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当家的男人〉专家研讨周喜俊新作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0-11-01 14:23:56 来源: 石家庄日报
    10月30日,石家庄市文联主席、市作协主席周喜俊长篇小说《当家的男人》研讨会在省会召开。评论家们盛赞这部小说

  本报讯(记者 王庆芳)10月30日,石家庄市文联主席、市作协主席周喜俊长篇小说《当家的男人》研讨会在省会召开。评论家们盛赞这部小说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现实主义力作,是描写农村发展变革的壮阔史诗。

  本次研讨会由河北省作家协会和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省作协主席关仁山主持会议。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景武,省作协党组书记相金科,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孙万勇,《求是》杂志副总编、《中华魂》杂志总编刘润为,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副所长、著名评论家贺绍俊等,以及省市有关部门领导,北京、省会文学评论家60多人参加了研讨会。

  孙万勇在研讨会上讲话,他说,这次研讨会来了这么多有名望的专家,规格很高。感谢大家对石家庄市文学创作的支持。周喜俊是石家庄文艺界的领军人物。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潜心创作,坚持深入基层。为了创作《当家的男人》,她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一去就是几个月,很难得。现在,文学创作的土壤很丰厚,创作条件也很好,希望作家们能够创作出更多的适应时代潮流、广受群众欢迎,有分量、有影响的作品。石家庄市对文学创作推出了不少奖励政策,力图扶持更多新人,结合“十二五”规划,创作出更多更有影响的作品,让石家庄的文化事业进一步繁荣起来。

  研讨会上,评论家一致认为,在《当家的男人》中,作者不只是在反映现实,更致力于引导现实。她以自己对农村的深刻认识和独到见解,艺术再现了新时期农村发展变化的历史,前瞻性地提出了中国农村发展亟待解决的根本性问题和应当选择的路径,呈现出直观历史进程的大气和深刻认识社会进步的豪气。

  长篇小说《当家的男人》今年4月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重点推出。全书50万字。作为《当家的女人》的姊妹篇,该书是周喜俊从生活富矿中挖掘出来的作品。小说成功塑造了以时涌泉为代表的一批鲜活的人物形象,勾勒出了一幕幕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生动活剧,给人以艺术的享受和心灵的震撼。周喜俊作为石家庄文艺界的领军人物,多年来坚持深入生活,以恒久的定力走出了一条民族化、大众化的创作道路,在曲艺、戏剧、电视剧、文学等创作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就。

  周喜俊长篇小说《当家的男人》研讨会摘要 


    薛炎文

  百花文艺出版社社长兼总编

  我社对反映“三农”题材书稿一直关注,得知《当家的女人》有了姊妹篇,立即约稿。看到书稿以后,我们觉得这是一部很成熟的作品,三农题材,三贴近原则,农村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贫困落后的山乡枣树村如在眼前。小说一开头就是村民在井台上排队打水的场面。从没水开始,到有水结束。水是农业的命脉,但是要想彻底摆脱中国农村的贫困面貌,除了物质层面的水这一大关,还要解决非物质层面的关键,就是书里王书记的话,解决三农问题,“要靠有能力有热心对老百姓有感情的带头人”。水和带头人,告诉我们解决三农问题,既要有财力物力,又要有好领导。抓住了问题的关键。说明作者对中国农村相当熟悉。其次是书中的人物,真实生动。语言朴实鲜活,真正是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有的话很有震撼力,这些都使作品充满了阅读情趣。

  本书除了三贴近的特点之外,我们看重它的原因还有一条,就因为这是一部主旋律的作品。目前创作界有人不屑于谈主旋律,甚至鄙夷主旋律,其实主旋律是一种客观存在,就是一个时期一个阶段我们的主要工作和任务,抗战时期主旋律就是赶走日本帝国主义;解放战争时期主旋律就是推翻蒋家王朝建设新中国;现在的主旋律就是改革开放民族复兴,改善民生大家过好日子。《当家的男人》通过时涌泉的所作所为,反映的就是十七届五中全会说的“建设农民幸福生活的美好家园”这么一个时代主题。我体会所谓主旋律,就是要弘扬优秀文化,讴歌时代精神,本书正是通过时涌泉这一人物完成的。

  张雨贵

  河北省新华书店 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

  《当家的男人》这部以50万字的篇幅由全国知名出版社以首印超万册的规模隆重推出的时候,当这么多的评论家热情评介的时候,可以很欣慰地说多年呼唤尖子人才拳头产品的河北,在文学创作领域里又一次获得了骄人的巨大收获。在欢庆丰收成果的喜悦中,我们有理由对近些年来就有关文学创作所走的道路进行深刻的反思。新时期以来,河北曾涌现出繁若星辰的先进集体和英雄人物。而具有追赶潮流意识的河北作家,几乎在每一个先进集体和英雄人物出现之后,就敏锐地扑捉住了创作题材,其中不少题材还获得了政府部门的大力扶持。然而,真正能够在艺术上产生轰动,在社会上产生影响的却难于得见。有些作品甚至还没有报告团的报告让人感动。原因何在?这些问题不难从《当家的男人》创作经验中找到准确的答案。这就是一些作家心态浮躁,急功近利,简单地把现实中的先进典型混同于艺术典型,缺乏对现实典型精神实质的深刻理解。而要真切地理解英雄人物的心灵深处,却不是轻而易举的简单采访,而在于作家必须具有和英雄人物相近或者等高的思想境界。这就需要作家深入生活,贴近现实,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和艺术修养。在这方面,周喜俊树立起了一个可资借鉴的鲜活榜样。

   刘润为

  《求是》杂志副总编、《中华魂》杂志总编

  《当家的男人》是一部具有典型厚度、思想深度和情感强度的优秀作品。小说的出版,必然要引起人们对于新农村建设问题以及繁荣文艺的不少问题的思考。

  成功地塑造主人公时涌泉的形象,是作家从文艺的一翼对于新农村建设作出的最大贡献。这一艺术形象的意义,在于为共产党人特别是党的基层干部提供了榜样力量,为广大农民兄弟树立了精神旗帜。《当家的男人》告诉我们:新农村建设必须在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积极背景下,让广大农民群众牢牢掌握支配自己命运、创造美好未来的主动权,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是枣树村实现科学发展、村民创造幸福生活的最为坚实的保障。解决“三农”问题,是推动中国现代化的重中之重;反映新农村建设波澜壮阔、多姿多彩的生活,是弘扬时代主旋律的创作实践。以宏大的场面和生动的情节,昭示新农村建设的根本方向,是这部作品的高远之处。只要时涌泉这样的人物一天比一天多起来,我们的新农村建设以至整个现代化建设就有了希望。我们的文艺家都应当像周喜俊那样去发掘他们、歌颂他们。这是时代的召唤,也是良心的召唤。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周喜俊的新故事《辣椒嫂》受到当时省委第一书记高扬的鼓励。此后20多年来,不管文坛上如何潮涨潮落、云起云飞,她始终坚持深入农村生活不动摇,坚持为农民写作不动摇。我们说周喜俊也是时涌泉,否则她永远也不会走进时涌泉这类人物的内心世界,当然也就不会创作出《当家的男人》这样的优秀作品。

  一般来说,站在历史潮头、传达人民情绪的作家应当在文坛上占据显著地位。

  然而,我们却不无遗憾地看到,尽管周喜俊的创作取得了很大成绩,但是还远未达到与她的成就相当的程度。周喜俊的艺术风格是为中国老百姓所喜爱的中国作风、中国气派的。我们不能只有模仿西方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东西才是艺术,民族的大众的东西就不是艺术。其实,在中国的土地上,后者才是更有根基、更有生命力的存在。当然,周喜俊的作品在某些艺术环节上也许不如妮妮纤小之辈雕琢得更加精细,但是在立场、取向、境界等等决定作品价值的大关节上,却是那些作家所不能比肩的。我衷心希望周喜俊以及像她那样的一大批作家在文坛上的地位问题,不要拖上几百年,也不要拖上几十年,最好在五六年内就能够解决。倘能如此,既是文坛的幸事,也是国家、民族的幸事。

  贺绍俊

  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副所长、著名评论家

  《当家的男人》是一部主题非常鲜明,思想非常积极的作品。周喜俊把电视剧那种视觉思维、蒙太奇艺术的画面感带到文学中间来,大大丰富了小说的叙述,从艺术角度讲,我把它叫做影视化的小说叙事。这种小说的叙述表现有三个方面,一是对话生动。对话在周喜俊这部长篇小说中非常精彩,这种生动的对话既有她对生活的那种熟悉,也有自己的一种对语言的感悟。二是对人的日常心理和生活情理的拿捏和把握。在这点上,她的小说叙述表现得非常突出,拿捏得恰到好处,而且分寸也把握得适度,这就使得她这个小说叙述特别自然。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特点。三是画面感和动作感。这种电视思维的画面感和动作感融入到了她的小说叙事当中,拓宽了阅读想象的空间。读者很容易根据这种生动的对话和非常有情趣的情节发展,建构起一种生动的画面以及动作,这是我的第一点感受。

  第二点感受是人物塑造上的特点。这部小说写了很多人物,性格各异,形象鲜明。我特别欣赏的就是她写时涌泉和田凌云这一对夫妻关系。时涌泉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其实写这样的英雄人物难度是很大的。很多大作家都没有把这个事情处理好,往往是想重点写一个英雄人物,最后是次要人物留住了,英雄人物没留住。而周喜俊却处理得相当好,也给了我们有益的启示。田凌云不是一个背景性的人物,这一对夫妻在矛盾和冲突中磨砺着感情,也是推动情节发展的一个力量,他们的婚姻有质量、有情感、有内涵,当然有矛盾,这种矛盾中间又不断地促进了他们的理解和谅解,生出一种别样的情趣。这样的婚姻是非常有说服力的,也有助于英雄人物的丰满。

  第三点我就想说说思想主题。毫无疑问这个思想主题是非常积极的,也是非常主流的。小说体现了作者的思想追求。她倡导了一种奉献精神,一种关注人生、热爱人生的精神。现在,在表现城乡矛盾的作品中,众多的乡村叙事作品更多的是从批判揭露的姿态去展现乡村的问题和矛盾的问题。而周喜俊与众不同的是,她直面这样的社会问题,又以正面的积极的姿态去处理这个矛盾,她是在以文学的形式倡导和呼唤新农村建设应该走什么样的途径,这也是非常需要的。可以说,周喜俊延伸了革命文学一以贯之的主题,但是她在内容、时代背景、故事模式上又是全新的。

  杨红莉

  石家庄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院长、文艺学博士

  《当家的男人》是承续现实主义创作传统,描写农村发展变革尤其是现代化进程的一部风格独特的史诗性作品。小说承继了新中国以来影响最大的“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的文学传统的创作理念。

  周喜俊不但是社会问题学家,还是具体的社会实践家,她不只是反映现实,更致力于引导现实。从这个层面上说,这部作品的意义也许不只在于刻画了一个或几个成功的艺术形象,甚至也不仅在于描绘了一幅当代农村变化的画卷,还在于给当下的中国勾画了解决乡村问题的可能途径,以及所表达出来的对可能性途径的信心和希望。因此,我还愿意把《当家的男人》看作预言未来乡村图景的“预言性文学”,是引导人前行信心的“引导性文学”。在这种预言和引导中,我们不难发现作家的双重代言身份:一方面,她是农民的代言人,把农民对新生活的期待和想象编织进文学作品中;另一方面,她是国家的代言人,把政府对农村生活的蓝图和理想描绘成了可感可见的艺术画卷。而我认为,双重代言身份,其实正是像周喜俊这样的现实主义作家的鲜明历史责任感和强烈的社会担当意识。在周喜俊的笔下,道德的感召力量能最终将人引向真善美。也许正因为作家的这种信念,使得小说从总体上看色泽温暖、格调激越,如同节日里奏响的乡村锣鼓,给人激荡、信念和力量。这是她站在与时代共鸣的立场上所创作出的一部壮阔史诗。

  常祥霖

  中国文联国内部原副主任、中华曲艺学会会长

  读《当家的男人》和观赏电视连续剧《当家的女人》一样,不仅亲切温馨,而且具有强烈的震撼。掩卷之后,我为周喜俊笔下刻画成功的时涌泉以及枣树村系列形象激动不已,为周喜俊30年来所坚持的创作方向感到由衷的钦佩。我感叹周喜俊丰富的生活积累,惊讶她扎实厚重的表现功力,佩服她入木三分地揭示了三农问题相关的痼疾顽症,鞭辟入里地批评包括干部管理体制在内的种种不利于当今改革开放弊端。字里行间浸透了她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没有经年累月的思考和体验,无论如何也不会写出如此视野开阔、波谲云诡的历史长卷。在作品里,周喜俊的笔触是深情和敏锐的,在展示时涌泉和他周围的众多人物喜怒哀乐的同时也融进她激情澎湃的理想追求。

  封秋昌

  河北省作协理论研究室特邀研究员、著名评论家

  “当家人”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权力和责任。在如何看待二者的关系上,时涌泉和乡长侯运来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其一是动机不同。时涌泉从最初下乡扶贫,到再三延期,其动机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带领乡亲们尽快脱贫致富。侯运来当初作为副乡长和包村干部,也希望枣树村尽快摘掉特困村的帽子,并且提议让时涌泉接替老五爷做了村里的“当家人”,但他的目的是为了尽快出政绩。其二是在所谓“抓大事”上的不同。作为枣树村的当家人,时涌泉不仅要让乡亲们在物质上脱贫,更重要的是要在精神上脱贫,因此他要对每一个村民负责,在脱贫的路上不想让一个人落下,因此他把为村民解决具体困难同样看成是“大事”,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其三是在“权为谁所用”上的根本区别。时涌泉之所以要接替老五爷做枣树村的当家人,是因为有了权力才能为村民更好地做事,而侯运来没有权力时,一心想得到权力,一旦大权在握,便飞扬跋扈,以权谋私。这两个男当家人不同的“责任”意识,其实是两种权力观的具体表征。

  在当今这个物欲泛滥的时代,时涌泉的所作所为及其精神品格是很难被许多人理解和认可的,但是,读过这部作品之后,我们理解了他,认可了他,并心存敬意;作者没有写他的任何缺点,却又不给人“高大全”的感觉,这正是这部作品的一个突出特点和它对当今文坛的重要贡献。

  李世琦

  河北人民出版社调研员、著名人文学者、批评家

  时涌泉之外,牛二愣也是一个非常丰满的人物形象。这是一个很有特点的新时期农民形象。像作者赋予他的名字一样,性格耿直、鲁莽,认死理,容易受人挑动,同时又心地善良,吃苦耐劳,有一定的知识和技能。由于他的妻子是时涌泉的初恋恋人,结婚后7个月生下女儿石榴,一直怀疑菊叶对自己不忠,导致夫妻多年不和,与女儿的关系极度紧张,长期生活于心理阴影中,赌博、酗酒,在失落、窝囊中度日。后来,他看到时涌泉为了枣树村放弃家庭的幸福,顶着巨大的压力,完全是为大家,舍小家,尤其是看到菊叶的遗书,知道石榴确实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于是幡然悔悟,以悔罪的心态,加倍地投入到新家乡的建设之中。这个人物的成功之处在于用大半部的篇幅写出了牛二愣转变的艰难过程,让读者感到真实、可信,人物血肉丰满。

  曹桂方

  河北师范大学原校长、原书记、文艺学教授

  《当家的男人》着力刻画的、也是刻画最成功的则是该书的主人公时涌泉。他有大山样的情怀和石头般的性格。一是顶“天”立“地”,坚定不移。在大批农民涌入城市,形成颇具声势的民工潮的当下,作为省卫生厅副处级干部的时涌泉主动要求回到家乡枣树村,为改变山村贫困落后面貌而忘我奉献,奋斗不止。他这种“逆向”行走本身就是常人难以理解的一道抢眼风景。二是高瞻远瞩,胸怀宽阔。由于自幼生长于山村,后又受过高等教育,所以他认识到“物质上的贫困可怕,精神上的贫困更可怕”,“农村的建设不仅是对外部环境的改造,更要净化人的心灵,提高人的综合素质,否则,不管经济多么发达,社会也不会健康发展”。三是勇于承担,乐于奉献。值得肯定和称道的是,活跃在读者面前的是一位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贴心人,一位可敬可信、可靠可亲的当家人。在他的血液里,有祖辈传给他的“恋农基因”,而父老乡亲对他的教诲和恩泽,又在他内心深处形成一种化不开、冲不散的“恋农情结”。

  崔志远

  河北师范大学教授、著名评论家

  本书的场景描写简洁、洗练,场景的组接干净利索,矛盾冲突的推进迅速快捷,绝无拖泥带水。开篇第一章,时涌泉便进驻枣树村,而且在进村前,各种矛盾线索已见端倪,诸如时涌泉与妻子、与宋金莲、与牛二愣、与侯运来、与枣树村的干旱贫穷等的冲突,包括曹文奎与何凤仙的恋情、石榴的不幸命运等等。时涌泉进驻的枣树村,是一个正待引爆的火药桶。枣树村井台场景的描写尤为精彩,不仅交待了枣树村的旱情和贫穷,而且引出了曹文奎、孙富贵、何凤仙、老五爷、石榴、菊叶、牛二愣等,枣树村的各色人物几乎都在这里登场,各种矛盾线索也都在这里集结。这使我想起茅盾的《子夜》,开篇不久便通过吴老太爷的葬礼将各阶层人物、多条矛盾线索展示出来。不过,《子夜》的葬礼充满了都市和资本的气息,而本书的井台更具有乡土气和民俗味儿。

  郑恩兵

  河北省社科院文学所副研究员

  《当家的男人》人物塑造的成功除时涌泉之外,主要体现在几个小人物身上,憨厚老实、懦弱谨慎的曹文奎,倔强莽撞认死理的牛二愣,心直口快的何凤仙,狭隘自私、搬弄是非的宋金莲……她们像一群雕塑,形象立体地扎根于读者的心中。这些既带有鲜明理性色彩、又具有独特乡土审美情趣的人物是自然的、鲜活的,充满了无限的生命张力,从他们的身上读者感受到了熟悉而亲切的质朴乡音和源自民间的大海潮涌般的感动和温暖。正是由于这些鲜活的小人物的存在,作品具有了温馨而感人的质感,持久涌动的生命力。《当家的男人》是从作家血液中自然流出的成功作品,这是作者热爱农民、熟悉农民,把自己融入老百姓中,实实在在地内化为老百姓一员的结果。

  刘云道

  石家庄日报社副总编

  《当家的男人》这部小说,读起来语言朴实亲切,人物形象个性鲜明,细节真实感人,那一幕幕新农村建设的动人故事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石家庄日报是党报,弘扬真善美和时代主旋律,把贴近生活贴近百姓的好作品,奉献给广大读者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这样做,不仅提升了读者的阅读兴趣,又为省会的文化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因此对本地的知名作家的优秀作品,石家庄日报在文艺副刊不惜版面进行连载,重点推出。今年我们已经重点推出了本地作家的两部力作,一部是石家庄日报社策划评议室主任吕纹果的《尧山纪事》,一部是周喜俊主席的《当家的男人》,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今后,我们一定按照市委宣传部的要求,把宣传本地作家、作品当作重要的报道内容来抓。

  有一位农村老党员来电说:石家庄日报连载的《当家的男人》,我每期必看,时涌泉的故事太感人了,他是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农村太需要这样的一大批有知识、有理想、又务实肯干,带领乡亲们奔小康的好当家人了,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建设新农村的希望。

  还有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在手机短信上说:我也是一名从山沟里走出来的大学生,毕业后在城里找了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但是感觉像一片飘在城里的树叶,生活的根总也找不到理想发展的土地,看了《当家的男人》以后,我眼前一亮,如果回到家乡那片希望的田野上,我也会像时涌泉一样为家乡的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我开始重新寻找和定位自己的奋斗目标。希望石家庄日报多发表这样鼓舞人的好作品。

  郭宝亮

  河北师大文学院院长、著名评论家

  《当家的男人》是从弘扬主旋律和歌颂新时代英雄人物的角度切入,因而具有了浓厚的浪漫主义情愫,但作者却也巧妙地提出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一系列重大现实问题,并且给这些问题以深沉的反思,从而使小说达到了相当的深度和广度。比如农村发展中的基层组织建设以及带头人问题,农村的经济发展与人的素质全面提高问题,如何在新农村建设中落实科学发展观问题:即农村经济发展中是急功近利地掠夺性开采还是坚持保护环境的绿色发展道路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都是制约我们当今农村发展的瓶颈。周喜俊以一个作家的敏感和深深的忧患意识,直面现实,且以浪漫的笔调,从正面为我们树立了时涌泉这一理想化的标本。作者告诉我们:农村建设的核心问题是人的素质问题,而人的素质问题的核心是带头人问题。只有像时涌泉这样有对农村的深厚感情又有现代系统知识,观念新视野广的人才可以胜任。在目前农村题材小说中,像周喜俊一样如此关注并反思这些重大问题的小说还不多见。

  赵秀忠

  河北省社会主义学院教授

  《当家的男人》放射着人性和道德的力量。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歌颂人性的本真,抨击人性的虚伪,是周喜俊作品给人以温暖和力量的重要原因,也是她美学原则的一贯追求。《当家的男人》把这种追求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主人公时涌泉是体现这一美学追求的典型形象。时涌泉的乐于奉献、勇于追求、公而忘私的时代精神,与当今耽于私利、惰于安逸、见利忘义、贪图享乐的社会通病形成鲜明对比,让人看到了社会发展的希望和方向;时涌泉带领枣树村农民在改变落后贫穷面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过程中所展示的一幕幕扣人心弦、惊心动魄的矛盾冲突,则反映了进步与落后、新生与陈腐、正义与邪恶、公正与偏执的激烈碰撞,以及在经过一次次较量之后进步、新生、正义、公正得到彰显的可喜景象,这又让人感受到了人间正道的力量;在以时涌泉为中心包括老五爷、田凌云、石榴、菊叶、盼雨、三元、曹文奎、赵宝成、李雅楠等组成的人物群体身上,则肯定和歌颂了人性的正直和善良,道德的崇高和价值,男子汉的骨气和胸襟,女性的温柔和贤淑,爱情的忠贞和甜蜜,生活的美好和希望,这一切都让人得到了心灵的净化和提升。

编辑: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