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志良小说《大爱无形》出版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0-09-20 10:42:48 来源: 石家庄日报
    《大爱无形》是康志良继长篇小说《文联主席》之后,又一部现实主义长篇小说。小说通过塑造以尹默、樱子等有时代责任感


《大爱无形》 花山文艺出版社 康志良 定价:35.00元

 


  本报讯 (记者 岳金宏 实习生 于雅清) 昨日,由省作家协会小说艺术委员会、市作家协会与鹿泉市委宣传部联合举办的康志良长篇小说《大爱无形》研讨会在鹿泉召开。

  《大爱无形》是康志良继长篇小说《文联主席》之后,又一部现实主义长篇小说。小说通过塑造以尹默、樱子等有时代责任感和使命感为代表的当代青年形象,揭示了我国教育改革中深层次的矛盾以及家长、学校和社会对青少年健康成长的重要性。表达了对当代大学生生活和生存状态的担忧和希望,歌颂了人间亲情、友情和爱情的真善美,歌颂了血浓于水的人间真爱、大爱。

  研讨会上,省会专家尧山壁、曹桂芳以及市文联主席周喜俊等一致认为,这部小说用真情呼唤中华民族优良的道德传统,对当代大学生以及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具有启蒙和引导意义,是一本值得一读的优秀长篇小说。


    大爱无形:向“三俗”亮剑


  ■肖阳

  读完康志良的长篇小说《大爱无形》,我看到了一个文学工作者敢于向“三俗”挑战的亮剑精神。

  之所以这样比喻,是因为当前的庸俗、低俗、媚俗风气太过浓重、太过强大,没有勇于拼搏、勇于牺牲的亮剑精神是不敢挺身而上的。现在的书市,充斥着众多脱离生活、歪曲历史、庸俗、低俗的玩意儿,这使真正立志于写好书的同志出现了写作难、出版难的问题;使真正想读好书的人也远离了书店。康志良是深知其中艰难的,在《大爱无形》后记中就述说了这一苦衷,并在书中通过著名诗人兰朵之口为高雅作品遭遇的尴尬发出了呐喊与无奈的叹息。然而,狭路相逢勇者胜。康志良以勇敢和坚毅最终成了胜利者,历时5年完成了45万字的长篇小说《大爱无形》。

  康志良剑锋直指“三俗”,是一曲歌唱人间真情的颂歌。“三俗”之风,古已有之,尤今为甚。究其根源,当与回避革命、远离崇高思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无论怎样讲,崇高与庸俗、低俗、媚俗都是针锋相对的,一个人只要心里没有了崇高的追求,就必然会走向庸俗、低俗、媚俗乃至于恶俗的道路;就必然会去质疑英雄、淡化英雄、消解英雄。因此,作为一个当代作家时刻都要牢记“文以载道”的古训,做人要追求崇高,作文要宣扬崇高。近些年来,我阅读当代作家的作品不太多,其原因就是由于很少看到这样的作品,看到的多是一些宣扬自我情欲的“三俗”之作。《大爱无形》则不然,表现的恰是人间大爱、人类大爱的主题。细看《大爱无形》,我们除了能够看到父子之爱、母子只爱的亲情之爱外,更多看到的却是没有亲情关系、没有男女情爱的人类互爱、人间大爱。总而言之,这部书从前到后始终在围绕着亲情之爱阐述人类的互爱。这是一种人间大爱,是哪些只围绕着自己私欲的爱无法比拟的,是对哪些俗不可耐的个人之爱所进行的有力抨击。

  康志良所亮之剑是一柄闪烁着时代光芒的新剑。检验一部长篇小说的优劣,我认为应该除了观其思想性之外,还应该观其是否具有强烈的时代特点,应重点观看其关于典型环境中典型人物典型性格以及细节真实描写的成败。康志良在创作《大爱无形》时,将环境精心安置到了黄河岸边的黄帝陵下,且有一个老诗人唱着挽歌。这一安置实在太高明了,不仅有了历史的厚度和浓重的文化内涵,而且让许多人跃然纸上活了起来。需要提前指出的是这部书与《文联主席》不同,书中人物无一官僚,全是平民,反映出的是平民生活、平民需求、平民文化。于是,我们在书中看到,改革开放使人们得到了物质享受,有手机,有电脑,有网络、有学校,然而却对这些不满足,需要摆脱革除浮躁的生活,需要深层次的文化艺术,需要追求崇高的人类大爱。于是,我们便看到了诗人兰朵独宿旷野,看到了尹默对文学的呼唤,看到了樱子帮助小兰进校,看到了丁丁沉湎网络而失足,看到了大侠从网络上寻求知识,看到了丁一刀的迷失,看到了小翠对尊严的重视等等。文学作品中人物塑造成功与否,我想不应只是看其说什么,而是应看其做什么、怎么做,这些是需要以细节描写体现的。我相信大家曾经阅读过许多文学作品,有些作品因阅后多年已经淡忘,但是一经提起某书某人的某个细节便可想起这个人所办的事来,这种书无疑是成功的优秀作品。康志良的《大爱无形》就做到了这一点。

  金无赤足,文无十全十美。以一分为二的观点看,这部书的不足之处也是有的,主要表现是结构略显松散,还有浓缩的余地,希望作者有机会修改时注意。

  

  

编辑: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