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叫我一声妈,这就是我的责任”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9-06-11 08:48:37 来源: 燕赵晚报

47岁李晓云对血液病继女不离不弃,演绎视如己出的人间亲情故事

■入舱后,小雨更加依恋妈妈,每天都要保持与妈妈的视频通话。

■双胞胎中的妹妹雨露要扎针,李晓云把她揽在怀里,鼓励她。

再婚7天的付俨辉还沉浸在幸福的蜜罐里,却不得不向现任妻子李晓云暗示“离婚”:付俨辉带着三个孩子,大女儿小雨(化名)突然得了血液病,治疗费用高达几十万,家徒四壁的他不想拖累李晓云。

47岁的李晓云毅然拒绝了付俨辉的“好意”,用视如己出的呵护无微不至地照顾小雨,3个多月来只回家3次看望自己的亲生女儿,演绎着一个后妈对继女不离不弃的亲情故事。有人问李晓云何苦守着这样一个家呢?她说:“孩子叫我一声妈,这就是我的责任。”

□文/图 本报记者 苗静 首席记者 谢鑫名

不能断的“亲情连线”

6月10日9时,李晓云和丈夫付俨辉从出租屋走出来,匆匆赶往一墙之隔的平安医院。“妮儿,妈妈正往你那边走呢,你别着急哈!”李晓云拿着手机,手机一直开着视频通话,屏幕上,女儿小雨的脸上挂满泪滴。

6月7日、8日,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小雨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双胞胎妹妹雨露的骨髓液和造血干细胞悬液,将为小雨带来新生。妹妹雨露手术后就回家休养了,已在移植舱内生活了十多天的小雨情绪特别不好,总是哭。

虽然移植舱的探视时间是10时至10时30分,可10日这天还没到9时,李晓云夫妻俩就赶紧来到位于门诊楼15楼的移植舱门外,将手机镜头对准大门,小雨这才渐渐止住了哭声。他们就在走廊里一直等到10时。在这期间,视频通话始终没有停止。大门开启,夫妻俩来到小雨所在的8号舱,透过窗户望着里面的女儿。

“妮儿,妈妈来看你了!”通过对讲电话,李晓云详细问着女儿手术后每一点细微的感觉,还不时开个玩笑哄她开心。探视结束,夫妻俩刚往外走了几步,小雨的视频通话就又拨了过来。

只有几平方米的移植舱里,有电视机、手机和一个画板。7岁的小雨要独自在这里待上一个来月。从进入移植舱那一天起,除了探视时间和睡觉,母女俩的“亲情连线”就没有断过,每天持续十几个小时。有一次,李晓云回到出租屋,在把流量切换成WiFi的几秒钟里,两次挂断了小雨发起的视频通话。小雨的电话随后就打了过来:“为什么挂断视频?吓得我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了!”

11时许,李晓云回到出租屋给小雨做饭。移植舱内的病人要求很高,做饭、洗衣都要用从医院接的专用水,就连盛饭盒的塑料袋都得专门消毒。李晓云边做饭,边通过视频通话跟小雨聊天。把做好的饭装进饭盒,在消毒后的塑料袋上写上床号,两层塑料袋之间加一点儿水……李晓云细致而又熟练地做着这一切。

11时30分,他们准时把饭送到了移植舱外。从护士那里拿上小雨换下来的衣服,他们又匆匆赶回出租屋。

104天的悉心照料

6月10日,是小雨进舱第12天、生病第104天,也是李晓云和付俨辉登记结婚的第111天。小雨和妹妹雨露是如此依恋妈妈,但实际上,这对双胞胎并不是李晓云的亲生女儿。

47岁的李晓云老家在邢台宁晋。2014年,她结束了一段不如意的婚姻,与女儿相依为命。为了女儿上学,她没有回宁晋老家,而是选择继续留在藁城区梅花镇木连城村。去年,她与该村同样离异的付俨辉相识,今年2月20日两人登记结婚。付俨辉有一个12岁的儿子和一对7岁的双胞胎女儿,而李晓云的女儿今年13岁了。

新的生活刚刚开始,变故就出现了。2月27日,也就是领证第7天,双胞胎中的老大小雨突然生病。早上6时刚起床,家人就发现小雨的嘴里长了很多血泡,很快牙龈就开始出血。从牙科诊所到当地的中医院再到省儿童医院,当天下午小雨办理住院时,血小板已经低至27个。不久,她被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

刚入院那会儿,小雨的病情很重。鼻血流个不停,两个鼻孔都堵着棉塞用来止血,只能用嘴呼吸。牙龈一直出血,得用棉球蘸上云南白药咬在嘴里。反复发高烧,身上还插满了各种仪器。李晓云不停地给孩子换药棉,用热毛巾擦身体,体温稍微降一点儿,就用凉毛巾敷额头。怕小雨发烧不能被及时发现,连续五天五夜,李晓云都没有怎么合眼。

事后说起那时的情形,李晓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孩子受罪我心里也难受,恨不得生病的那个人是我……”李晓云的面部曾长了一个血管瘤,手术切除时是从上颚切口的,那种痛苦她深有体会,因而更加心疼孩子。

小雨是个敏感的孩子,特别会看妈妈的脸色。李晓云哪怕有一点儿不开心,小雨的情绪也会跟着低落。原本就爱笑的李晓云,在小雨生病后更是整天把笑容挂在脸上,还时不时跟孩子开几句玩笑。李晓云早就摸清了小雨的脾气,这孩子内向,要是她谁也不搭理了,肯定就是心情不好了。小雨不让爸爸照顾自己,只要妈妈。有时爸爸哪句话说错了,还会惹她生气,但妈妈一哄就没事儿了。

3月28日,小雨转到平安医院治疗。李晓云和付俨辉一直在医院照顾小雨,晚上娘儿俩挤在病床上睡,付俨辉打地铺。直到小雨入舱前,为了方便给孩子做饭,他们才租了一套小房子。3个多月的时间里,李晓云只回过3次家,跟亲生女儿佳颜见了两次面。佳颜在外村上初一,每周回一次家,是爷爷奶奶在照顾。佳颜很懂事,每次打电话都要问问生病的妹妹怎么样了。李晓云患有缺铁性贫血,走路稍微多一点儿,腿脚就会肿得老高,连鞋都穿不上。但自从小雨生病后,她从没考虑过自己,忙前忙后没有一点儿怨言。

在李晓云心里,自己的亲女儿,与丈夫的3个孩子都是一样的。既然和丈夫组建了新家,孩子们就没有亲生与否的区别。而孩子们也把她当成了亲妈,尤其是小雨。生病以前,小雨姐妹俩都管她叫“姨”。住院后不久,同病房的几个小朋友十一二点了还不睡觉,都被妈妈训斥。李晓云对小雨说:“你乖乖睡觉吧,你看他们,老挨骂!”没想到,7岁的小雨却说:“他们那是后妈,我这是亲妈!”从此,她就改口叫“妈妈”了。妹妹雨露也随姐姐改了口。

“孩子叫我一声妈,这就是我的责任!”

李晓云忘不了第一次见到这3个孩子的情景。那还是去年,付俨辉领着3个孩子,来到李晓云租住的地方。孩子们大概知道了李晓云的身份,挺害羞。付俨辉在建筑工地做木工,整天早出晚归,孩子们主要是70多岁的爷爷奶奶在照顾。老人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孩子们难免有些邋遢。因而,李晓云觉得这3个孩子“又可爱又可怜”,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对孩子们好。李晓云身体不好,没法儿出去打工挣钱,而付俨辉喜欢养鸽子,她就打算今后照顾孩子们的同时多养一些鸽子,也是一条出路。

然而,小雨这一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小雨生病3个多月来,已经花了数十万元治疗费。付俨辉夫妻俩借遍了亲戚朋友,卖掉了一套房子,加上爱心人士捐赠的七八万元,才给小雨做了骨髓移植手术。这还得感谢平安医院减免了部分治疗费用。但后续的治疗费依然没有着落。那套房子卖了5万元,如今一家8口人挤住在两间小平房里。全家都靠着付俨辉打工的收入,以及6亩庄稼地的收成。即使小雨痊愈了,这个负债累累的家,以后的日子也会很艰难。

其实,小雨刚生病那会儿,付俨辉就问过李晓云:“你有别的打算吗?”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不太会说话,但李晓云明白他的意思。他们的婚姻没有结婚仪式,也没有彩礼,领结婚证刚7天,小雨就得了这么严重的病。治病花钱不说,还欠下不少债,付俨辉不愿连累李晓云。即使她离开这个家,他也不会怪她。但李晓云当时只说了一句话:“我啥也不想,只想先把孩子的病治好!”她还安慰丈夫,“只要孩子保住了,以后咱俩好好干,慢慢来,啥都会有的……”

后来,身边也有其他人劝李晓云,这个年纪了,该为自己想想,何苦守着这样一个家?李晓云总是说:“孩子叫我一声妈,这就是我的责任!”

编辑: 刘晓婷   责任编辑:尚燕华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