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北京奥运赛场执法,我拼了!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08-06-25 09:45:50 来源: 燕赵晚报
 
作为我省第一个篮球国际级裁判,河北师大体育老师汪梅幸运地拿到了“进奥通行证”
  

  拿到结业证书很多人哭了

  能够担任北京奥运会的篮球裁判,对任何一名体育工作者来说,不光是一种荣耀,更是对个人能力的肯定。

  虽说我曾在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篮球赛事上担任过裁判,但我一直梦想着能站在北京奥运会的舞台上,展现自己作为一名中国篮球裁判员的风采。如今,我的梦想实现了!

  2006年,我被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推荐参加了北京奥运会篮球裁判的选拔活动,主要测试专业知识、篮球技能以及外语能力,顺利通过选拔;2007年4月,我又参加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国内技术官员(NTO)培训。由于篮球裁判的选拔、培训活动是分批、分期进行的,参赛人数多,竞争激烈。最终,我从众多裁判中脱颖而出,成为了48名北京奥运会篮球裁判中的一员。

  此后的一年,北京奥组委对我们这些NTO进行了多次培训。印象最深、最苦的一次就是2007年7月至9月,我去北京怀柔参加的英语脱产培训,参加培训的篮球NTO只有5个人。这次培训相当严格,半封闭教学不说,还全部为纯英文教学,课程安排的如同高三学生,一周6天的课程,晚上还有晚自习。

  参加培训第一天,组织者就说,如果谁结业考试不及格,将直接被取消担任北京奥运会裁判的资格。一听这话,大家的压力都很大。我们这些学员中,年龄最大的60岁,最小的才24岁,英语水平相差很大。每天纯英文教学,让很多学员吃不消。为了不掉队,很多学员主动要求增加教室上自习,我也成了自习室里的“常客”。这次培训完,拿到结业证书时,很多人都哭了。

  顺利通过北京奥组委审核

  这之后,我初步被确定为北京奥运会的篮球裁判,主要负责记录台工作,如记录赛场上的比分,个人得分,个人犯规次数,临场换人等,并参加了2次记录台专门英语和技术方面的培训。

  因为,在日常比赛中,我多担任临场执法裁判,也就是大家熟悉的吹哨裁判,所以刚开始我认为,记录台工作很简单,没有挑战性,直到今年1月,参加完“好运北京”国际轮椅篮球测试赛后,我的想法彻底改变了。

  在一场测试赛中,记录台内的一个操作器突然出现故障,比分不能打到大屏幕上了,这直接影响到球员的情绪。当时,大家都很着急,迅速查找原因,发现原来是裁判仪器操作有问题。

  经过这件事后,我体会到记录台工作的重要性,它需要谨慎、细心,来不得半点马虎。我们需要全神贯注地紧盯赛场,计分和计时相吻合,不能有任何偏差。在比赛过程中,我的记录还要留作备份。

  奥运会篮球裁判员分为临场执法的国际技术官员(ITO)和记录台的国内技术官(NTO)。在比赛中,中国的ITO不能执法中国队与其他国家的比赛,而我们NTO则负责所有国家的比赛。因此,在工作中,我们不能有任何失误,出现失误,就可能被外国队误认为有意偏袒。

  2008年4月14日至26日,我们迎来了北京奥运会前的一次热身赛,也就是在北京奥林匹克体育馆举行的“好运北京”2008国际女子篮球邀请赛。这次比赛相当关键,这将决定我是否能在奥运会上出现。很幸运,这次的现场执裁之后,我顺利通过了北京奥组委的审核,拿到了“进奥通行证”。

  7月,我们还将在南京参加北京奥运会前的最后一次实战培训——“钻石杯”国际男篮挑战赛。

  这条短信我保留了2年

  能够担任北京奥运会的篮球裁判,与我拥有国际篮球裁判资格密不可分。据我了解,我国共有国际级篮球裁判员三十余名,河北省就我一个人。

  2001年,我被国家体委推荐参加了国际级篮球裁判员的考试。要知道,这可是裁判员最高级别的考试。

  为了一次通过考试,我早晨到操场上跑步,晚上把手机、BP机扔在家里,抱着一堆英语专业资料就跟英语专业的学生一起上自习,不懂的地方就向学生请教。

  过了三四个月这样的生活,2001年6月,我去南京参加了考试,只有8名考生。顺利通过莱格尔考试、理论考试后,就到了我比较憷头的英语口语考试。

  口语考官是个大腕级人物——现任国际篮联体育主任、第29届奥运会篮球比赛技术代表鲁巴·考特来巴。

  那次口语考试,我和他进行了日常英语的对话。对话完后,他很高兴,说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的中国篮球裁判。

  考试结束后,考特来巴对我们说,你们中有1个人的英语不是很好,这意味着有人将被刷下来。第二天,我的牙床就肿了。

  还好,半个月后,我收到了国家体委同志的短信,祝贺我顺利通过考试。这条短信,我保留了两年。

  8月中旬,一天一场比赛

  丰富的赛场经验也为我当选北京奥运裁判立下了汗马功劳。到目前为止,我一共参加国内外各类篮球比赛500多场,除了国内的比赛外,还有就是亚洲青年女篮、亚洲青年男篮、亚洲女篮锦标赛,以及有“小奥运”之称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

  从开始接触到最后从事裁判这项工作,我时刻告诉自己:“裁判员的判罚直接决定着球队的胜负和球队的命运,作为赛场上的法官,我的判罚必须公平、公正。”

  篮球比赛没有平局,一定要分胜负。2003年韩国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我担任ITO,负责执法加拿大对俄罗斯的一场比赛,2个队争夺小组一二名。因双方势均力敌,整场比赛打得非常激烈,胜负难分。最终,俄罗斯胜了一分球,比赛有了胜负。那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赛后,双方教练员跟我们裁判员握手时,说:“你们的工作非常优秀!”当时,我感觉身为中国裁判很自豪。

  今年8月10日至8月24日,我将在北京奥林匹克体育馆执法北京奥运会男女篮的比赛,每天负责一场比赛。

  现在,我除了完成正常教学工作外,主要就是锻炼身体,阅读全英文的有关篮球竞赛规则、篮球裁判法等书籍。

  文/本报记者 杜慧 苗静

  图片由被采访者提供

  【本期出镜】

  篮球国际级裁判员资格,执裁各类篮球赛事500多场,这些辉煌的成绩成为汪梅当选北京奥运会篮球裁判的资本。从2006年参加北京奥运会篮球裁判选拔,到2008年4月最终确定担任北京奥运会篮球裁判,河北师大体育老师汪梅有很多故事与大家一起分享。

  6月18日,他讲起了他的奥运裁判梦。

  【出镜人物】

  汪梅

  1968年12月9日出生,射手座,属猴,河北省石家庄市人。1986年考入河北师范大学体育系主修篮球。1990年大学毕业后,留校做了一名体育老师。

  工作之余,他一直从事篮球裁判工作,1996年获得篮球国家级裁判资格,2001年被国际篮球联合会授予国际级裁判资格,成为河北省第一个篮球国际级裁判。2001年曾代表河北省在全国九运会担任篮球裁判,2003年曾执法在韩国大邱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积累了丰富的赛场经验。今年8月10日至8月24日,他将在北京奥林匹克体育馆执法北京奥运会男女篮的比赛。

  除了喜爱篮球运动外,他还喜欢看电影、唱歌、跳舞,曾获全国体育舞蹈比赛业余组拉丁舞冠军。


编辑: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