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特里尔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06-10-17 09:37:06 来源:

    丁吉槐

    一声小松鸡稚嫩的鸣啼将我从睡梦中唤醒。天已大白。一骨碌爬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窗前,拉开宽大厚重但制作精美的欧式玻璃窗。一股清风裹挟着青草芬芳扑面而来。一座座欧洲典型的别墅式小楼呈现在眼前。斜坡式屋顶上盖着红的瓦、灰的瓦、蓝的瓦,映现在繁茂的绿树丛中,错落有致,别具一格。那又高又尖的建筑大概是教堂。一座座小楼在它周围向四面延伸到远处林木茂密的山中。碧绿的摩塞尔河从市镇旁穿过,径直流到我们住的宾馆脚下。

    啊!美丽的特里尔,德国西部一座古老的边陲小城——卡尔·马克思的家乡!我昨晚就宿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

    我是随考察团来到欧洲的。昨天晚上到达这里,住进郊外这家坐落在半山坡上的宾馆里。

    吃过早饭,我们去参观马克思故居。公元1818年5月5日,卡尔·马克思就出生在这里,并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童年和中学时期。

    正是早上上班时间,人们正按部就班地开始了他们一天的工作生活。

    特里尔的街道并不太宽,正像它的建筑并不太高一样,但相当洁净,可以说一尘不染。没有人乱扔纸屑和杂物,更没人随地吐痰,也没人大声喧哗。汽车驶过,也听不到汽车喇叭声响,而且一见有人过路立刻远远停下,等行人远去才慢慢发动。

    街上行人和车辆都不多,许多店铺还未开门,只有那些上学的上班的人们在不慌不忙地走着。

    有两个少年身背书包骑自行车飞奔而来,他们在弯道上做了一个漂亮的速转,就像杂技演员的杂技表演。他们发现我正看他们,调皮地冲我笑着,友好地同我打招呼,而后做个鬼脸,一个漂亮的急转飞驰而去。

    一位年轻的妇人走来,手里推着婴儿车。白白胖胖的十分可爱的宝宝就躺在车里,嘴里叼着一支奶嘴,正惬意地玩耍。少妇另一只手里牵着一只白色宠物狗,那狗又高又大,几乎和婴儿车同高,但看样子挺温顺。看那少妇的装束像是职业女性,我估计,她是去做上班前的准备,可能是想把她的宝宝送去幼稚园或者什么地方。少妇与车同狗正朝我站着的方向走来,他们和这典雅华丽的建筑、洁净宁静的街道,以及街道两旁那青翠繁茂的梧桐树浑然一体,恰似一幅优美的油画!我急忙拿出相机,把这幅油画永远地留了下来。

    我想,或许一百多年前,卡尔·马克思的母亲也曾这样推着小马克思走在特里尔这幽静的大街上;那少年马克思也曾穿着窄肩中学生制服背着书包走过这条大街去上学。但我想,他可能不会像少年毛泽东一样跑到郊外的小河里去游泳。毛泽东性情豪放,举止洒脱,小时候不听父亲的话,爱看《水浒传》,喜欢同小伙伴们到水塘去戏水。我猜想马克思不会那样,我觉得马克思是个严谨的人。不然怎么会写出论证精密、数字繁杂的不朽之作《资本论》来呢!

    马克思的故居就坐落在特里尔一条并不繁华的街上。那是一座极普通的建筑。深灰色的墙面与旁边的建筑相比显得格外陈旧。小楼总共三层,三层都是展厅。只有一层的一角有个接待用的柜台。展室里摆满了马克思和他的家人用过的物品,墙上挂满了照片,有马克思的、马克思父母和亲人的,有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有马克思和燕妮的。我们考察团所有团员都是马克思的弟子,大家看得很仔细——虽然大家并不都懂德文。

    突然,马克思一尊雕像吸引了我。那雕像摆在一个古朴的橱窗里。那是一尊用雪白大理石精心雕刻的石像,是一尊马克思的头像。马克思那神态,那眼神,那沉思状,活像正在对当今世界上发生的一切进行思考、分析、求索。那紧闭着的嘴似乎随时就可能说出一些话来,那些话可能又会让人们学习、理解、研究很长一个历史时期。

    我很快注意到了石雕像旁边小牌子上标的价格,我知道我有这个能力。我决心“请”一尊回去。

    有同行者在喊我,我急忙过去。原来大家正围着一册签名簿准备签名留念。我走上前,拿起笔写下:

    卡尔·马克思——人类史上伟大的不朽的丰碑!

    我签下自己的名字,同行的王易风、王继红也随即写下自己名字,三人相视会心地笑了。

    这时,有人招呼集合,我们三人急忙赶过去。

    离开马克思故居,离开美丽的特里尔,已经登上大巴走了很远,我突然想起,居然忘了“请”一尊马克思的石雕头像!遗憾顿时充满我的心胸,我想这种遗憾今生都将伴随我的左右。

    望着渐行渐远的特里尔城,我思绪万千:我还有机会来这里吗?我会时时忆起这里吗?美丽神奇的特里尔城,如今宁静得像一湖春水一样的特里尔城,平静得像一片平板玻璃一样的特里尔城,我发自内心地祝福你,祝福生活在那里的人民幸福吉祥!

    

编辑: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