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为邢台留下点儿东西”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9-12-27 08:06:45 来源: 燕赵晚报

■杨文山90岁时出版的两本专著。

■杨文山每天花大约5个小时写书搞研究。

□文/图 本报记者 苗静

河北自古被称为燕赵大地,因为历史上这里曾有燕国、赵国。然而,位于邢台一带的古邢国有400余年历史,却因史料记载零散而少为人知。河北师范大学历史系原副教授杨文山倾毕生之力研究邢台地方史,历时60余年,在90岁高龄时出版了《邢窑综合研究》《邢国综合研究》两本书,广受好评。他还在研究邢酒、邢地两个课题,计划未来三年内出版专著。

耄耋老者 每天研究学习时间在5个小时左右

河北师大宿舍一套单元房里,杨文山的卧室只有10余平方米,却兼做客厅和书房。整整一面墙的书柜放满了书,让这间小屋在局促之外也多了几分厚重。杨文山银发银须,面色红润,一点儿也不像90多岁的人。除了腿脚不太方便,一只耳朵有点儿耳背以外,他的身体还不错,尤其是“脑子好使,没坏!”

杨文山生于1928年,马上就92岁了。30年前离休后,他就开始将以前发表的论文整理成书稿,从撰稿到打印、排版、校对,他都亲力亲为。因为接触电脑比较早,杨文山操作电脑相当熟练,就连书稿中要用的图片他都能简单处理。虽然已90多岁,他每天用来研究学习、整理书稿的时间都在5个小时左右。他的生活极为规律,每天睡7个小时,每晚喝半两白酒暖身,从不吸烟,也闻不了烟味儿。每周一、三、五上午,他去附近医院看望住院的老伴儿,每周二、四、六上午,就到楼下转一圈儿,去小区阅览室看看报纸,顺便买点东西。除了搞研究,他每天都要看会儿电视,只看新闻和体育节目。

这位看似平常的老人,心里却装着大事儿。60多年来,他一直在研究邢台地方史。他的研究分为邢国、邢窑、邢酒和邢地四个课题,2018年已出版《邢窑综合研究》和《邢国综合研究》。而邢酒和邢地两个课题,计划2020年出版一本专著,最晚2023年再出一本。“所以,我要活到95岁。”杨文山说。

传奇人生 中学任教28年 他研究邢台28年

杨文山是无极人,1943年参加革命,曾在抗大读书,后考入位于天津的河北师范学院历史专业。他从小喜欢写作,上大学后就试着向学术期刊投稿,还附上一封信,叮嘱编辑如无法发表请不要退稿,他怕同学们笑话。大一那年,他在一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历史研究论文《论拿破仑战争的性质》,此后每学期都发表一篇论文。1951年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当时的河北省立南宫中学,也就是现在的南宫一中,后又调到邢台市一中、五中任教。

然而,杨文山并不是一名普通的中学老师。

1953年,邢台教育部门组织编写《中学历史邢台乡土教材》,杨文山被抽调参与编写。由此,他对邢台地方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还特意去信请教自己的老师、河北师院历史系教授李光璧先生。李先生回信说:“地方史研究是个薄弱环节,原因是专家不研究,而当地人想研究又乏功底。”李先生鼓励杨文山利用身在邢台的有利条件,对邢台地方史进行深入研究。

其实,早在杨文山上大学时,李光璧就注意到这个考试没出过前三名,还发表了很多论文的年轻人了。李先生曾说过,杨文山不是凡人,将来他成熟了,是会出不小的研究成果的。果然,杨文山在恩师的指点下,利用业余时间开始了扎实而艰苦的研究,陆续发表了不少有价值的论文。这一研究就是28年。

1979年,河北师范大学扩建历史系,到各地聘请骨干教师。听说南开大学历史系老师比较多,一位领导就特意跑到天津,希望能把南开大学里祖籍河北的老师“请回家”。这时,有人提起了杨文山:“你们眼皮底下就有人才呀!邢台的中学教师杨文山,是河北师院历史系的高材生、李光壁先生的得意门生!”这番推荐,成了杨文山命运的转折点。河北师大领导很快就找到了杨文山。他当然愿意去河北师大,科研本就是大学老师的工作内容之一,到了大学,他就能更好地搞研究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邢台教育局的一位领导,要求河北师大找来三位中学老师,才肯“放走”杨文山。最终,师大的领导真的找来了两位老师,又通过省教育厅协调,才把杨文山调到师大。1979年,51岁的杨文山成为河北师大历史系的老师,举家迁到石家庄。他的研究重点被师大科研处列为校级重要科研项目,他有了更多时间和精力投身于自己的研究。

倾心研究 出版两部专著 还有两部即将出版

杨文山对邢台地方史的研究,起初是“全面开花”的。后来他觉得课题太多,力不从心,所以把重点放在了邢国和邢窑上。

河北被称为燕赵大地,因为历史上这里曾有燕国、赵国。然而,邢台一带还有一个邢国,曾辉煌一时,却因史料记载零散,尤其是《史记》中没有相关记载,而鲜为人知。杨文山据史料推算,邢国有404年的历史,远远长于存世不到200年的赵国。杨文山对邢国的研究全面而深入,弥补了《史记》的文献空白,向世人揭开了邢国的神秘面纱。

在邢台任教的28年里,杨文山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搞研究的。他不仅翻遍史料分析求证,还搜集了很多青铜器和金文资料,不放过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当地有一个习俗,只要是地里挖出来的东西,都要砸碎。而其中一些瓷器等对杨文山来说都是极有研究价值的宝贝。后来,他一听说哪儿挖出了东西,就跑去求人家不要砸碎,用香烟把东西换过来。多年来,有不少收藏爱好者慕名请他鉴定“老物件”,他不收费,只提一个要求,允许自己给这些“老物件”拍照、测量。就这样,他积攒了大量照片和数据,后来都被用到自己的书里。

邢窑白瓷中有一种透光白瓷,像玻璃一样可以从外面看到里面盛的液体。写这部分书稿时涉及到酒,喜欢刨根问底的杨文上,由此对邢酒产生了兴趣,并开启了另一个课题——邢酒。在研究邢酒的时候,杨文山查到了古代的酿酒技艺,通过多次试验,恢复了传统的米酒和烧酒。他指导邢台的酒厂用古法酿造出大唐神麯酒和大宋金波酒,还制作出了这两种古酒的装具。如今,关于邢酒研究的专著即将完成,而另一个研究课题邢地,杨文山计划2023年成书出版。

《邢窑综合研究》和《邢国综合研究》分别是40多万字、20多万字,再加上尚未完成的邢酒和邢地的研究,杨文山倾毕生之力而完成的专著,总共有一百余万字。

一往情深 “为邢台留下点儿东西……”

从1953年开始研究邢台地方史,到2017年《邢窑综合研究》和《邢国综合研究》成书,前后历时60余年。这两部书被称为杨文山的“终身之作”,对邢台地方史的研究在广度和深度上是空前的。杨文山的学生支广正在《邢窑综合研究》的后记中写道:“(杨文山)对邢窑文献记载的查找做到了极致,对邢窑诸多课题研究用尽了力气,因此在古陶瓷界尤其是在邢窑圈内得到了首肯。”他也被业内专家称为“邢窑之父”。2018年,这两部书先后出版。当年12月,邢台市专门为杨文山举行了新书出版发布会。

“我在邢台工作、生活了28年,我的4个孩子都是在这里出生的,我把邢台当作故乡。”杨文山说,人生能有几个28年?他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出版邢酒和邢地的两本专著,“为邢台留下点儿东西……”

杨文山说,这4本书是他这一生最主要的科研成果。“等我百年之后,这两本书放左边,这两本放右边,这4本书要随我一同火化。”说这句话时,杨文山拿手中的书比画着,神态安然而满足。

编辑: 张洁   责任编辑:尚燕华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新闻网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网站声明法律顾问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