽乡村建设。5个月来,工作组帮助村民成立了合作社,与北京中乔大三农实业集团公司合作,引进富硒产业,采取“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的形式,发展富硒谷子、富硒鸡蛋、富硒蔬菜。正当全村村民热火朝天进行脱贫和美丽乡村建设攻坚的关键时刻,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打断了这一切。

在7月19日至20日的洪灾中,大米峪村全村断水、断电、断通讯,道路冲断,地埂被冲塌,配电室被冲毁,11根电线杆被冲倒,31间房屋倒塌,150多亩富硒谷子被冲毁,唯一的1个散养鸡场被冲散,3座桥梁被冲断。

三座桥连着四个贫困村 影响非常严重

洪灾发生后,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一直在为灾区群众奔波努力。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成立于2012年,是经河北省民政厅登记注册,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非营利性社会公益组织,属全省性公募基金会。业务涵盖扶老助残、助学帮困、公益倡导、灾难救援、帮助社会弱势群体改善生活现状,脱离贫困等。日前,得知平山县温塘镇大米峪村的状况,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决定给当地村民予以帮助。昨日7时,拉着一整车救灾物资,在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秘书长宋静华的带领下,爱心人士向大米峪村出发了!

得知有爱心人士要来,大米峪村的村民们自发来到村小广场前。救援物资车停稳,一个个特制的应急生活箱被分发到各户村民手中。记者看到,这些应急生活箱内物品种类众多,包括毛巾、手电筒、电池、大米、面粉、藿香正气水、蚊香、风油精、口罩、卫生纸、消毒液、创可贴、蚊帐、酒精碘伏、棉棒等至少20多种灾区群众急需的应急物品。领到东西的村民不住地说着谢谢,大人、孩子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大米峪村党支部书记刘和平介绍,19日18时许,洪水从村庄的东南北三个方向袭来。村民因转移及时没有人员伤亡,但村里31间房屋受损倒塌,其中8间住人。洪水过后,村子周围三座桥梁垮塌,给村民出行造成极大困难。

作为村里的主要出村路,这三座桥是连接大米峪村与东马舍口、石脑沟、白龙池村的主要通道。而这4个村都是贫困村,他们无集体收入,无公共积累。三座桥梁断塌后严重影响着1100名村民的生产生活。救灾物资运送困难,村民们出行或送孩子上幼儿园至少要绕行五六公里。

当前,村民们正在全力开展灾后重建和生产自救,可这三座断桥却成了制约灾区重建发展的重要障碍。

桥梁专家:三座桥受损严重只能重建

昨天同来的还有河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桥隧分院的桥梁专家。洪灾发生后,河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积极参与救援,这次,更是全力以赴要为受灾地区断桥重建给予帮扶。

昨日上午,在村民的带领下,三位桥梁专业技术人员张磊、张鹏、刘桂娟现场勘察了断桥情况。

在大米峪村西南的一座石桥前,只见该桥完全断裂,多块桥面落入河水中。据村民介绍,这座建于2006年的石桥横跨青杨树河,是20日上午垮塌的,当时有村民过桥,发现桥整体晃动,吓得扔下电车跳出了桥外,几秒钟后石桥便垮塌了。

在村北的白龙池河畔,一座石桥同样从中而断,桥墩桥台被冲垮,只留下两侧一小段薄薄的石板。78岁的老专家张鹏顶着烈日,与两位同事爬山下坡,到桥底测量。半天多时间,老人没有因为路难走或危险退缩,一直走在最前方,让村民很受感动。“这有啥,我们来就是帮村民解决问题的,不深入一线测量数据,是对今后建的桥不负责任。”老专家严肃地说。

在村西,入眼的第三座石桥更是吓人。这座2孔石桥不仅桥墩下陷半米多,而且两侧的桥台防护都被冲垮冲断,同样无法维修。

在三处断桥现场,几位桥梁专家用测距仪测桥长,用皮尺量细节,他们的敬业和严谨赢得了村民的称赞。

张磊介绍,三座断桥的桥台、桥墩都受损或冲毁,只能重建。桥断是因遇到了超过设计洪水频率的洪水,压缩了行洪断面,导致河道中的两侧路基和桥梁受损严重。目前,有两座桥属于村民出行的主路,急需重建。而且考虑到原来的桥没有护栏,在重新设计中会为新桥装上护栏,以保孩子们出行安全。

“善桥行动”启动 邀您同建爱心桥

昨日傍晚,回到单位后,桥梁技术人员立即召开了桥梁方案研究会,目前初步拟定桥型方案及主要构造尺寸,现在已经开始进行桥型设计。技术人员表示,力争尽快出桥型布置图,然后与施工方以及地方代表进行沟通协调,方案确定下后,再进行下一阶段的设计。

张磊表示,考虑到现场地质情况,桥墩及桥台全部使用桩基础。考虑到密排T梁良好的受力特性以及施工质量便于控制,因此初拟采用密排T梁桥。同时,为确保地方安全使用,桥梁附属构造齐备,桥台耳墙、盖梁抗震挡块、桥梁护栏等均进行常规完整设计。争取让新建桥达到快建、节约资金以及景观性强三个目的。

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秘书长宋静华表示,在经历了最初的物资救援后,如今灾区百姓更需要的是基础建设的修复。目前,因为太多的道路被损毁,太多的桥梁被冲毁,一些村庄出行困难,成为制约村民重建家园的主要障碍。为此,燕赵晚报联合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决定发起一场“善桥行动”,即帮助受灾严重的村庄修复重建被毁桥梁,让村民尽早恢复生产生活。如果您有心帮老乡们一把,不妨加入我们的“善桥行动”,尽一己之力,帮灾区群众搭起一座座爱心桥。

如果您有想法,可拨打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电话:0311-67305878,详细了解“善桥行动”的捐助事宜。

 

洪水没有冲垮企业的责任和担当

井陉多家企业慷慨解囊上千万元

很多企业受损严重却仍积极捐款 为父老乡亲做了不少实事

□本报记者 李兵 通讯员 高靖华

“没有乡亲支持就没有我的今天,为乡亲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提起支援家乡井陉县抗洪救灾恢复重建的事,吉运集团董事长刘现考坚定地说道。

7·19特大洪灾给井陉县带来了严重损失。“这次洪灾中我们县有812家企业不同程度受损,但危难时刻这些企业家表现出来的社会责任和担当很让人感动。”井陉县民政局局长白占文说。

吉运集团旗下在井陉县有四家企业,在这次洪灾中无一幸免,其中正在开发的石鼓寺景区损失最惨,水、电、路等基础设施损毁怠尽,直接经济损失上千万元。灾后第二天,董事长刘现考就从北京打回电话,让景区施工的工程队带着设备支援所在地北陉村恢复重建,费用由他负担。7月27日,刘现考又从北京专程赶回来,为县里主动捐款100万元,成为该县迄今为止捐款数额最多的企业家。得知解放军官兵正在受灾严重的辛庄乡帮助抢修道路,刘现考当即买了一车西瓜等水果送去慰问。

立信钙业在这次洪灾中损失惨重,设备基本报废,库存的上千吨产品变成了废品,直接经济损失上千万元,董事长许会成在南峪镇台头村的家也进水两米多深。洪水过后,许会成顾不上自己的企业和家,把仅有的两部铲车和3台勾机都调来无偿支援村里的道路抢修和街道清理。得知村里的受灾群众缺粮,许会成马上捐出大米、白面各150袋。武警官兵支持他们村和邻村搞“三清”,许会成主动义务当起了“后勤部长”。“我们镇第一条‘生命通道’就是老许义务主动打通的。”南峪镇党委书记陈庆国说,灾情发生到现在,许会成一直和台头村的干部昼夜奋战在抗洪救灾恢复重建一线。

以煤炭加工营销为主业的乾昊集团近年来受市场影响,遇到了很多困难。洪灾后,董事长齐伟民不仅主动为县里捐款10万元,还为老家南王庄乡捐了两万元现金和价值3万多元的救灾物资。

“天宁化工20万元,利安集团20万元,呈龙集团15万元,苍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5万元……”白占文拿着井陉县各个企业的捐款清单说,根据目前他们掌握的信息,全县仅捐款10万元以上的企业就有12家,总计850多万元。“有些企业直接把钱款、物资捐给乡镇、村和受灾群众。”白占文说如果算上这部分,保守估计也在一千万元以上。不仅捐款,这些企业还义务出动铲车、勾机等大型工程设备2600余台次帮助抗洪救灾恢复重建,他们的勇敢担当令人敬佩。

 

和你在一起:“7·19”双周新闻报告

■亲历见证:本报记者第一时间深入重灾区,见证惊心动魄中的人性力量

■责任如山:及时传递灾区人民所需,凝聚强大救灾力量,传播人间正能量

■催人泪下:他们在险境面前选择了担当,他们在困难面前选择了坚强

■记者董世杰为失去亲人的老大爷擦去泪水。

■7月28日,记者丁宝军横渡南野河采访。

■本报记者李洁夫、南开宇、张海强(从左至右)手拉手蹚水过河。

7月19日,一场暴雨引发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石市井陉、平山、赞皇等山区受到重创。晚报记者们像无畏的战士,纷纷奔向最前线。他们直面洪灾后采访遇到的重重困难,为广大读者奉献出一篇篇感人至深的现场报道。今天,我们选登部分记者在灾区采访的点滴,用文字记录那些人性的光辉。

最惊心

记者南开宇:进村的路没了 只能坐着勾机过河

7月19日暴雨后,我们第一时间赶往平山采访,目睹了惊心的灾区现状。为前往重灾区采访,我们克服种种困难、危险。高速不通,国道难行,县里道路积水严重,通往重灾区古月、北冶乡的路多处塌方,路边的山上不时滚落泥土石块,前行的路不断调整,绕行……

学校的围墙没有了,教学楼塌陷了,洪水来时,校长只顾抢救学校资产,自己的汽车却被淹没;古月中学,面对两米多深的洪水,8位老师用绳子将大家绑在一起,冲向住宅楼,救出107人;洪水来时,党员干部们几天不回家,坚守救灾抢险一线,对自己家的受灾情况却毫不知情;老乡受灾,在外地的家乡人第一时间赶回,不计成本帮扶,他们的心一直与家乡同在……

三天在平山,四天在井陉。每天待在受灾最严重的现场。汽车不能行进,那我们就用双脚。山路难行,当地向导看着路况害怕,劝我们不要再前进,因为前方早已没了路。考虑到只有到灾情最严重的村庄,才能掌握最真实最鲜活的新闻,我们毅然前行。在井陉县采访时,辛庄乡的道路是最难打通也是最后打通的。前方进村的路没了,面对河道内湍急的水流,我们三人只能携手蹚着过膝的洪水过河。再往前,激流太深太急,无法横渡,我们只能坐着勾机跨越河流。汗水湿透了衣衫,很快又被烈日晒干,马上又是一身汗。就这样,衣服湿了干,干了湿。一天反复几遍。晚上回来,脱下的衣服发硬,浑身的汗水变成了盐粒。

十几天来,每天早上六七点出发,采访完回到单位已是晚上7点多。在灾区,一天里只顾得上草草吃一顿饭,有时甚至一天也吃不上一口,只能在夜晚回到单位写稿前泡上一碗方便面。这些天,晚报记者在关键时刻冲锋在前,经历了诸多辛劳困苦,我想对同事们真诚地说:“你很棒,辛苦了!”

记者董世杰:把干粮送给饥饿的群众 为老大爷擦掉眼泪

7月23日,当我和同事张海强徒步跋涉6个多小时,到达井陉县受灾较重的南峪镇台头村和贵泉村里时,没水、没电、没信号,乡亲们听说记者来了,许多人都哭了!村里,6米高洪峰肆虐过的痕迹随处可见。行走在村庄里,一脚下去,淤泥没过漆盖;三辆汽车被大水冲得成了“叠罗汉”;洪水冲出的悬崖边,半空中的民房用木头顶着房基成为灾后的“悬空房”;倒在一边的高压电线横在路上,真的很担心前行会被电到。

临出发前,县城里一位好心的大姐给我们带上干粮,还找来一把手电。过了葛丹口,公路被洪水拦腰冲断,我们只好爬山,沿着铁路钻山洞,真的用到了照明手电。尽管有徒步的心理准备,可是一路走来,一会儿是乱石,一会儿是淤泥,衣服已被汗水湿透,脚板起了血泡。

转弯,山谷里传来女人的哭声,只见废墟中,背着包袱的女人在前,后边跟着一瘸一拐的男人。洪水中,他们爬到树上逃命,三天没有吃到东西。我掏出背包里全部的干粮给他们。女人边吃边哭,我已泪眼模糊……贵泉村的一位大姐,向我讲述失去亲人时的情景,她悲恸欲绝,旁边她的丈夫脱掉鞋,我看到了他血淋淋的脚趾。他说,那是沿河床寻找弟弟尸体时磨破的……在贵泉村,望着已成废墟的儿子家,头发花白的董超老人说,他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女被洪水冲走,只找到了儿媳的尸体,一夜间他成了孤寡老人。当地群众争相照顾老人的生活,把各种食品塞满了老人随身的口袋。一位汉子站在村委会的院子里拍着胸膛说:“把我的那份救济粮转给老人。”收到同事李平霞委托记者带去的捐款,老人失声痛哭。站在一旁的我心如刀割,本能地,用毛巾为73岁的大爷擦掉眼角的泪花……

一连四天的采访,一生难忘。从灾区返回井陉县城的路上,手机有了信号,打开一看全是亲人们关切的问候。返回大本营时,浑身是泥,鞋底鞋帮已分了家。用心采写的一篇篇报道见报后,一次次随爱心人士带着物资、药品重返这两个村庄。贵泉村书记冯千明握着我的手流着眼泪说:“等俺们村重新建好后,你们晚报的人都来做客,俺们全村人招待你们……”

记者杜慧:58197人 滂沱大雨中他们用“生命”守卫的数字

面对突如其来的汛情,7月24、25日,记者分赴赞皇、灵寿灾区,被无数武警官兵、基层党员干部的奋战与牺牲精神所感染。

滂沱大雨中,在槐河沿岸的赞皇县龙门乡榆底村,3位基层干部、两位公安民警——秦俊峰、王光伟、董贵芳、姜乐凯、李少辉正奋战在抗洪一线,为了让村民们尽快转移到安全地带,他们打着手电筒,顶着狂风骤雨,顾不上打伞,挨家挨户敲门,扯着嗓子呼喊,嗓子喊哑了,他们也不放弃,直到看到村南地势低洼处的村民冒雨开始转移,他们才放心离开!7月20日凌晨,当最后30名受困群众安全转移后,他们却差点儿被湍急的洪流卷走……

7月24日,在事发现场,提及那晚的经历,5人都只是淡然一笑,“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不后悔!当时只想着赶紧让群众们安全撤离!”这样的救人壮举还出现在了灵寿岔头镇西岔头村。

7月24日晚间,灵寿县西北部再次出现大范围降雨,洪水疯狂上涨,牛庄桥、北庄桥塌了,县防汛指挥部发出紧急通知,横山岭水库准备泄洪……当晚,在位于横山岭水库下游5公里附近的西岔头村,一家三口泄洪前夕被困“孤岛”,危急时刻,村委会借来快艇,以村委会干部王志刚为代表的6位好人,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们救了出来。

据悉,当晚水库泄洪的磁河下游共转移6个乡镇41个村58197人,这些数字背后正是无数基层党员干部和群众万众一心的结果,而这些英雄也只是抗洪抢险队伍中的一个缩影,他们的守望相助,是在向所有关心当地灾情的人宣告:“我们挺得住! ”

最难忘

记者林建树:我领到的东西分给你 以后有困难也找我

7月24日,天气闷热,匆匆吃过早饭后,我和同事跟随一家爱心企业运送物资的车队,踏上了去往井陉灾区的路。

其中一辆大货车拉了1000箱矿泉水,由于载重过大,车速没法快起来,到达井陉县天长镇时,已是中午12点多。走到距离台头村还有四五公里路程时,遇到了第一段难行的路:洪水把桥冲坏,大货车拐不过去。只能小车先进村,再从村里找农用三轮车过来拉矿泉水。遇到的第二段难走的路是一个陡坡,全员下车,只留司机加足马力上坡。

再往山的深处走,手机也失去了信号。路边湍急的河水,看着让人胆战心惊。几经艰辛,到达台头村。村口被洪水冲刷出来的十几米深的石壁沟壑,把我惊呆了。村里被冲毁的房屋、路面随处可见。从台头村去往贵泉村的路上,被洪水扒掉了树皮、倒下去的树干,进一步印证了“洪水猛兽”这个词的形象性。

与残酷的受灾场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村民们积极的自救与深厚的乡邻情。村里的农用车不间歇地运送淤泥,谁需要搭车,招呼一声就行。村委会负责分发食品、消毒粉。一位老人说起失去亲人时落了泪,村民拍着他的肩膀说,“我领到的救灾物资分给你,以后有困难也找我!”

尽管只吃了一顿早饭,却没觉得饿;尽管在灾区一直汗流浃背,却不觉得有多热。在灾区的7个小时里,有的只是感动和温暖。

记者石维:步行几公里打山泉水送给志愿者

在灾区采访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人与人之间情感的传递。7月31日,记者跟随霸州市爱心人士,将救灾物资送到井陉大山深处的米汤崖村。得知他们专程跋涉7小时赶来,不少灾区百姓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老人们不能帮忙搬运物资,就一趟又一趟送来开水,仔细询问才得知,这些水都是村民步行几公里打来的山泉水。村民们自用时非常节省,但看到爱心人士满头大汗时,很多人二话不说送来家里仅有的几壶水。一位泪眼婆娑的送水妇女说,家被冲毁后,她绝望了。这些天,邻居们和志愿者们让她逐渐乐观起来,有了重建家园的信心。她就像灾区百姓的一个缩影,经历了大水汹涌而来的恐惧、家园被毁的无助后,在社会的帮助下愈发坚强勇敢。

 ■记者林建树跟随爱心车队到灾区送救灾物资。

■前往道路未打通的村庄采访,记者南开宇和张海强坐勾机跨越湍急的河流。

■记者杜慧在赞皇采访勇救受困群众的好人。

记者李兵:面对天灾 他们选择了坚强

作为最早赶到矿区荆蒲兰村的媒体记者,一走进村里,看到的就是一派忙碌的景象,村民们正在加紧修复受损的道路和断桥涵洞,正在努力打通村里的主路。在洪水到来之前,全村人在村委会的组织下全部安全转移,家园被毁的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修复道路,而不是无奈地等待救助。这样的坚强令人感动。

同样,记者前往平山县北冶乡南冶村采访时,得知村里唯一供村民出行的南冶石桥被冲毁后,村干部们不仅用最快的时间打造了简易路,还几天几夜没合眼,全力保证全村850口人的吃喝。对于灾难,所有村民都选择坚强面对,前来帮助修复公路的县交通局抢修人员,也几乎没有人在洪灾后回过家,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重建当中。

“我们必须全力自救,坚强地生活下去!”从井陉县到平山县,再到矿区,记者多日来先后去过的多个重灾区,经常听到受灾群众说这样的话。在记者的采访中,感受最多的是坚强,触动最深的依然是灾区人民的坚强性格。这样的坚强,必定会让灾区人民早日重建起更加美丽的家园。

 

记者丁宝军:灾难中闪耀着人性光辉

“7·19”洪灾造成邢台40人死亡、7人失踪,半个月来,邢台市紧急动员全社会防汛、抗洪、救灾……目前,受灾地区群众生活已经初步恢复,道路基本恢复,生产自救、灾后重建正在进行中。

记者在连续十几天的采访中,感受更多的是灾难中闪耀的人性光辉——坚守、大爱、自强。

7月19日,当地交警、城管等多部门上街疏导交通、排水,入夜后,暴雨如注,市区多处地道桥积水严重,相继断交,值守在桥头的交警、城管人员在暴风骤雨中坚守一夜。次日凌晨,一个交警微信群里的对话传遍网络,“凌晨两点多了,真饿啊,谁的车上有吃的?”“我车上只有一包榨菜,刚吃了两根。”“再忍忍吧,天快明了,大家都不能离开岗位!”

7月20日,爱心市民把包子、绿豆汤送到值守地道桥的交警、城管队员手中;爱心商家也送来了快餐。其实不仅仅是他们,暴风雨中坚守在岗位的还有环卫、市政、电力部门的工作人员……正因为有了他们的坚守,这座城市依然保持了正常的运转。

记者曾跟随志愿者车队前往受灾严重的邢台西部山区捐赠物资,山路被冲断了,志愿者们扛着面上山;河水湍急,抓着钢丝绳扛着方便面下河。没有货车运送物资,牛城搬家公司老总刘辉无偿提供厢式货车,为了装运救灾物资,参加赈灾义演的演员下了舞台,当起了搬运工。

在邢台县清家沟村,村中的老石桥护坡坍塌,石拱脱落,四五位村民虽然年长,依然在使用最原始的木棒、镐,奋力掀起河床上的条石,加固石桥。

南野河下游的熊户村,唯一的道路被冲毁,志愿者们前来送米面油等物资,村民们齐上阵,十余名男子水中搬运物资,妇女、老人岸边拉拽钢丝绳。“这些米面油够吃几天了,到时河水也该落下去了,多留些给其他受灾的村庄吧。”村民朴实的话语令在场的志愿者颇为感动。

在很多受灾村庄中,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村中多为老弱妇孺等留守人员,而正是他们,正在努力重建家园。

 

再苦再累也要坚强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赞皇东高村组织村民开展灾后生产自救,力争把损失补回来

■一位村民家受损的屋顶已经修缮完毕。

■受过灾的田地里,正在进行村民生产自救。

■清理卫生死角。

■为生活困难的村民送去生活用品。

出镜人物

赞皇县东高村村民们。

采访动机

面对暴雨引发的洪灾,东高村的村民们互帮互助,没有一名村民受伤。洪灾过后,村民们又积极开展生产自救,目前全村所有塌房户都已得到妥善安置,农作物自救也正在进行中。

□文/图 本报记者 郄磊

暴雨已经过去了十多天,当记者走进赞皇县东高村时,还能看到洪灾留下的影子。“这场洪灾让东高村的50多间老房子坍塌,围墙倒塌300米,全村有70多亩地被冲毁,连接村子的2400多米道路也被冲毁。”东高村村支部书记耿保军说,从下暴雨开始村里就实行24小时巡逻,逐户检查,及时将特困户、危房户和留守老人、儿童进行了转移安置,这些措施确保没有村民在这次洪灾中受伤。

洪灾过后,全村村民在赞皇镇镇政府和东高村村委会的组织下,又马上投入到自救活动中。昨日在现场记者看到,村民们在灾后重建中互帮互助,有的在为孤寡老人家修补房顶,有的在村民家中扶正房梁。同时,在党员干部的带领下,村民们正在积极开展抢救农作物、抢修水井以及为进水耕地排水等工作。同时为了防止疫情发生,全村开展了清理卫生死角活动,为房屋、道路消毒,并对饮用水源进行了净化处理。

“镇政府还为村民们发放了白菜、胡萝卜等可在立秋时节播种的农作物种子,力争将村民的损失补回来。”东高村村支部书记耿保军说,目前村委会除了积极组织村民开展生产自救活动外,也在逐户核查灾情,向上级上报。此外,由村委会牵头,村里也在组织村民对损毁的基础设施进行恢复、抢通,争取让全村生产生活尽快恢复正常。

 

编辑: 张小波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