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于担当的创新“天路”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9-09-18 16:49:17 来源: 石家庄日报

——井陉太行“天路”精神之改革创新、干事创业的责任担当



井陉太行“天路”将一个个小山村连了起来,带动了当地的发展。本报记者 张晓峰 摄

□本报记者 杜倩倩

在外人眼里,层峦叠嶂的大山是令人神往的无限美景,但在井陉县,巍峨的高山却锁住了村民出行的脚步,也屏蔽了外界发展的蓬勃脉动。修一条路,让山里山外快速连通;修一条路,让守着“金山银山”的日子不再清苦。这副担子,历史性地压在了井陉县交通建设者身上。

开拓创新、勇于创造是井陉太行“天路”精神的力量源泉。在山区修路,意味着更多的付出和更大的考验。面对资金、工程技术等种种难题,不论是“政府主导、乡镇主体、群众主力”的合作修路模式,还是高坡铺油的技术突破,再到“矿坑剧场、旅游驿站”的精品打造,沿途“种瓜点豆、彩色绿化”的靓丽景观,井陉人都用智慧和创新,把一个个“不可能”变成“可能”。

创新修路模式

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井陉‘天路’工程的主要功能是在保证通行的前提下服务旅游业发展。为此,在建设中走了一条先通后畅、逐步提升的路子。”石家庄交通勘察设计院原副院长、高级工程师吕禄祯一直是井陉太行“天路”工程技术指导,最初“不打隧道不能铺筑”也是他提出来的。“井陉‘天路’规划设计和建设过程,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解放思想、改革创新的过程。”吕禄祯说,按照最初设想的国家二级山区公路标准,修路的确需要打隧道,不过考虑到井陉县的实际困难,和“天路”乡村旅游公路的实际功能性质,我们采取了折中办法,不打隧道先把路修起来,保证发展需要,将来有条件再逐步提升,这也大大降低了成本。

同时,为了满足旅游需要,施工队将最初计划的路宽8米,拓宽到了12米,在一些有条件的重要节点则拓宽到了16米甚至更多。“目的就是为了给将来在路上建设驿站、公厕和观景台等服务设施预留足够空间。”吕禄祯说。

如今,走在秋风送爽的乡间路上,小菜园、小花园等浓郁的乡村田园气息扑面而来,独具匠心的陶瓷、鹅卵石、干礤墙元素让过往游客赏心悦目,生态环境的巨大变化让该县独有的古村落和山水资源变得炙手可热。为突出乡村路网品位特色,井陉县专门聘请中建集团专业团队操刀,对贯穿6个乡镇27个古村落的“天路”沿线因地制宜进行种瓜点豆、多彩绿化。目前,已完成沿线绿化6100亩,荒山绿化8000亩,井陉太行“天路”沿线绿树成荫、花海成片。

在修路过程中,张家井村有一座400多米长的山体,爆破后60万立方米的石头可愁坏了施工的队伍,清理石头不仅费时又费力,还会污染环境,怎么办?建立临时搅拌站!将这些石头就地取材,碎成石子,用于道路的“水泥稳定碎石层”的铺设。仅此一项就为铺设“天路”节省了90多万元的花销。

据初步统计,“天路”修建过程中,共挖运土石方118万立方米,最后却没有任何弃渣。因为他们通过就地取材,科学统筹,将这些土石方都填埋了矿坑,做了路基碎石层。

针对资金短缺、施工难度大等问题,井陉县创造性地提出了“合作修路”模式,整个工程由县政府主导,沿线乡镇为分标段责任主体,各村为自村路段建设主体,乡、村负责打好路基、修通坯路,县政府负责铺设沥青。这一方面改变了过去政府为主体、承建商和工程队预算造价虚高的情况,节约了资金,花小钱办了大事;另一方面调动了群众积极性,沿线群众不计损失主动配合占地、迁坟、移树等工作,同时提高了工作效率。

勇于担当责任

打好修筑“天路”攻坚战

井陉县的南张井村,因地处大山深处无法与外界沟通,始终处在深度贫困中,让祖祖辈辈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除了无奈就是叹息。

“我一直想带领乡亲们走上致富路,2016年年底县委、县政府决定修建一条旅游环路,要穿过我们村,我感到改变小山村贫穷落后命运的机遇到了!”时任该村党支部书记尹国红说。

对于修路这样的大事,有的老乡不理解,有的说:“自己还吃不饱呢,拿啥修路呢?”还有的说:“上级不拨资金,根本干不成!”

“你们看看咱村,连个公交车都进不来,村民们走得走,搬得搬,再过几年,咱们这村子都没人了呀。”尹国红越说越激动,“大家伙再想想,咱们村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老虎火,路修好了,游客多了,咱们就能走上富裕的路子了呀!”他的一番话,鼓舞了大家的士气。

干群的思想统一了,但另一个问题出现了。“修路资金怎么办,谁来出?”尹国红说道:“钱,我先垫上,不够我再出去借。”尹国红拍了板。就这样,修路工程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在井陉太行“天路”的规划方案中,秀林镇是线路的入口,在离入口不远处,有座山叫鸡鸣劫,当地流传着“鸡鸣劫、鸡鸣劫,每走一回都是劫”。因为这座山全是坚石山体,开凿难度巨大,祖辈们修路时只能是顺坡就势,修出一条“九曲十八弯”的小路,导致这里时常出现车毁人亡的事故。

从鸡鸣劫到入口短短2公里,却有近100米的落差,原设计方案是从鸡鸣劫到入口绕8道弯盘旋而下,虽然原设计方案工程量小,但仍解决不了潜在的交通隐患。

作为秀林标段的负责人,镇党委书记赵建忠一次又一次爬上鸡鸣劫勘察地形,为了长远发展着想,赵建忠冒着工程量加大、竣工延期的风险,果断作出了更改路线的决定——愚公移山、劈山填谷!把横亘在于家乡和秀林镇的鸡鸣劫山体,下挖20米,挖出的30万立方米土石填平沟谷,甩直8道弯,从谷底直穿鸡鸣劫,打通了与于家乡的路段,形成了直逼天边的一条大通道,“天路”的名字由此叫响。

努力克服困难

续写干事创业篇章

西柏山到大梁江的路段,没有任何可借鉴的样本。在设计初期,专家给了三个方案:一个是迁出炸药库,投资至少3000万元,而全部工程的启动资金仅有900多万元,缺口实在太大;另一个打通隧道,投资上亿元;最后的方案是,全线高度落差大,不具备施工条件。

“几个方案说来说去都不可行,怎么办?到底能不能干?”该县公路站工程科副科长程海平看出了大伙儿的顾虑,他鼓励大家,“这点困难算什么,就是爬,也要把路线给定下来!”短短10天时间,他带领着技术人员爬遍了“望山跑死马”的每一个山头沟壑,往返里程相当于从井陉县城到市区步行两个来回。

从施工进场开始,“质量就是生命”成了他们的一致共识,面对为了节省资金由老百姓先期打出的简易路基,他们从底基层、基层到面层,一层一层挖,一层一层轧。每天他从山下爬到山上勘测数据,一天步行下来至少4万多步。为了核实一个准确的数据,他要往返几十里山路,同事们看到他那么辛苦,都劝他说,“老程,差不多就行了啊”,他说,“不行啊!就是差1厘米也不行!”

海拔落差500多米,有的点位坡度在17度以上,铺设沥青的摊铺机无法进场,他们就用铲车一车一车往上端,再把压路机牵引到高位一次一次轧,尽管工程量比以往翻了一番,但施工质量却没有丝毫降低。

修建“天路”,短短22个月全线贯通,这一速度刷新了史上山区修路的记录,这些靠的是一线工程技术人员们超常规的付出。工程科副科长梁英文,每到中午吃饭的时间,尽管距项目部仅有短短的两公里,但为了节省时间,他和工人们一样都是在工地上一块吃,路边的石头当成了餐桌,没有水洗手,馒头捏在手里就是一个黑手印。

勘察路线、回填、铺沥青,往往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常常喝不上水,同事们知道他患有肾结石,都劝他:“该歇就歇,别硬撑着。”他说:“没事,老毛病了,过两天再歇歇。”但日复一日,他始终在一线坚守着。

修路难,难在生活条件的极端艰苦。在600多个日日夜夜里,50多名施工人员睡在不足90平方米的废旧厂房,冬天挡不住的,是无孔不入的冷风倒灌;夏天赶不走的,是钻心疼痛的蚊虫叮咬;然而,他们没有一个人抱怨,因为,他们知道,使命必须担当。

正是有着这样一批自强不息、敢打敢拼、干事创业的责任担当交通人,凭着过硬的优良作风,不仅打通了“天路”西线,还在仅仅半年时间内,用他们艰苦卓绝的付出,打通了天路“东线”,续写了新时代交通人奋斗创业的壮丽篇章!

编辑: 张小波   责任编辑:尚燕华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新闻网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网站声明法律顾问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