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肤护肤猪胰子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4-05-16 15:49:33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在上个世纪60年代以前,猪胰子是农家的生活必需品。尤其是在冬季,皲裂的双手如果用自制的猪胰子洗上几次,就能够变得绵软光滑。正如我的故乡元氏当时流行的一首顺口溜:“猪胰子,油性大,手脚裂了全不怕。一天用它洗三洗,赛过貂蝉和西施。”

我在十二三岁时,就会制作猪胰子了。猪胰子的制作是在杀猪取内脏时,单独把猪的胰脏摘下来。摘下来后,不能久放,而是要在当天或者第二天剥去其外表上的油脂,再挑去里面的筋络,然后将其剁碎,放在木板或青石板上用棒槌砸成糊状后,放进盆子里,再用木棍在盆子里按顺时针方向快速搅动,一边搅一边把备好的食用碱水倒进去。这样,越搅越黏,越搅越稠。在搅不动时,用手抠出一小块,搓圆,搓光,如现在的乒乓球大小,就此,一块猪胰子就做成了。然后将其放在通风干燥处晾干,就可使用了。做成的猪胰子说不上美观,更没有香气,反而有些淡淡的异味。一头猪的胰脏,可以做十多块猪胰子呢,够一家人用大半年。第二年麦收时就不能再用了。因为天气热了,猪胰子的异味就浓了。

那时,农家养一头猪相当不容易。人吃的都比较紧张,拿什么喂猪呢?除了刷锅水拌糠,就是猪草拌糠了。因此,那时我们放学后,就去地里打猪草,什么马齿苋、曲曲菜、猪耳草、叶衣、打碗棵子、红眼棵子等等,都是猪爱吃的野草。每到年前杀猪时,我们这些“小把戏”盼的就是把猪尿泡充气后当足球踢。当然,大人会责令我们砸猪胰子。砸成糊状后,大人们便接手干讲究技术的制作工艺。就是这样的自制土胰子,父母也要我们省着用,能够把手脸洗干净就行了,不能浪费。

我的八爷是制作猪胰子的能手,家里开了一个小作坊,专门制作猪胰子。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他整天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走村串户收购猪胰脏和卖猪胰子,生意很好做,日子也比别人滋润一些。他穿的不是土布衣裳,而是一身洋布衣裳,让别人羡慕不已。

八爷制作猪胰子时,我在他家玩耍,亲眼见识过他制作猪胰子的全过程,里面有很多诀窍呢。因为他做的猪胰子是为了出售,因此要讲究一些。他除了在里面加入碱水外,还要加入适量的皂角、冰片、猪板油和冰糖。加入皂角可增加胰子的活性,加入冰片是为了除异味,加入板油可以使胰子变得白一些,冰糖的主要作用是提亮皮肤,使用后使人的手脸看上去有光泽,让用户更加喜欢。后来生产队搞副业,以八爷为骨干成立了胰子作坊,里面有四五个妇女和其他两个男人,八爷负责配料,几个妇女管制作,其他两个男人一个负责收购猪胰脏,另一个则负责推销产品。八爷配料的绝招不但是料的分量和如何搭配,关键的是如何把烈性的碱变成温和的碱。这道技术八爷从不外传。八爷给这个产品起的名字叫“劳动牌护肤皂”,在我们这一带是很响亮的。当然,产品不是谁家都可以做的乒乓球形状,而是压模成椭圆形,包装用的毛边纸的中间用红墨印着“劳动牌护肤皂”六个大字,旁边则印着我们生产队的称谓和八爷的名字。上市后很快就会销售一空。

如今,各商场的香皂和各种护肤品琳琅满目,土头土脑的猪胰子早已经退出人们的视野,但很多人仍习惯性地把肥皂、香皂叫作“胰子”。正是:杀猪之后忙不停,院里传出砸胰声。小儿直嚷手腕酸,搓成胰子护三冬。如今踪迹早不见,人间依然留美名。

常书侦

编辑: 张小波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