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平珍:70年前解放石家庄 我是炮兵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7-07-20 09:10:02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激情讲述:6天6夜的激烈战斗,老人至今记忆犹新

■心愿未了: 想去天安门看一看,给国旗敬个军礼

现年91岁的金平珍老人,是当年解放石家庄的炮兵。1947年冬天,解放石家庄6天6夜的激烈战斗,老人至今记忆犹新。讲起战斗的激烈场面,老人精神振奋,声如洪钟且滔滔不绝;哼唱起年轻时的军歌,老人眼角泛起闪闪泪光。如今,金平珍老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许多战友牺牲了,我能从战场上活下来,堂堂正正做人90多年,现在特别知足!”

人物档案

金平珍 1927年1月出生,河北省行唐县西差取人。1945年加入八路军,成为晋察冀军区炮兵团一营六连的一名战士,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47年亲历了解放石家庄战役。1950年,又随志愿军战士一起参加抗美援朝;回国后,随大军参加了北大荒建设。1956年退伍后,回到家乡行唐县务农,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文/图 本报记者 董世杰 通讯员 李欣冉

现状:简陋小院中,九旬老兵忆峥嵘

7月19日中午,烈日炎炎,行唐县城小康街一个幽深僻静的小院里,传出了一阵铿锵有力的军歌。唱歌的老人就是金平珍,他满头银发,那饱经岁月打磨的脸上布满沟壑般的皱纹,每一道皱纹仿佛都在诉说着老兵在战场上的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

老人居住的房间干净整洁,一张四世同堂的全家福照片下是一张八仙桌。老人讲话声如洪钟,他让家人把他的“宝贝”拿出来摆在桌子上。那是一个蓝色的手提袋,里边的东西用金黄色的绸缎包裹着,一层一层打开,露出许多泛着绿色铜锈的纪念章,有“和平万岁”纪念章、“人民功臣”奖章、“纪念石家庄解放六十周年”纪念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立志保家国,18岁参军成为炮兵

1945年1月份,18岁的金平珍参了军,跟着八路军的队伍离开家乡。“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在晋察冀军区炮兵团,是一名炮兵战士。那时候,我们的武器装备落后,部队里的大炮大多数是从日本人那里缴获来的。也没有专门运输这些大炮的车,都是用骡子拉炮车,有6匹骡子拉的,还有用12匹骡子拉的重炮。这些大炮太珍贵了。”讲起自己刚参军时的场景,金平珍老人眉宇间露出一丝兴奋。

推着炮车奔跑,心中充满必胜信念

1947年10月,清风店战役结束后,金平珍所在的炮兵团转移到当时的河北省安国县西北方的一个村庄进行休整。这时,已经在大大小小战役中积累了不少经验的金平珍成长为一名出色的炮手。作为战士,他并不知道之前攻打清风店是为解放石家庄作铺垫。

直到当年11月初的一个晚上,大部队突然集合快速向南行进,金平珍这时才知道,真正攻打石家庄的战斗开始了。70年后金平珍还记得,在石家庄战役打响之前,上至指挥员,下至普通士兵,虽然相当多的人并没有到过石家庄,但他们对石家庄的防御情况却在大会小会中了解得相当多。“当时石家庄有三道防线,有外市沟、内市沟还有环城铁路,碉堡、暗堡数不清,还有电网!”老人说。

为了防止国民党的飞机轰炸,炮兵在步兵部队的中间序列,趁着夜色行进,仍然是用骡子拉炮车,一辆接一辆,前所未有的壮观。金平珍和另外5位炮手推着一辆4匹骡子拉的日式三八炮车在奔跑,心里无比兴奋,一种必胜的信念在心头萦绕。

瞄准电厂冒烟的大烟筒,炮弹齐发

11月5日深夜,进攻各部队渡过滹沱河向石家庄开进,并且突然包围了石家庄外围国民党军各据点。

被称为石家庄第一道封锁线的外市沟还没有被突破的时候,炮兵团就立了功。大部队集结在石家庄东北方向,一切都在准备中,经过实地勘察认真研究后,首长们决定炮兵先行,摧毁石家庄市区的发电厂。

6日下午,上级来了命令,“调集野炮进入前方阵地!”金平珍和战友们推着一种由4匹骡子拉着的日本炮,由石津运河北堤进入阵地。首长指着前面冒烟的大烟筒对他们说:“看到了吗?那个吐黑烟的大烟筒就是敌人的发电厂,瞄准了,把那个目标打掉!”

金平珍和炮兵班长,反复测量瞄准目标。就在太阳西下时,首长下了命令,一时间,震耳欲聋的炮弹呼啸而出,全部命中目标,烟筒瞬间倒下埋没在尘土之中。70年后的金平珍老人,尽管听力受损,仍一边比划着,一边学着大炮的声响,脸上一片激动的神色!

53门火炮轰击15分钟,突破敌人防线

炮兵团击中石家庄发电厂,为各部队攻城提供了方便。11月7日,我攻城部队相继攻克了留营、西三教、柳林铺、东岗头、南(北)翟营,又占领了大郭村飞机场。11月8日,野战军在今天的丰收路和沿东街交叉口东侧一带,打开了当年解放石家庄的突破口。金平珍老人说,当年那里没有楼房,而是一个突出的土山,名为云盘山,是市区东北面的制高点。山顶上敌人修建了碉堡,有三层火力,周围还有钢筋水泥地堡13个。敌人有重兵把守,并且吹嘘是“铁打的云盘山”。

8日野战军第二次强攻云盘山之前,在敌人的外壕内挖了装药室,放进300斤炸药。拂晓前,随着地动山摇的爆炸声,阵地上的山炮、九二步兵炮、平射炮,一齐开火,炮弹落在敌人的碉堡上,腾起弥漫的烟雾,云盘山被拿下。

金平珍老人记不清总攻的时间,只记得是8日下午,三颗红色的信号弹升起之后,53门火炮集中在一起,开始不停地轰击。一时间,炮声连成一片,就像不间断的雷声。火炮吐出的火光,映红了石家庄四周的天空。炮轰了15分钟后,两红一绿信号弹升起,冲锋号响起,步兵冲了上去,号称不可逾越的防线被突破了。接下来的战斗仍然激烈,在炮兵的配合下,11月12日11时,经过6天6夜的战斗,国民党守军停止了抵抗,石家庄终于解放。

“真的不好打,我们打了6天6夜,好多战友都已经筋疲力尽,我就想了个办法,让大家把路边的棉花叶摘下来,搓成烟。靠着抽这些棉花叶提神,最后一鼓作气地解放了石家庄!”老人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笑容,仿佛他又回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年纪。

“石门封锁太行山,勇士掀开指顾间。尽灭全师收重镇,不教胡马返秦关。攻坚战术开新面,久困人民动笑颜。我党英雄真辈出,从兹不虑鬓毛斑。”这是1947年12月,解放石家庄之后,朱德总司令作的一首诗,对参战的野战军给予了最好的评价。

心声:到天安门,给国旗敬个军礼

1956年金平珍退伍回到农村,过着平静的生活,如今已经有了13个孙子、孙女,5个重孙。孙辈的孩子们如今都已经考上大学,还有两个孩子选择继续读研究生。如今,金平珍老人每月领着1050元的退休金,和老伴儿住在行唐县城内的一个小院内,虽说吃穿不愁,儿女孝顺,但老人还有个心愿未了。

说到这里,金平珍老人双手拄着拐棍,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将拐棍放在一旁,目视着北京的方向,铿锵有力地说道:“我真想在有生之年去天安门看一看,给我们的五星红旗敬一个军礼!”说着,老人挺了挺自己的腰板,缓缓抬起右臂,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虽然老人右手的手指因战争导致无法并拢,但他却尽力去敬一个标准的军礼。这一个军礼饱含着一位老兵对祖国的深情爱意。他那已经弯曲的腰背曾经担起的是整个民族的荣辱兴衰,他们为祖国抛洒热血,用坚守诠释着中华民族的不屈,用自己的一生铭刻着不朽的民族史诗!

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全部解放,成为用攻坚战术打下的第一座较大规模的城市。在石家庄解放70周年之际,寻找并记录散落于民间的历史细节、情感记忆,是我们所望,更是我们之责。本报日前推出大型专栏“口述石家庄”,请石家庄解放前后的亲历者、见证者讲述那段难忘的历史,以飨读者,以励后人。如果您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及其后人,请拨打96399与我们联系。

 

编辑: 双鹏飞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