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南瓜灯和糖果的季节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3-10-23 14:49:07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美)梁惠春

又到了要派发糖果的季节了。

在超市我买了两磅混杂着巧克力的杂锦糖果,把藤篮子填满了,放在门边。门外的石阶上,我又放了个有遥感器的塑料南瓜灯。只要有人经过,这个灯就会一闪一闪地发光,每一闪,都发出一阵鬼怪的叫声,然后就是一句:“糖果或是捣乱。”

下一步就是静等要糖果或者捣乱的时刻的到来。

第一次接触万圣节是刚来美国时在英文补习班上。那天我们上课的内容是度量衡。老师一改往日规矩的打扮,穿着戏剧化的黑色斗篷,捧着个秤磅和长尺,走进课堂。她叫我们一一上前,给我们量身高,量体重,叫我们把公制的度量衡转换成英制的,这样每个人都知道了自己身高几尺,体重几磅。随后,她给每个人发了一张金黄色的纸,上面印了些字和画,如蝙蝠、猫头鹰、骑扫帚的巫婆等等怪异的东西。但最令人惊讶的,却是那些飘飞着的精灵,一个个笑嘻嘻地,显得那么可爱。那一堂课,让我觉得,英文课的知识很实用,老师的教学很直观。

门铃响了,门外响着唧唧喳喳的孩子的声音。我开了门,是一队巫婆打扮的孩子. 穿着长袍顶着尖帽,底下飘着的或是绿发,金红发, 黑发,然后是一声:糖果或是捣乱。我赶紧提起藤篮子,抓了些糖果往每个人提的糖果篮子里放。巫婆们没有捣乱,说了声谢谢,走了。我关上门,上了楼。坐在书桌前,想要写点东西,门铃又响了,我赶紧下楼去。来的是骑士团:蒙面黑衣护肩, 深红天鹅绒, 加黑披风,好像都是小学高年级的男孩子,穿着这样的服装显得潇洒英俊。我又提起藤篮,抓了些糖块往他们的糖果篮子里装。我又回到书桌前,还没坐稳,门铃又响了,我又冲下楼去。这次来的是游魂团。游魂们脚蹬旱冰鞋, 身穿灰白套头衣,牛仔裤,显然是用自己设计的服装来演绎固有的游魂的形象。我又赶紧把藤篮提起,把糖果往孩子们的糖果篮子里放,他们也没有捣乱,走了。

如此上下来回折腾了一会儿,我变得气喘心慌,干脆坐到楼下的饭桌前,也不写字,不看书,只看玻璃门外绿色的草地上空纷披降落的秋叶……

就这样看着,看着,门铃又响起来了,这回是头戴水晶冠的仙女,背着纱翅的天使,纱翅下是一袭浅蓝的护袍。接下来是骷髅骨、长燎牙的鬼、吸血鬼、黑蜘蛛,还有,一辆被父亲推着的婴儿车,车上坐着只有一岁的诺亚,母亲为他提着南瓜糖篓,他连自己的名字还不会说,也不能说“糖果或是捣乱”,但是却好像已经懂得这个节日的意思,伸出手向我招啊招地,我赶紧把糖果放进他母亲给他提着的糖果篮子里,他的母亲代替他说“谢谢”,他看着那些糖果都在他的糖果篮子放好了后,就又摇着他的小手招啊招地,一直到他爸爸推着婴儿车离开,一直到他们过马路时, 还看见他原来招着的小手,正小心地护着他妈妈送到他面前的篮子。

再后来就是穿牛仔裤和麋皮靴的西部牛仔,戴草帽和装着红色假发辫的乡村少女,后面还牵着几条狗, 这一大队人马演的又不知道是哪一出乡村狂欢节。

各路人马,各色服装, 如流水, 来了又去。曾经翻查资料以追查万圣节的来源, 以对读者有所交代, 却是只有朦胧而含糊的说法,更多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历史被加进去, 商业因素又使得节庆色彩缤纷。什么才是原初, 才是原汁原味,对于我这样一个外国人来说, 已是不可负担的问题,而原来, 我对这个节日的兴趣也并不计较活动是否经典,只是看着色彩和热闹, 和着空中纷披飘散的落叶,金黄的,火红的,褐色的,在绿色的草地上,和着一队又一队的节日中异国装扮了的人群,形成一条运动着的色彩的流,来了又去,来了又去……

编辑: 张小波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