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照片背后的故事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2-07-26 09:37:51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雷锋手持钢枪

■雷锋和学生们在一起

■雷锋在义务劳动

■雷锋缝补衣服

■雷锋给战友送水

■雷锋在手电光下读书

■雷锋送老人回家

■雷锋在读书

3月2日,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新展厅里,《不朽的丰碑,永远的榜样——雷锋事迹大型原创摄影作品展》揭幕,汇聚了曾给雷锋拍照的8位军队作者的原创作品以及雷锋在照相馆拍摄的所有照片近300幅。记者近日走访了雷锋的老战友、为雷锋拍摄照片最多的两位摄影家张峻和季增。两位老人的回忆,以及展览中呈现的一个个历史瞬间,还原了一位真实、可亲、可敬、可学的雷锋。

■刘冕

入伍后的

第一张持枪照

提到雷锋,张峻老人如数家珍:“雷锋的军旅生涯一共是951天,我先后9次跟他亲密接触,加起来是79天。在这期间,我给他拍摄了223张照片,其中彩色照片是24张,在报刊上发表过6篇宣传雷锋的文章。”

“1960年,我在沈阳军区工程兵政治部当宣传报道助理员。9月份,我到雷锋生前所在的运输连采访。一天午休的时候,营房门口锣鼓喧天,我和连队干部迎出门,一支送感谢信的队伍已经进了院门,说是来感谢一位不知名的小战士。”老人的回忆很连贯。

原来,这个小战士就是雷锋,当时他到卫生队看病,路过抚顺市第二建筑公司工地时,被你追我赶的劳动竞赛场面所感动,他也顾不得身体不舒服了,推起一辆小推车就投入到了运砖行列,一干就是一上午。

张老透露了一个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小秘密:“当时,我背着照相包,先做文字采访。采访结束后,雷锋还一直围着我转,明显有话要说。在我的询问下,他大胆地提出想让我帮他拍张照。但是按照当时的规定,摄影记者拍完一卷胶卷之后要用底片去换新胶卷,如果给私人拍照,会被当做占社会主义便宜,所以我没敢答应。”

“可雷锋不死心,他说自己以前的相片都是当工人时照的,如今当兵已经8个月了,还没有机会照个相呢,想照张相片给原来的单位寄回去。”

张峻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悄悄地给他拍了一张单人照。“很普通的一张照片。”张老回忆说,“当时我怕挨批评,就用剪刀把这张照片的底片从整段胶卷里剪下来送给了雷锋,还嘱咐他一定要保存好,不要告诉别人是我给他拍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张照片才一直“销声匿迹”,直到去年张老在一家档案馆里查找雷锋遗物档案时,才无意中发现了底片,想起了这段往事。“给雷锋拍了那么多照片,就偷偷给他照过一次私人照片。”张峻说,“当时新闻纪律很严,我甚至没有照张跟雷锋的合影。”

知名度最高的

雷锋照片

在展览中,最著名的一张雷锋照片是“手握钢枪”的造型雷锋头戴一顶长耳皮毛军帽,双手紧握冲锋枪,端庄地站在树前。

拍摄者是沈阳军区的一位宣传干事周军。这张照片曾入选全球20世纪最有影响的100张图片,还被世界闻名的美国西点军校挂在教室里。

记者并未采访到摄影师周军,只找到了一篇他回忆这张照片拍摄经过的文章。

1961年,周军第一次见到雷锋。当年沈阳军区召开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会议,雷锋参加。周军的任务是给他拍一张照片。

虽然没见过雷锋,但自从1960年11月26日沈阳军区《前进报》上发表了《毛主席的好战士》的通讯后,雷锋就已经成了“名人”,招待所无人不认识他。会议期间,雷锋利用业余时间和战友们交流学习经验,帮招待所打开水、清理卫生和洗涮餐具等。

很顺利的,周军在招待所一个楼梯口找到了正在清扫卫生的雷锋,并约好给他拍照。最初,周军的构思是把雷锋拍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位伟大战士的形象,要像一尊塑像,给人一种高大、刚毅、庄重的感觉。然而,他发现雷锋的着装与构想不太一致,特别是他戴的那顶亚寒区配发的剪绒帽,已洗过多次,还有点儿小,和创作意图不协调。这时,一位叫李奎根的同志急忙将自己的皮毛帽子拿来,给雷锋换上,终于出现了预想中的效果。

周军回忆文章中提到,当时天气很冷,多次换帽子,又不能戴手套,雷锋却一直耐心密切地配合着,手和脸都冻红了,仍一遍遍地配合拍摄。

为了突出雷锋的形象,周军采用了适度的仰拍角度,留下了这永恒的瞬间。1977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以“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为题,出版了这张彩色合成的照片,并将原来雷锋背后的小毛松换成了黄山上的迎客松。

“雷锋的照片绝不是虚构的”

雷锋做好事的照片,为啥全都拍摄下来了?美联社的4位摄影记者曾经连续3天打来越洋电话提问,张峻老人坦诚地回答:“雷锋的照片绝对不是虚构的。但有一些照片是在不违背真实性的原则下补拍的。”

张峻回忆,“学习雷锋”的热潮是从部队兴起的。当时,沈阳军区准备筹备一个关于雷锋的展览,但发现图片资料不够。于是军区首长做出补拍的指示:拍摄照片必须真实,必须是雷锋实实在在做过的好人好事。张峻当时受命拟出一份补拍雷锋照片的提纲。“很多线索都是从雷锋日记中获得的。”张峻说,还有一部分内容是以雷锋1960年9月获得“节约标兵”的称号、事迹报告、《忆苦思甜》等资料为依据拟定的。

名单拟定后,经过了层层审批。“大部分补拍是由季增完成的。”张峻回忆,每一张照片都要经过审查,符合实际后才可以发表。其中也有照片因为不太真实,而被“毙”掉。

季增对“补拍”也有着深刻的印象。“有一次我和雷锋坐长途车返回部队,路上碰到一位大娘去抚顺探亲,不认识路。雷锋主动提出送大娘。我也自告奋勇地跟着一起送。可是大娘要去的地方比较偏远,我们都不认识路,等找到时天已经黑了,显然不适合拍照。”季增说,“隔了几天,我们才故地重游,留下了那张送大娘的照片。”

摘自《江苏经济报》

编辑: 张小波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