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能放弃你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2-04-22 16:57:43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聚焦身边的感动之一

“这小子爱干净,我给他擦脸时最老实”。凝视着老三,张永昌一脸慈祥。

说起这20年来抚养老三的坎坷和艰辛,高淑藏和张永昌不禁泪流满脸。

    张永昌每天早上天一亮就带老三去街上转,一早一晚各去一次辛集市,两个来回得4个多小时。

邻居们谁家有孩子大人穿不了的旧衣裳、耍物,就都给他们了。

老三(左二)成为这个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员。

老三总爱吃点好吃的,每天老三的饭要先单独做出来。

每喂一口,高淑藏都要先把面吹凉放在唇边试试冷热再喂给老三。

  20年前,张永昌偶然捡到一名患病的弃婴。从那一刻起,张永昌的心就时刻被这个小生命牵挂着,富裕的家庭也因抚养这个被他们称为“老三”的孩子而逐渐变贫穷。但在这漫长的20年里,张永昌和他的老伴儿不抛弃、不放弃,一直无怨无悔精心养育着“老三”。每当遇到生活的挫折,每当亲朋好友劝他们别再坚持的时候,老两口想到的只有一句话:“孩子,我们怎能放弃你”。

  在20年前,也就是1992年的5月,辛集市月耳营村的富裕户张永昌偶然捡到一名患病的弃婴。从那一刻起,张永昌的心就时刻被这个可怜的小生命牵挂着,富裕的家庭也因为他的到来而逐渐贫穷,亲生的两个儿子也因此小学毕业就中止了学业,30多岁的大儿子去年才娶上了媳妇。在这漫长的20年里,张永昌和他的一家人一直无怨无悔精心抚养着这个捡来的孩子。每当遇到生活的挫折,每当亲朋好友劝他们别再坚持的时候,老两口总是这样说:“怎么说也是条命啊”。

  1992年的5月,张永昌像往常一样来到辛集第二医院等活儿时,看见院子里水管旁边有个纸箱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个刚出生的男婴。“孩子身上连个包头都没有,冻得孩子都哭不出来了。”张永昌说,看这个情形应该是个弃婴,“我心想,出个好心眼吧,就把这个孩子抱回家了”。“她(老伴)当时在小学门口卖冰糕,我叫上她回家跟我一块弄孩子,半箱子冰糕也化了。”从那天起,张永昌的老伴高淑藏不再外出打工,开始在家专门看护孩子。20年的操劳让56岁的高淑藏看起来要老上20岁。

  “当时孩子看上去刚出生没几天,身上都快凉了,右腿还骨折了。”高淑藏说,当天就带他去了医院。医生为孩子检查后说“孩子不行了,连啼哭都没有了,扔了吧。”张永昌和老伴儿当时很着急,“孩子还有口气,咋能扔了啊”。回到家老两口用输液瓶子灌上温水在孩子身边摆了一圈,水凉了就换热水。数天之后当孩子有点反应了就开始喂奶粉,土办法终于救活了孩子。从那一刻起,这个捡到的患病弃婴成了家里两个儿子之后的老三。

  老三能吃东西了,老两口很高兴,一边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起这个孩子,一边给他看病。“可能吃哩,两天一袋子奶粉,光奶粉袋我就攒了一大麻袋,白糖、饼干那就更没数了。”高淑藏说。老三到了五、六岁能叫“爸爸”、“妈妈”,还会说“买电视”了,老两口别提多高兴了。日子一长,这个孩子智力发育迟缓,除了张嘴说话、吃饭,身体基本不能动,后经医院确诊为重度脑瘫。已到工地当小工的张永昌每天早上天一亮就带老三去街上转,“他醒得早,夏天4点就醒了,我就骑上三轮,车斗里带上坐在婴儿推车里的老三,一开始只在村里转,后来要去辛集转,早上一圈晚上一圈,来回得4个来小时。后来大点了,转的时候我用毛巾在他腰上拦一下,系在车帮上怕碰着他。”59岁牙齿已经掉完的张永昌说:“他那俩哥哥我都没费那么大劲,没操那么多心”。每个月张永昌都要提前几天去老板那预支工资,“给老三看病啊,180元一盒只够吃6天的药就买了没数,现在仍需每天吃健胃消食类药品帮助消化。老大、老二小学毕业就不上了,供不起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老三也越来越大了。为了给老三治病,张永昌和老伴儿花光了家里的积蓄,“那时候俺家的条件还可以,有了老三之后我打工的钱、家里的积蓄都花了,1997年借我大舅子的7000元到现在也没还上。凭以前的条件两处房子我也能盖起来,可现在还住着几十年的老房子。”高淑藏说:“嘿嘿,这个小子从小就只吃好吃的,吃得还多,鸡蛋啥的没断过他的,先给他做好饭喂完了俺们再做自己吃的,他身体不好,蜂蜜、奶粉就不断,老大都不让老二吃鸡蛋,要给三儿留着。我跟老大开玩笑说扔了三儿吧,老大说你敢扔了我就告你去”。虽然高淑藏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可凝视着老三的眼神却是慈祥的。

  “老大、老二和捡来的老三,你们更偏爱谁多一点?”对于记者的提问,张永昌没有半点犹豫:“老三呗!他占上风,有了老三那俩就不咋管了”。有了老三,亲朋好友邻里邻居也没少帮忙,“刚捡了他那会儿,我媳妇她二哥见了孩子就拿出一百元钱,说‘给孩子买点奶去吧’,邻居们谁家有孩子穿不了的旧衣裳、耍物就都给他了,老三坐坏4个沙发了,那都是邻居们给的。前一阵子来了几个市里的好心人,给送了好些个蜂蜜、奶粉、衣裳,还有一个轮椅”。

  说起这20年来抚养老三遇到的坎坷和艰辛,高淑藏和张永昌不禁泪流满面,高淑藏流着眼泪说道,“捡了他,家里的条件差了不是一星半点,房子也翻盖不了,俺们老大30多上才娶上媳妇,老二现在连个对象也没有,还拉了一屁股债,日子是紧巴了点,但是,谁叫咱舍不得老三呢”。本报记者 董永博 摄影报道

 

 

 

 

 

编辑: 王仲平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