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罗雪洋们”寻亲 一波三折是常态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9-12-04 08:07:33 来源: 石家庄日报

■记者再次走入救助站,“按图索骥”寻找罗雪洋的心灵轨迹

■救助站工作人员感觉无限接近成功,却又无数次要推倒重来

《1435公里 石家庄“亲人”送流浪汉回家》追踪

离家时,一头黑发,阳光男孩;归家时,鬓发灰白,暮气如秋……罗雪洋经历了什么,揪动着无数读者的心。昨日,记者再次走入他生活了7年的救助站,“按图索骥”寻找他心灵的轨迹,又联系他的家人追寻他过去的点滴。遗憾的是,获得的信息极度有限。这引发了我们关注更多像罗雪洋一样的流浪者,他们是怎样的一个群体,又有着怎样的“心结”。他们的寻家路,有着怎样的艰辛……聚焦救助站,关注“流浪心”!

□本报记者 南开宇 苗静

消失17年青年归来 十年谜之过往

12月3日,燕赵晚报《1435公里 石家庄“亲人”送流浪汉回家》的新闻引起网友关注。失忆,断腕,离家17年,在石家庄被人如亲人般收留帮助的7年前,原来的湖南帅哥罗雪洋之前的10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他是如何辗转来到石家庄的?看过这篇新闻后,人们更被他背后的谜团所吸引,渴望着“柯南”能够解密。网友“爱在人间”称:“罗雪洋的经历让人心伤,好奇他这些年是怎样度过的,断腕之痛缘于何事?幸好他能在17年后回到家,让所有读者心情好过了一些。”网友“无声”表示,被报纸上那张罗雪洋和母亲、奶奶等人相认相见的照片所震撼。“这一幕令人动容,愿他大难之后有福报。”

带着大家的疑问,记者再次走进他曾生活了7年的石家庄市救助管理站。12月3日的上午,阳光明媚,一扫之前连续多日的阴冷。石家庄救助站的办公楼内,救助二科的工作人员们都在忙碌着。这里的很多工作人员对罗雪洋十分熟悉,在大家印象中,这么多年来,罗雪洋总是蜷缩在角落里,如果你不过去拉他,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坐到椅子上的。“他极少说话,偶尔蹦出一两个字,声音也微弱到几乎听不见。”救助二科科长盖瑞军还清楚地记得,他们多次向罗雪洋问起关于他没了的左手和右腿受伤的情况,可每每涉及这些话题,罗雪洋残存的半截左臂就会不受控制地颤抖,情绪激动,却从来说不出一个字。

救助二科工作人员张凯回忆说,罗雪洋总是低着头,大家跟他谈话时,都得有专人目不转睛地观察他的表情变化。如果一两个小时的聊天中,他能看你一眼,或嘴角稍微歪一点儿,脸上带出哪怕一丁点儿笑意,都算是有了不小的回应。因此,如今能帮他寻亲成功,实属不易。

据其家人介绍,罗雪洋2002年离开家,当时身体健全,算村里最帅的小伙子。而2012年在石家庄被救助时,却已经身体残疾、精神异常。据罗雪洋的父亲说,儿子从小就性格内向,不爱说话,2002年离家去了附近的一个砖厂打工,此后他就没了音信。而当初那家砖厂的老板曾说,罗雪洋当年离开砖厂时,还拿走砖厂50元钱,此后就没了消息。如今的罗雪洋回家后依旧不说不动,他之前的10年经历,似乎成了一个无法解开的谜。

罗雪洋离家多年,但家人始终没有停止对他的思念。他家的房子是后来翻盖的二层楼,但院子中央却保留着一个十分破旧的小木屋,与新楼形成了强烈反差。据了解,这个小木屋是当初离家前罗雪洋曾经住过的。“我们舍不得拆,这是家人对儿子的一个念想……”父亲罗中秋说。

“罗雪洋们”的寻亲路 一波三折是常态

离家17年,在石家庄市救助站住了7年多,罗雪洋只是千百流浪者中的一员。在石家庄市救助站,还有许多个“罗雪洋”,为了给他们寻亲,工作人员使尽了浑身解数。其中,一位名叫丁振举的老爷子,在救助站一住就是12年,也是在今年11月,经过无数波折,这位老人终于返乡成功,在时隔40年后回到了他的故乡。

2007年7月25日,一位上年纪的男子自行来到石家庄市救助管理站。简单交谈后,工作人员发现他的精神有异。这位男子山东口音,只说名字叫“丁振举”,问他其他信息,一概不知。

那时候不像现今,有这么多寻亲网站和各种技术手段,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只能边给他治病,边用最原始的常规问询方式,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寻找蛛丝马迹。聊天中,丁振举说家里田地种的是旱稻,还种“果子”(花生),吃的是“黏饼”(山东有些地区把煎饼称为“黏饼”)……这些信息证明了丁振举是山东人的可能性。在石家庄市救助站,丁振举一住就是12年,直到2019年的一天,他突然说出了“黄岭村”。

通过地名搜寻,山东有30多个“黄岭村”。继续询问中,又问出一个“黄岭大队”。后来发现临沂市有这样一个地方,而与当地联系,这里的黄岭村果然曾走丢一个人,年纪也与丁振举相仿,只是名字不同。临沂这边的家属2019年9月急切地赶到石家庄来认亲,半天交流,无法确认。最终,石家庄启动跨省甄别护送,将丁振举带往当地,希望通过实景让他想起什么。

遗憾的是,多年过去,村容村貌大都变了样,最终无奈下启动DNA比对,可结果显示双方不是一家人。

这让大落雪杨家无比失望,不过临沂市救助站工作人员表示,丁振举是山东人确认无疑。“人留下来吧,在我们这边住着,我们继续为他寻亲!”临沂市救助站工作人员说。仅仅十几天后,好消息传来,在临沂旁边的济宁市找到了丁振举的家人。原来,那个黄岭村因区域调整合并撤村更名了。一家人见面分外激动,通过其家人得知,丁振举的姓名没错,只因他当初离开时没有户口,而且离他出走已经过去40年了。

“这样的受助人很多,哪怕他们精神有问题,可也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结,就是希望回家!”盖瑞军说,为他们寻亲往往一波三折,有时“走”得很远,感觉无限接近成功,却又无数次要推倒重来。“但再困难,他们有愿望,我们就有责任、有动力”。

流浪路上,救助站是他们的“心灵港湾”

滞留救助站的流浪者,不管精神是否有问题,对回家的渴望都很强烈。但这其中也有例外。

王刚2013年3月被救助时只有二十多岁,是受助者中为数不多的年轻人。他在精神方面没有疾病,只是心理上有自闭和抑郁的问题。他似乎很享受在救助站的生活,每天看看电视、报纸,还不时看本书。一个正值青春年华,又有文化的小伙子,在救助站度日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工作人员希望能快点送他回家,让他回归正常生活。然而,王刚就是不说家在哪儿。被逼问急了,就信口编造一个假的地址。工作人员费劲查找半天,当然毫无所获。就这样,他一连说过好几个假地址。盖瑞军一方面不断跟他聊天,建立信任并寻找线索,一方面琢磨该怎样“攻破”他的心理防线。功夫不负有心人,王刚在救助站生活了5年后,终于开口吐露了实情,他说他是河南漯河人。

原来,王刚岂止是有文化,还是当地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只是因为性格内向孤僻,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屡屡碰壁。时间一长,他自己就“认”了,不再努力。被救助后,他只想在救助站混日子。王刚的家位于大山深处,生活贫困。妈妈靠养牛、养鸡供他上大学,妹妹早早辍学,只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王刚离家后,家人苦寻多年无果,以为这个儿子已经不在人世了。得知儿子的消息,父母喜极而泣。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王刚不愿离开救助站。盖瑞军当时气坏了:“谁不是人生父母养的?你就甘心逃避一辈子吗?”一番入情入理的“训斥”和劝说终于唤醒了这个小伙子,解开了他多年不敢面对的“心结”。2017年12月,王刚被送回父母身边。

王刚不愿回家,一方面是试图逃避现实,另一方面,他真的把救助站当成了自己的家。滞留救助站的受助者们不仅在衣、食、住、行、医方面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也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暖。

“虽然受助者中至少七成有精神疾病,但我们从不把他们当病人看,而是真心实意地尊重他们、关爱他们。”盖瑞军说,对于腿脚不好的受助者,就特意把床腿锯短,方便其上下床;对于癫痫、梦游症患者,就把床的护栏加高,防止其坠床……

对于这些流浪者来说,救助站是第二个家,是心灵的港湾。每年都有许多“罗雪洋”来到这里,也有很多人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返乡,回归自己真正的家。据了解,仅2018年,石家庄市救助管理站就开展寻亲服务1152人次,寻亲成功542人,返乡成功534人。今年以来,石市共发布寻亲信息380条,寻亲成功159人,成功率达41.84%。

编辑: 刘晓婷   责任编辑:尚燕华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新闻网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网站声明法律顾问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