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所学校受灾市教育局保证按时开学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6-08-04 08:58:13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截至7月31日,在7·19特大洪灾中石市有444所学校受灾,其中421所学校属于一般受损,22所学校受损比较严重,1所学校部分房屋倒塌。石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秋季开学前421所一般受损学校将完成清理修缮,保证学校各项功能恢复,无法使用需要加固、重建的学校学生,将采取与就近学校合并、安排周转教室等方式,确保所有学生按时开学。图为平山县寨北乡洪灾受损严重的两界峰村,父老乡亲一齐上阵、重建家园的场面。本报首席记者 李青 摄

 

9月1日所有灾区学校能按时开学

重建校舍将于明年秋季建成投用 主汛期西部山区景区全部关停

 

■省会中小学生用零花钱采购的救灾物资送达井陉桃林坪村。

■7月22日拍摄的被暴雨冲刷后的平山县古月小学。(资料图片)本报记者 张海强 摄

■爱心群众捐赠的两万多元物资送达灾区。

在“7·19”特大洪水灾害中,石市共有444所学校受灾。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开学了,学生们能按时开学吗?石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确保所有学生按时开学。来自石家庄市旅游局的消息,主汛期西部山区所有景区全部关停,全部A级景区2017年旅游旺季前开放。

石市444所学校受灾 涉及学生84746人

本报讯(记者 郭鹏)记者昨日从石市教育局了解到,“7·19”特大洪水灾害发生后,市教育局立刻组织相关工作人员对灾区学校受损情况进行摸排、统计。根据截止到7月31日的统计,石市共有444所学校受灾,其中421所学校属于一般受损,22所学校受损比较严重,1所学校部分房屋倒塌,损坏教学仪器设备2987(套台件),损坏课桌椅3450套,浸泡图书12000余册,涉及学生84746人。

石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洪灾让包括平山、井陉、井陉矿区、灵寿、赞皇等地在内的15个县(市)区学校受灾,“这次洪灾还造成不少学校内出现淤泥堆积,排水系统损坏,屋顶漏雨等问题,造成的经济损失达17195.78万元。”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开学了,面对学校出现的受损情况,很多学生和家长都担心这是否会影响到9月1日的正常开学。对于这个问题,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灾害发生后,市教育局在着手统计学校受灾情况的同时也组织开展了学校修缮工作。“我们现在能确保秋季开学前完成421所一般受损学校的清理修缮,保证学校各项功能恢复,此外计划用一年时间完成受损较严重学校中需要重建学校的建设任务,把受灾中小学校、幼儿园建设成为安全、适用,家长满意的惠民工程。”

石市教育局表示,目前对于受损较轻、通过修缮即可正常使用的校舍和设施,已经利用暑期开始了施工修缮,市教育局也将开辟绿色通道,打破常规、简化审批程序,为受灾学校建设创造有利条件,“实行修缮的校舍今年9月1日前能完成全部工作,不会影响开学。”此外,对于受损较重,经专业部门鉴定确定无法使用需要加固、重建的学校学生,将采取与就近学校合并、安排周转教室等方式,一校一政策,妥善安置,确保所有学生按时开学。重建校舍计划于2017年秋季开学前全部建成投入使用。

矿区投入121万元紧急修缮中小学校舍

本报讯(记者 李兵 通讯员 杜晓慧)8月3日,矿区贾庄中学和第三小学灾后重建校园围墙及水管、暖气管修缮工程正式开工。针对在7·19特大洪涝灾害中受损的学校,矿区投入121万元用于校舍的紧急修缮,灾后重建第一批7所学校将于8月8日全部开工建设。

据了解,在此次特大洪涝灾害中,矿区15所中小学、1所幼儿园受损,围墙倒塌及损坏830米,屋顶漏雨14576平方米,厕所损坏4座,仪器设备毁坏10件套,课桌损坏167套,图书损坏800册,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70万元。洪灾过后,矿区教育局迅速行动,第一批7所学校将于8日全部开工建设,其余学校的灾后重建工作将于8月10日前准备就绪,8月25日前全部完工,确保9月1日正常开学、学生安全上学。

市疾控中心指导灾区开展饮水消毒检测

本报讯(首席记者 王凤伟 记者 李惺 通讯员 卜宪岭 陈慧英)记者昨天从石市疾控中心获悉,该中心目前已全面指导灾区开展饮水消毒检测,至昨天共检测水样724份,指导灾区对储水设施消毒3000余处,为灾区村民饮水安全发挥了作用。据悉,全市目前疫情平稳,尚无暴发疫情报告。

为确保洪水过后无大疫,全市卫生计生系统迅速行动,目前有1400支队伍,4800名医疗、疾控、卫生监督人员在一线开展消杀、防病救灾工作,并逐步恢复市、乡、村三级医疗网、疫情报告网、水质监测网,健全健康教育网,做好卫生监督网,同时做好疫情风险评估。

市园林局“沙袋护坡”保护小壁林树木

本报讯(记者 冯月静)石市园林局日前组织50余人的共产党员抗洪抢险突击队,对小壁林区被滹沱河行洪冲毁的林地,采取“沙袋护坡”措施,进一步减少林地被水冲毁的风险,保护林区树木。

8月2日,市园林局组织50多名党员突击队员,与小壁林区专业抢修人员一起,对滹沱河南岸临水林地进行了“沙袋护坡”。在现场,突击队员们有的装沙袋,有的运沙袋,时间不长,就在河岸处筑起一道约50米长的沙袋防洪堤。

省会90余名学生采购2吨物资送灾区

本报讯(记者 石维 南开宇)“为灾区人民尽一份力,孩子们做得很认真。”7月30日,满载大米、面粉、食用油等救灾物资的卡车从石家庄市28中、合作路小学向井陉灾区驶去。

这次暴雨,井陉县成为省会受灾最重的地区。得知当地许多村庄因道路不通,缺少各类物资时,在老师和家长的倡议下,石家庄市28中2015级7班及合作路小学2012级6班的90余名同学,自发组织了一场捐赠活动。短短一天时间,同学们前往市场,用零花钱亲手采购了总共近两吨的救灾物资。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跋涉,救灾物资送达井陉县小作镇桃林坪村。桃林坪村书记表示,会根据需求将物资分发给所有村民。当村民们得知这是省会90余名孩子的一片心意时,大家流下感动的泪。

8月2日上午,灵寿县“心未来爱奉献爱心群”的志愿者们,将群友捐赠的两万元物资送到大山深处的牛庄村。7月24日晚一场大暴雨过后,村里几十户百姓房屋被淹,饮水都成了难题。这批雪中送炭的爱心物资,为受灾百姓解了燃眉之急。

驼梁、天桂山、苍岩山

力争主汛期过后重新开放

本报讯(记者 翟开矿)来自石家庄市旅游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市受灾景区22家,直接经济损失达13亿元以上。洪灾发生后,旅游系统快速反应,积极应对,迅速组织景区开展自救自建,确保了全市未发生游客伤亡事故,各旅游景区灾后恢复重建工作正全面有序展开。

及早预警、积极应对 游客零伤亡

7月19日,面对强降雨持续的情况,平山、赞皇等县及时组织人员开始进行游客劝返和转移疏散工作。特别是7月19日晚,市旅游局连夜向西部山区各旅游局通知立即关闭所有景区,迅速组织人员转移疏散游客。平山县第一时间下发了15家景区关闭的通知。

由于及早行动,部署及时,措施果断,全市旅游景区共劝返游客1.2万余人,嶂石岩等景区及时转移撤离滞留的长住度假游客400余人,沕沕水景区、苍岩山景区转移疏散游客100余人,全市未发生游客伤亡事故。

截至目前,全市受灾景区22家,直接经济损失达13亿元以上。受灾景区占全市56家开放景区达40%,其中,受灾的A级景区19家,占全市开放景区的比例为33.9%。其中,平山县12家景区财产直接损失达7亿多元,井陉县3家景区财产损失1亿多元,赞皇县2家景区财产损失3亿多元,灵寿县4家景区财产损失近1亿元。

主汛期西部山区所有景区全部关停

目前,石家庄市仍处于“七下八上”防汛最关键时期,据气象部门预测,近期还将有一次较大降水过程,防汛抗洪压力依然很大。主汛期内,平山、灵寿、井陉、赞皇、矿区、行唐、鹿泉、元氏等西部山区所有旅游景区仍继续落实全部关停的要求,进一步做好自救自建和隐患排查工作。

主汛期后,具备开放接待条件的旅游景区经当地政府旅游主管部门检查合格并报市旅游主管部门批准后,可开放营业接待游客。各旅行社在主汛期内不得组织游客赴上述区域旅游景区游览。

全部A级景区2017年旅游旺季前开放

对于市民比较关心的受灾景区何时能重新开放的问题,市旅游局局长赵俊芳表示,受灾轻的五岳寨、漫山花溪谷、驼梁、天桂山、苍岩山等景区,正在抓紧抢修受损的旅游基础设施、旅游服务设施,力争主汛期过后具备恢复开放营业条件。受灾相对较轻的旅游景区,正抓紧对灾害造成的危险地段及时进行技术鉴定,组织人员进行修复,力争今年国庆节期间部分开放。受灾较重的景区,则要因地制宜,有计划、分步骤地推进景区恢复重建工作,在保证接待水平不降和确保游客安全的前提下,视情况分区域适时开放,力争全部A级景区2017年旅游旺季前基本开放营业。

 

300村民被困 7小时生死大营救

■井陉南张村被洪水包围 基层干部组成救援队登梯救人

■救人者说:我们只想赶紧把人救出,根本顾不上害怕

■地势较低的村民家中,当时水位已经超过两米。

■当时陈永平等人试图从这里进入被困群众家展开救援,但未能成功。

■一位老人正在清理村里河道内的杂物。

7月19日,特大暴雨袭临井陉,当晚8时许,井陉县秀林镇南张村被洪水包围了,300多名村民被困“孤岛”!在这危急时刻,当地基层干部挺身而出,他们联合两位村民组成了一支7人救援队,展开惊心动魄的生死大营救。最终,在当地县森林消防队的协助下,历时7个小时,把被困村民从死亡线上救了下来。昨日,在南张村,提及事发经过,被救群众激动得热泪盈眶,“要不是他们,我们可能就没救了!”

□文/本报记者 杜慧 图/本报记者 张海强

大雨滂沱,300多村民被困“孤岛”

井陉县秀林镇有20个自然村,其中12个村分布在绵河两岸,而南张村地理位置更为特殊,它位于绵河和甘陶河两河交汇处。

7月19日,持续不断的强降雨导致绵河附近水位不断上涨,秀林镇抗洪抢险形势非常严峻!15时30分许,秀林镇政府接到上级命令,迅速启动暴雨三级应急响应机制,立即组织转移绵河两岸附近村庄的村民。

消息第一时间传达到秀林镇沿河的12个村庄,其中就有南张村。接到紧急通知的南张村党支部书记高金珍立即组织村民撤离。然而,意想不到的是,洪水来得异常凶猛。19时30分许,一股股山洪从村南倾泻而下,位于村北的绵河水位也迅猛上涨,汹涌澎湃的河水不断向村里涌来,两股洪流交汇在一起,瞬间将村东地势较为低洼的西园区域包围,形成两座“孤岛”,300多位村民被困。

20时许,发现险情的高金珍立即向上级求助。正在指挥绵河两岸的村民转移的秀林镇党委书记陈永平和镇长赵建忠立即驱车赶往南庄村,并同时向分管秀林的县政协主席王新民汇报。通过摸底调查,被困的300多名村民中,有一部分身处楼区,暂无生命危险;另有25户被困在最危险的平房房顶。

此时,天色渐晚,狂风暴雨中,地势低洼处的水流湍急,水位仍不断上涨,房顶上的被困村民随时都有被洪水冲走的危险!如何救人?年过花甲的王新民亲自涉水查看地形后决定,先组织人员寻找救生通道,并安排县森林消防队支援。

“成立救援队,我第一个报名”

秀林镇政府当即在事发地点附近组建了临时救援指挥部。此时,被困村民的亲属也陆续赶到指挥部,他们一遍遍地恳求:“我一家五口被洪水困住了,赶快救救我的家人吧!”“我的孩子吓得直哭,快救救他们!”指挥部工作人员一边派人安抚家属,并电话告知被困人员赶紧转移到地势高的房顶上;一边积极实施救援方案。

第一套方案,调来铲车和勾机,试图直接蹚水救人。然而,水位的上涨速度超乎他们的想象,面对深不可测的积水,铲车和勾机“望而却步”!救援人员距离最近的房子有100多米。要想找到救生通道救人,就得先涉着齐腰深的水过去,才能查看道路。救援人员一旦被困,后果不堪设想。面对群众的生命安全,王新民提出组成一支救援队立即展开营救。

“成立救援队,我第一个报名!”险情就是命令,看着“孤岛”上闪动的一点点求救“灯光”,秀林镇党委书记陈永平一马当先。随后,镇长赵建忠、镇武装部长李玉栋、镇纪检委书记刘国芳、南张村村主任郝春庭……大家都报名加入,两位熟悉地形的村民唐玉平、李玉明表示愿意当“向导”!

救援人员穿上雨衣、雨裤,消失在了漆黑的水巷中,他们尝试从高处向低洼地带探索行进。

滂沱大雨中,头顶是即将掉落的房檐等物,道路前面是塌方和绵河水,脚下是洪水和淤泥,每行一步都异常艰难。水巷越走越窄,走到唯一有可能通过的低处时,前面道路却已被绵河水冲断,再往前走就是滚滚的绵河,再也无法前行。最终,经多次探索都无法进入被困区域时,他们只好原路返回。

此次行进中,有16人被救出。

7小时生死大营救 村民全部脱险

水情复杂,情况紧急,返回后救援人员继续商讨着营救方案。可喜的是,23时许,县森林消防队20余人赶到了,他们立即参与到救援队伍中来。

经过反复研究,多次商讨,救援队决定从胡同两侧的房顶上登天梯通过。方案制订后,救援队立即从村里找来了七八个梯子,他们蹚着齐腰的洪水,爬上房顶,通过搭建天梯,向“孤岛”上的“灯光”靠近!

此时,在房顶上等待救援的村民,看到向他们靠近的救援人员,忍不住哭了。5个人、12个人、24个人……一个个被困群众被解救了下来,年逾花甲的老人,救援人员搀扶着;年幼的孩子,救援人员直接背下来……

就这样,在救援人员的不懈努力下,20日凌晨三点,被困“孤岛”中最危险区域的98人被全部成功解救。“虽然全身都湿透了,腿也被划破,但看到村民成功获救,我们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参与救援的人一遍遍地说道。20日8时许,南张村水位开始下降,救援人员将位于地势较高楼区的68户也成功解救。至此,被困“孤岛”的300余人全部脱离险境,无一人伤亡。

被救者:“看到他们靠近 我们知道有救了。”

昨日,在南张村,记者看到,洪灾过后,村民正在积极展开生产自救,有的修整村中道路,清理河道,有的在田间地头,修田垄、种菜籽。

“我们对灾后重建充满信心!因为我们有这些值得信赖的党员干部!”59岁的村民郝拉文说,事发当晚,他家五口被困“孤岛”,他亲眼见证了整个救援过程,“村东西园区地势低洼,大家都没想到,洪水会来得如此迅猛,我从村外返回时,积水已齐腰深。孩子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找人救援!当时,救援队已经开始救援,可我没想到,连镇领导都冒死下水营救,让我们很感动……”说着说着,他眼圈红了,泪水瞬间滑落,他一边用手擦拭泪水,一边激动地说:“多亏那些党员干部,要不是他们救援及时,我真怕,怕我的家人被洪水冲走……”

此时,61岁的村民李秀珍正和孙子、孙女在小院里纳凉。提及那晚被救的经历,她直言:“看到救援人员靠近,我们知道有救了!”事发当晚9时许,她正哄孙子、孙女睡觉,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她打开门一看,水已经没过了膝盖,她赶紧带着孩子爬上了房顶。眼瞅着洪水越来越深,她又带着孩子爬到了邻居家二层小楼的房顶。

当时,这处“避难地”已有二三十人了。在滂沱大雨中,他们等待救援,“天黑,雨大,俩孩子抱着我吓得哇哇直哭,我也好害怕大家被洪水冲走。通过手机得知有人救我们,我们特别激动,尤其是看到救援人员的那一刹那,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由于李秀珍体形较胖,攀爬梯子比较费劲,救援人员一个在下面推,一个在上面拉,“我连爬了八趟梯子,才转移到安全地带!”她告诉记者,她还来不及说感谢,这些救援人员又赶去救别人了!

救人者:“只想着赶快把人救出来 根本顾不上害怕”

参与此次生死营救的七位人员分别是——陈永平、赵建忠、李玉栋、刘国芳、郝春庭、唐玉平、李玉明,其中5位是基层领导干部,另两位是普通村民。

昨日,记者采访时获悉,事发当晚,南张村村东的西园区已经被洪水包围,如果参与救援,再遇到洪峰来袭,他们极有可能被洪水冲走。然而,回忆起那晚的救人经历,他们却说:“我们只想着赶紧把人救出来,根本顾不上害怕!”

他们至今清楚地记得,当把这些被困群众成功解救之后,他们才发现裤子不知何时被划破,有些人的腿上也“挂了彩”却不感觉疼。

事发至今,令他们最感欣慰的是,处于最危险区域的98人,无一人伤亡。第二天,剩余的人员也都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救援的村民李玉明家也处于西园区。虽然救援前,他的家人都已经全部转移到了安全地带,但他仍毫不犹豫地参与了此次救援。“当时,我也没啥想法,只想着被困的都是乡里乡亲,我能帮就帮!再说,我对西园区情况比较熟悉,由我当向导,其他参与救援的人就会多一份安全!”

 

全县“失联”经脉断 20小时单骑闯关

两英雄临危受命指挥抢修光缆 两次与死神擦肩 保证灾区信息通畅

■高连成正在抢修光缆。

□文/图 本报记者 石维 通讯员 张力涛 赵威

7月19日,特大暴雨突袭石家庄。当日20时20分许,河北广电网络集团石家庄分公司监控显示,井陉、矿区两县区双向阻断,当地所有的有线电视、广电宽带、政法三级网、财政专网等全部中断。全县基本处于“失联”状态。灾情面前,该集团石家庄分公司市县网络部主任高连成临危受命,与同事赫志丹冒雨赶赴现场。抢修过程中,他们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连续工作20小时,在最短时间将西环矿区、井陉、平山、鹿泉四县区有线电视信号全部恢复。确保了当地党委、政府通过有线电视网络,将抗洪救灾的通知、公告以及受灾情况第一时间发布出去,组织自救、稳定人心。

暴雨中 抢修一夜未停

“石家庄市有线电视市县光缆环网由东、西、南、北方向组成4个环,其中西环网总长156.31公里,覆盖平山、井陉、井陉矿区、鹿泉四个县区,担负着当地数字电视、广电宽带、政法三级网等重要传输任务,责任重大。”高连成介绍,19日晚,他和同事冒雨火速赶往西部灾区的路上,相继接到值班工作人员报告,鹿泉-井陉、井陉-矿区等共9处断点单(双)向阻断,4.7公里光缆线路受损。

9处断点中,矿区-平山段18.28公里处断点是西环的“咽喉要塞”,最为关键。这里阻断,其所覆盖的井陉、矿区、平山所有的业务将全部瘫痪。时间紧急,心急如焚的高连成不顾路上越来越深的积水,坚持前往井陉。“那时县城已是一片汪洋,大雨还在下着。”高连成说,河北广电网络集团井陉县分公司经理李刚及时提醒他,千万不能进县城,只能从老307国道绕行。

23时许,水越积越深,车辆已无法通行。高连成立刻在车上通过手机指导4个区县广电网络公司、2个代维公司积极开展自救。一线工作人员则出动6个组、8台车,52个人,抢修工作一夜未停。

车漂起来 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赶往平山-矿区断点处时,高连成一行沿307国道赶赴平山路上,庄稼地里的水已与路面持平,加之水流湍急,他们只能靠庄稼和树木,辨别道路。

突然,车轮遇到障碍,赫志丹习惯性地一加油门,激流冲上挡风玻璃,车差点漂起来。“倒!倒!快倒!”高连成高喊着指挥赫志丹沿原路返回。天亮后大水稍退,他们再次路过此地,发现障碍物是倒在路上的大树,离树不远就是通向河道的大斜坡!

“太险了!当时全蒙了,只是像机器人一样,按照高主任的指令操作,所幸平时配合默契,及时倒挡。”赫志丹回忆道。高连成则开起了玩笑:“小赫还年轻,我不能拿他的生命开玩笑,都说经验主义害死人,这次倒是经验主义救人命啊。”他说,车漂起来那一刹那,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脑子里闪现一个念头就是——完了,完了,今天他们的命就撂到这了。

20日凌晨两点,又一股大水冲来,摸索前进的越野车被冲得漂起来,又落下,完全不能走了。他们只好找个地势高的地方暂时休息,并向公司领导、同事报平安。

本次暴雨中,广电网络西环路由受灾最严重的要数矿区-平山段的小作镇。石家庄分公司市县网络部检测到井陉矿区高速口有断点,即刻发出通知。当地巡线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但河水猛涨,没法过河查看。直到20日洪水过后,立刻泅渡过去,才发现十几根线杆连带光缆被冲得无影无踪,水面上到处漂着车辆、垃圾,环境特别恶劣,维护人员只能在有限条件下,蹚着没颈深的泥水放缆1.2公里,临时恢复信号。为避免二次冲毁,需要重新勘测路由,更改路由线路,重立杆路。抢修人员带着矿泉水、方便面野外作业3天,夜以继日地进行线路修复。截至26日,负责小作镇区域的广电网络维护人员还在紧锣密鼓地工作着。

20年前是抗洪老连长荣立三等功

在被人问到是否害怕时,高连成说,当时一边关注路况水情,一边接打电话,真的连害怕都顾不上。“20日在现场和兄弟们一起抢修,衣服湿了,暖干,干了,又湿,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可是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19日晚上最艰难,但在大灾面前,第一时间抢修通电视传输信号义不容辞。当百姓们第一时间通过电视了解到灾情、通知和公告时,我和我的团队觉得再苦再累也值得!”

高连成1981年入伍后,即从事通信维护和线路保障工作,在1996年抗洪中,曾作为连长指挥抗洪抢修并荣立三等功。1999年转业到石家庄有线电视台,继续从事网络维护工作,多次承担急难险重任务。

“我岁数比你们大,我职务比你们高,我已成家立业有孩子,我是共产党员,我先上!”这是20年前发大水时,高连成率先腰缠线缆走进激流时发出的豪言壮语。20年后的今天,面对同样形势严峻的洪水灾害,52岁的高连成凭借丰富的经验、准确的判断、果断的指挥,成功地完成“7·19暴雨”西环网抢修指挥任务,彰显了一位抗洪老连长、一位广电网络人、一名老共产党员的风采!

截至发稿时,平山、赞皇、井陉、矿区有线电视、广电宽带、政法三级网等灾后重建、恢复工作还在进行,在高连成的直接指挥下,河北广电网络集团石家庄分公司市县维护部、相关县级广电网络公司、代维公司的工作人员们依然在坚守……

 

“用自己双手尽快再造一个新家园”

六七十岁的老人搬石块砌护坡、暑期返家的大学生组成青年突击队……平山县寨北乡两界峰村父老乡亲齐上阵重建家园

■老人也不肯在家休息,和大家一起干。

■共同修路不怕累,齐心协力搬石头。

■村民们将被埋的农用车拽出。

70多岁的大爷,铲一铲水泥沙子倒入石缝中;60多岁的大妈,搬起一块石头放到挡墙上;孩子刚两周多的妇女,连烧两大锅绿豆汤送到工地;暑期返家的20多名大学生,自发组成青年突击队,装沙袋垒挡墙;包村干部连续10天盯守在重建现场……8月3日,在平山县寨北乡洪灾受损严重的两界峰村,到处都是父老乡亲一齐上阵、重建家园的场面。

受灾最重的村民张风亮,2013年建起的两层小楼被洪水夷为一片废墟,养猪场内的200多头大猪被洪水冲走,仅剩下70多头猪仔。“洪水冲毁了房屋,冲走了财产,但是冲不垮我们重建家园的信心,70多头猪仔就是我们家7口人生活的希望。”张风亮铿锵有力的话语,也是两界峰村1036名村民重建家园的誓言。

□文/本报记者 金爱民 孙会芳 图/本报首席记者 李青

十几名村民自发修复道路

十几名老乡,有人在搬石块,有人在铲水泥砂浆,有人在指挥挖掘机……每个人的脸都晒得黝黑发亮,沾满泥沙的上衣早已湿透,汗水从脸上滴下来顾不上擦一下。8月3日10时许,驶过207国道冲毁路段,在进入平山县寨北乡两界峰村岭根地自然庄的土路上,十几名村民在忙着修路。

记者在现场看到,郭苏河将进入村庄的一条约2米宽的土路冲毁,原先石块砌成的护坡不见了,路面也塌陷了几十平方米,十几名老乡正在这里忙着修复这条土路。77岁的翟现大爷瘦瘦的,仍和乡亲们一起搬石块,砌护坡。“我们这里是7月24日晚上被冲毁的,修通国道后,乡里帮着租来了挖掘机,我们大家就自发组织起来,赶紧修通这条到村里的路。”翟现大爷说,大家已经在这里干了三天了,这处冲毁路段预计今天就能基本修复,“大家出门就能多走几步平路了。”

“这里就是自己的家,冲毁了,不能等别人,自己能干多少就干多少。”于英书一边说,一边搬起一块石块,稳稳地放到护坡上。汗水和着泥水一起淌下。记者试着搬了一块,感觉有五六十斤。村支书张明法介绍说,于英书是一名老党员,上世纪80年代曾担任过村支书,65岁的他还患有心脏病,这次洪灾后,不顾病痛,仍然冲在一线,和年轻人一样,在现场一干就是3天。于英书66岁的老伴马京芝也在搬石块、砌护坡。她说自己前些年出过一次交通事故,身体也不太好,但是遭遇这么大洪灾,不能在家里看,必须出来干。

河沟一大块石块上,放着三碗绿豆汤,旁边是一口锅,里面还有多半锅。绿豆汤是江永霞煮的,这是第二锅。孩子刚刚2周岁的她告诉记者,村里男人们都在忙着干重活,这么热的天气,搬几块石头就汗流浃背了,“自己干不了重活,只好多煮几锅绿豆汤,送到工地上,保证大家喝水,别中暑了。”

家里受灾了必须回来救灾

在一处河堤修复现场,32岁的王海龙正在和几名年轻人一起,垒砌一段河道堤坝。7月24日晚上,郭苏河的这条支流冲垮堤坝后,冲毁了两界峰村东岸自然庄的多户民宅,洪灾过后必须重新垒砌堤坝,让雨水沿着原来的河道进入郭苏河。

挖掘机将河道里的石头清出来,堆到岸边,砌成2米多高的堤坝,王海龙和几名年轻人一起,有的搬石块,有的铲沙子,被洪水冲垮的堤坝基本成形。

“在外面少赚多少钱都不重要,家乡闹灾了,必须回来出把力。”王海龙有一辆大货车,在平山县城搞运输,每个月至少能赚六七千块钱,但是得知村里发了洪水后,第二天就赶了回来,和乡亲们一起生产自救。

“说不清哪天还会下雨,得尽快修好。”不善言辞的小伙子没说几句话,而是抓紧一切时间,多搬几块石头,多铲几下沙子,为的就是尽快修复堤坝。

洪水冲不毁生活的希望

11时许,在两层小楼冲毁的废墟一侧,铲除四周的泥沙后,一辆三轮车终于完整地露出来。“一二一、一二一……”四名老乡喊着号子,帮张风亮把三轮车从泥沙中“挖”了出来。“肯定不能用了,必须修一修。”张风亮心情沉痛地说。

旁边是张风亮3年前建起的二层小楼,当时花费了多年的积蓄20多万元,算是村内较好的房子,不过洪水过后早已成为一片废墟,钢筋、水泥柱子、楼顶、墙面乱堆在河道里,根本看不出房屋的样子。与二层小楼一起冲毁的,还有前面的一个养殖场,200多头大猪被洪水冲走,总损失数十万元。

冲毁的二层楼原址,肯定不能建房子了,张风亮一家7口人,只好和70多岁的父母一起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

给张风亮带来希望的是,70多头猪仔没有被洪水冲走,“家里的粮食和预存的饲料都冲走了,现在借了一些玉米和饲料,养着这些猪仔。养大了,就是一笔收入。”张风亮说,虽然房子冲毁了,养殖场冲毁了,但是重建家园的信心,永远不会被冲毁。

在从张风亮家返回的路上,71岁的张寿小大爷一个人正在清理一块园地,把潮湿的土壤规整得很平整,垄沟一道道。“种上萝卜,冬天就有菜吃上了。”看着大家,大爷笑呵呵地说。

暑期返家大学生组成突击队

在村旁207国道上,两侧用沙袋垒起了两道“堤坝”,几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有人撑开编织袋,有人用铁锹装沙子,有人把装好的沙袋垒起来。不一会儿,“堤坝”又延长了几米。

这群年轻人就是两界峰村暑期返家的大学生们,总共有20多人。突击队长、来自武汉理工大学的张春江说,大家都是生在两界峰、长在两界峰,这里的山山水水养育了大家,虽然大家考上大学,离开家乡到外地求学,但是这次洪灾恰好发生在暑期,大家都放假在家,自己想着必须干点儿力所能及的活,为家乡重建献一份力。没想到,自己一号召,大家纷纷响应,沧州师范学院的张婷婷、山东农业大学的张丽娜、唐山科技职业技术学院的张柯、河北工程技术学院的张建……大家聚在一起,带着铁锹,垒起了“堤坝”。

记者看到,大家的手粗糙了,脸晒黑了,胳膊划破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停顿,紧张忙碌地撑袋、装沙、垒起,阻挡洪水的“堤坝”一米米向前延伸。

党员干部永远冲在最前面

在两界峰抢修重建道路的现场,包村干部牛静波正在和村干部一起,商量道路修复情况,连续十多天的日晒,让他的脸色和村民们一般模样,眼睛中满是血丝,下巴上起了几个火疙瘩。

到昨天,牛静波在两界峰村已经整整十天了,其间只搭车回过一次县城的家,换了一下衣服,当天就返回。他告诉记者,这里躲过7月19日的暴雨后,他心里始终紧绷着。7月24日晚上开始下起暴雨,自己组织村干部连夜转移了危险地段的全部群众,现在忙着组织群众生产自救,一刻都不能耽误。

寨北乡党委书记郭会涛介绍,全乡两界峰和会口两个村损失较重,洪灾后全乡干部群众充分发扬老区精神,不抱怨、不等不靠,积极投入到生产自救中来,“用自己的双手,尽快再造一个新家园。”

总有一种精神让您感动

两界峰村共有4个自然庄,下两界峰、岭根地、东岸、西岸,1000余口人。7月24日晚上的洪水,造成19户人家房屋损毁严重,12座进村桥梁11座被冲毁,仅剩一座勉强可以过车。记者在村里看到,虽然遭受了如此严重的洪灾,大家损失惨重,但是没有一个人因此流露出失望的表情,到处是生产自救、重建家园热火朝天的忙碌场面。

70多岁的大爷,不顾高龄也要搬上几块石头;带着孩子的妇女,煮好绿豆汤为大家做好服务;回家的大学生自发组成突击队,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乡村干部盯守在重建现场……这次洪灾,让村民们的心更齐了,大家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尽快重建家园,过上好生活。

洪灾后重建,需要帮助,更需要自救。两界峰村的父老乡亲和乡村干部,生产自救、重建家园的场面让我们感动;而在重建过程中展现出的自己动手、不等不靠的精神更是弥足珍贵,只要这个“堤坝”不毁,就永远有希望!

编辑: 双鹏飞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