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梦托起32个梦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3-05-22 15:23:35 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

一个女孩为了家乡孩子的未来,放弃城市工作,在村里办了一所幼儿园

 

■侯亚琼是幼儿园唯一的成年人,她身兼园长、老师、保育员、保洁工等职务于一身。

 

■饮料罐是孩子们最常玩的玩具。

 

■饮料罐在孩子们手中,有很多种玩儿法。

 

■侯亚琼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到幼儿园打扫卫生,八点整迎接孩子们。

 

■32个孩子分成了大中小三个班。

 

■跳舞唱歌靠手机里的音乐伴奏。

 

■“乡亲们把孩子交给我,我觉得肩头的担子很重。”

 

■孩子是乡村的未来,更是祖国的未来。

出镜人物

灵寿县慈峪镇上下庄村的侯亚琼

采访动机

在空旷静谧的山野,一间教室,一个老师,32个孩子。他们脸上的笑容犹如田埂上怒放的野花,绚烂无比。昨日,燕赵晚报新闻扶贫采访组第一组记者,走进了这所位于灵寿县山村、只有一个老师的幼儿园。

□本报记者 尚燕华 张红波 谢鑫名

今年25岁的侯亚琼是灵寿县慈峪镇上下庄村人,她在家乡开办了一所幼儿园,她是这所幼儿园唯一的大人,她身兼园长、老师、保育员、保洁工等职务。

乡亲的嘱托重千斤

上下庄有154户540口人。因为村小,孩子少,早在好几年前,村里就停办了小学和幼儿园,孩子们都集中到了镇上的中心小学就读,只留下空空的校舍。

村里没了幼儿园,而镇上的幼儿园距离村里也有近半个小时的车程,好多孩子就干脆呆在家里。大人要到地里忙农活儿,孩子也只能带着去田间瞎跑着玩,学不到东西,还常常因照顾不到而生病。

“四五岁的孩子太小了,送到镇上的幼儿园太不方便了。亚琼,你就回来给办个幼儿园吧。”去年夏天,在北京做幼教工作的侯亚琼回家乡过年时,乡邻家的小孩子都追着她跑,小男孩缠着让她讲故事,小女孩吵着跟着她学舞蹈。看着孩子们的进步,乡邻们也都高兴得合不拢嘴,渴盼她能留下来。

梦想从小山村启程

“城里的孩子可以享受那么好的幼儿教育,可我家乡的孩子却连幼儿园都上不了。那我就留下来办幼儿园,方便乡亲们,也让我的梦想从家乡启程吧。”亚琼说,她从小就没有上过幼儿园,这是她的人生遗憾。她喜欢孩子,上中专时学的是幼教,还曾到北京等地多次参加过幼教培训,能办一个自己的幼儿园是她最大的梦想,如今也是该去实现梦想的时候了。

亚琼要留下来办幼儿园的想法,得到了全村人的欢迎和支持,村大队专门从原来的小学里腾出一间大教室,作为幼儿园的教室,免费供她使用。乡亲们和市委办公厅驻村工作组的工作人员帮着将校舍修整一新,院子也铺成了平整的砖地。为了能让幼儿园像些样,亚琼还专门跑到灵寿县城,买来了识图贴画、积木、益智卡片等小玩具。同时,她还在墙上写了很多儿歌及古诗。

空饮料罐就是玩具

2013年3月,亚琼的幼儿园开学了。亚琼说,在农村,像她这样的年轻人都去外面打工了,她没有找到能帮她的人,幼儿园也就成了只有她一个老师的幼儿园。

“但我真没想到乡亲们这么信任我、支持我。”亚琼说,她第一次招生,全村的32名孩子就全部来了。“乡亲们把孩子都托付给了我,我肩上的担子非常重。”从此,亚琼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到幼儿园打扫卫生,八点整迎接孩子们。虽然所有的孩子们都在一间教室内,但她还是将孩子们分为大中小班,教授他们不同的知识。

简陋的教室里没有一件像样的教学用具。孩子们喜欢听儿歌、跳舞,亚琼就在手机里下载了很多儿歌及儿童舞曲。上音乐课时,亚琼就会打开手机音乐,站在讲台上和着手机播放的微弱乐曲,教孩子跳舞、唱歌。孩子们手里玩的积木已经陈旧掉漆,能自由组合的塑料小卡片也因数量少,被孩子们抢来抢去。

教室一角,整齐码放着不少空饮料罐。“这些是孩子们平时最常玩的玩具,都是孩子们从家里拿来的。”亚琼说,这些空饮料罐孩子们有很多玩法,将瓶子一个个地摞起来玩,在地上滚着玩,三个三个地用透明胶布粘起来,然后垒成小桥、房子,或是在里面放上沙子,手里晃着听响声。

让农村娃接受良好教育

亚琼说,今年五一她刚刚结婚,丈夫在青岛当兵,为了能实现梦想,她放弃了去青岛工作的想法,丈夫也非常支持她留在家乡。“我现在可以尽情挥洒我的青春,一步步实现梦想。”

亚琼说,每个孩子每个月收80元钱的托费,她每个月有2500多元的收入,而这些钱大部分都投到了幼儿园的建设上。“虽然现在很累,很艰难,但当孩子们追着喊我老师,看到我就会笑,黏在我的怀里亲吻我的时候,我所有的苦累就全没了。相信有一天,我的幼儿园会渐渐好起来,有城里孩子玩的儿童滑梯,有更多的幼儿读物,有更好的师资力量……”亚琼说,她会坚持梦想,让农村的娃娃也能接受到良好的幼儿教育,让教育之花开遍偏远山区的每一个角落。

记者手记

梦开始的地方

 

在农村,青春年华的梦想都在飞往城市。

而侯亚琼从城市回到了农村,一个幼儿园,32个孩子,还有她,用扎根的梦,撑起“空巢”天空,托起32个稚嫩的梦,让一个山村有了未来。

25岁,织梦的年龄,有的还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她已然为自己的梦努力,已然努力培养孩子的梦,是一种更美的梦,所以她孤单的身影如此陌生又亲切。

谁人没有梦?但,有多少是远离繁华的,有多少是甘愿寂寞的?

朴实的侯亚琼说,在城市,她不过是个打工者,是白菜;在农村,她拉着32双手,因为被需要,是白糖。

 

 

 

编辑: 王仲平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