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实守真韩映山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4-09-04 16:35:22 来源:

□苏胜利

韩映山先生生前是保定市文联主席,《大千世界》总编辑,大作家孙犁的得意门生,他还是我大学同桌韩梅的父亲。本人平时也喜欢写写画画,认识韩梅后,有幸多次造访韩府。

韩府当时在保定市莲花池公园里。熟悉保定的朋友知道,这里是保定最著名的古花园和游览胜地,当年直隶总督府还被保定市委占用着,保定人照风景照或带外地朋友游览,一定会来莲花池,票价5分钱,比总督府的名气可大多了。我就常由于去古莲池韩府拜访时不花这5分钱得意很久!

印象中,每次去韩叔叔总用那软软的高阳口音和我打个招呼然后就又埋头工作了。韩府不大,3间小平房,屋内摆设也很简单。除了几张床,一张最好的写字台由韩叔叔独享,剩下的东西就堆在各个角落。

说来值得一提,那时候的老作家境界无论多么有名气,断不会挑剔什么创作环境,更不会抱怨寻找不到创作灵感。比如,要想去韩叔叔的书房,就不得不先过了迎门安置的厨房,不得不跳过各种炊具,才能到达。我一直想,那么多优秀的作品,就是在这样的虽杂乱却渗透着文艺气氛的小屋子里创作出来的,这是如今的作家们所能企及的吗?

韩叔叔是位人民作家,一生为了追求文学艺术而不辍努力,也时常把这种平实朴素的思想传递给他人,希望后辈能够踏实努力地工作和生活。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到了被外界公认为最有油水的外贸公司。想必韩叔叔也知道了,当我回保定照例去已住进保定的高知楼的韩府拜访时,韩叔叔用他的方式给我上了一课,也让我的未来生活受益匪浅。

一开门,韩叔叔高声用拉长的高阳口音对我说:大款儿来了!听说你发啦,发大发了!他的眼神似乎一半是戏弄,一半是对社会风气转向的无奈。我一时手足无措,没有搭腔,双方冷场,彼此有些尴尬。随后,韩叔叔跟我聊了聊未来工作后就又去忙了,正当我准备告辞时,韩叔叔走出屋,十几秒的犹豫后,他对我说:“我送你本我写的书吧。可能你们年轻人不太喜欢,留个纪念吧!”接着老人郑重地签上名递给我,我当时晕乎乎地只简单说了声谢谢就收下告辞了。

韩映山先生的这本书,名为《荷花淀记》,书中全是描写白洋淀农村的泥土散文,至今仍珍藏在家里。如今细想,定是韩老对当时的社会风气越来越看不惯,怕年轻人把持不住自己,又不好直接教育我,就用送书的方式让我知道:做人要平平淡淡才是真,不要被邪风吹迷了眼!后来听说其他同学串门的赠书都没有签名的待遇,看来老人家对我还是另眼相看的。当然,韩叔叔的这种“另眼相看”对我的鼓励是至关重要的,平淡守真也逐渐成为我的做人准则。

后来,工作越来越忙,去韩叔叔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至1998年传来韩老逝世的噩耗,心中一颤:再也看不到韩叔叔慈祥的微笑,听不到他温厚的高阳口音了,眼泪夺眶而出。韩叔叔离开我们16年了,每每品读他的著作,总是能从中寻找到他的思想,那时的音容笑貌仍清晰地在我眼前浮现。

编辑: 张小波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