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里摇滚人辣强的坚守路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2-12-28 09:50:16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图为辣强和他的新专辑。

摇滚不是流行,不是另类,不是长发、皮衣、电吉他加架子鼓,更不是一个只会扯着嗓子在舞台上大喊大叫的小愤青。在石家庄,有这样一位摇滚音乐人:他追求纯粹的音乐、热衷于慈善事业,虽然有过且仍在经历困境,但仍然乐观前行。

■本报记者 王 欣 文/图

石家庄一度被称为“摇滚重镇”,这个名号的由来得益于两种全国闻名的音乐杂志《我爱摇滚乐》和《通俗歌曲》,实际上,在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这几年,石家庄能拿得出手的摇滚乐队有二三十支之多,他们不仅点燃了庄里人的音乐梦想,更带动了整个北方地区的摇滚势力。

十几年过去了,当年的摇滚少年成为摇滚大叔,因生活生存所迫,不少人选择了放弃或改行。作为庄里摇滚发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原创摇滚音乐人辣强依然在坚持。昨日,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辣强说:“除非我自己不做音乐了,否则什么困难也不会阻止我前行。”

一颗不愿妥协的摇滚心

辣强,石家庄土著,年近不惑,海拔适中,长相比较违章。辣强的个人简历正如他的音乐风格,泼辣而又富有寓意。从少年时期开始,还是小强的辣强就爱上了摇滚乐,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

“1993年,唐朝乐队来石家庄演出,我到了现场,被那种群情激昂、热血沸腾的场面点燃。攒钱买电吉他,借破音响,大热天在地下室里光着膀子挥汗如雨地练琴,辞去工作到北京组建起一支极其简陋的摇滚乐队。一晃二十年了,小强都蹉跎成强叔了。”回首当年,辣强很自嘲。

因为太专注摇滚,辣强的父亲甚至说出了“给你两万块钱做音乐,咱俩断绝父子关系”的话,可见在别人眼里,辣强有多么“不务正业”。上个世纪90年代正值庄里摇滚乐的“黄金时期”,辣强经历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时候商业演出很少,我们没钱,有的只是激情。乐队一练六七个小时,是常事。”

如今,当年的乐队几乎全军覆没,辣强看来,摇滚乐的落寞除了大环境的影响,更重要的是纯粹玩摇滚的人太少。“现在的孩子想法很多,也容易受外界的影响,而摇滚的精神之一就是不妥协。”辣强说,社会一直以来的偏见束缚了摇滚乐的发展。“摇滚乐也是音乐的一种,而且是以原创音乐为主,他所承载的音乐内涵比当今的口水歌要深刻得多。”

换一种方式坚持摇滚

2006年,石家庄出现了一个专门做摇滚乐的主题酒吧——地下丝绒,老板就是辣强。一些各自为战的摇滚乐队开始在这里聚集,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乐队都慕名而来,完成他们的全国巡演工作。

辣强告诉记者,其实这样的摇滚现场,石家庄之前也有过,但没有正规的运营模式,就是大伙儿一块儿玩儿。虽然大家都喜欢这个地方,大伙儿都很执着,但是最后赚不到钱,无以为继。

地下丝绒吸取了这个教训。“从一开始我就让石家庄的摇滚演出走到一个很正规的路上,我们在网上发帖,谢绝自带酒水,要求观众尊重演出乐队,别逃票。”辣强说:“文艺演出在石家庄是一个引导性消费,我们走在前面,起到一个拓展的作用吧。”

经过六年的坚持,地下丝绒已经成了石家庄文艺演出的一个“据点”。国际国内的乐队搞全国巡演,只要设了石家庄站,都安排在地下丝绒。还有话剧、相声、街舞、漫画展等各种小型文化演出活动。虽然经营酒吧有很多波折,很多偏见,也有差点关门的时候,辣强还是坚持着。“我希望把地下丝绒文艺现场打造成一个圈子,热爱摇滚乐和现代艺术的人,都能够在这里聚集。而要做到这些,需要政府各部门对文化事业的理解和支持。”

坚持公益演出的摇滚人

在经营了一段时间的酒吧之后,辣强希望能推广一下石家庄本土的音乐,也让更多普通人接受摇滚乐,于是2007年他创立了“石人制噪”,经过几年发展,已经成了全省音乐界知名的公益演出团队。

“‘石人制噪’并不是某支乐队的名字,而是推广本土原创乐队和音乐人的汇演。而这些演出的所有门票收入,我们都会捐赠给河北境内的贫困小学。”辣强说。他们通过网络和朋友记录下贫困小学的地址,统计有多少学生,下次演出的门票收入就会换成多少个口琴、笛子或手铃。

2012年的最后一天,每年一度的《石人制噪合辑》第三张首发音乐会将在位于省会大石门的地下丝绒酒吧举行。这个专辑融合了庄内所有摇滚青年的梦想,也是这个城市、这个时代原创音乐的最好见证。

“‘石人制噪’坚持了5年,我们也越来越成熟,不仅仅是让庄内每一个乐队站到了舞台上展示他们自己,而且还演变成完全公益的活动,获得了广大群众和媒体的支持与理解,让更多的人越来越接受摇滚乐,只要条件允许,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辣强说。

 

 

 

 

编辑: 王仲平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