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少”万米高空上的苦与乐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5-05-07 09:28:27 来源:

“空少”万米高空上的苦与乐

时间:4月29日 5:30-8:55

地点:KN2361次航班上

人物:中联航河北分公司客舱服务部乘务长 刘航

 
 

图为刘航在机舱内检查行李架。 本报记者 张 缘 摄

本报记者 张 缘

很多人对飞机上的“空姐”并不陌生,然而近年来,除了“空姐”,越来越多的男性乘务员也出现在航班上为乘客服务。帅气潇洒的“空少”的工作与“空姐”有什么不同吗?对于这一职业,又是否比空姐更有心理压力呢?4月29日,记者随他们一起冲上云霄,体验了一下“空少”们在万米高空上的日常工作,分享他们的苦与乐。

7:55的航班4:30起床

凌晨5:30,天才刚蒙蒙亮,记者跟随刘航和他的同事们登上了驶往机场的机组车。乘务员们都早已准备完毕,穿着整齐制服,手中拿着乘务员手册和器械箱。刘航告诉记者,“早上8时左右的航班,4时半就要起床,不然来不及。”

6:15,到达机场。在10多分钟的时间内快速用完早餐后,工作人员们集合召开机组准备会,传达在今日飞行中安全、服务方面要注意的问题。

7:00,会议结束。乘务员们立即登上航班开始进行准备工作。“今天没有残疾人、儿童等特殊旅客!”确认完毕后,刘航开始对客舱设备进行检查。直到旅客们开始登机,记者只感觉这一早晨忙得像打仗,根本没有歇气儿的时候。此时,刘航已经站在入口处,露出标准的“8颗牙微笑”,脸上看不出一丝疲态。一边亲切地问候旅客“您好,欢迎登机!”“早上好”,一边引导登机。

7:55,飞机起飞。他的忙碌没有停止。进行机内广播、巡视机舱、为有需要的旅客提供服务……直到降落,他都在时刻注意客舱,反复确认旅客情况。

8:55,飞机平稳降落。下客后基本没有休息时间,刘航又马上投入到下一个航班的准备中。他告诉记者,今天他共要执行3次飞行任务,最后落地时间要到下午3点以后。而一旦有备降或其他特殊情况发生时,工作时间会更加延长。

下功夫不比“空姐”少

刘航今年30岁,做空乘这份工作已经有10年,是河北分公司目前唯一一位男性乘务长。由于父母都是从事与航空有关的职业,从小,刘航的心中也埋下了航空梦。

大学毕业之后,他决意成为一名男性空乘员。在当时,“空少”还并不多见。昔日的同学问起来他的工作,很多人都表示不理解:“大男子汉为什么要去飞机上当服务员?”

“实际上,在航班上男性空乘员也很有必要”,刘航告诉记者,在搬运大件行李、服务行动不便的旅客以及制止非法干扰行为、维持客舱秩序上,比起女性乘务员,男性乘务员处理起来更为容易。还好现在男性空乘员已经越来越普遍,他也不会像开始时觉得不好意思,早已很淡定了。

在服务乘客上,“空少”下的功夫也并不比“空姐”少。“女性比较优雅亲切,很多旅客有问题时更爱找‘空姐’沟通,所以刚开始做工作时我会刻意要求和提醒自己表情要柔和,不能过于生硬,并形成职业性的习惯。此外,还会特别注意在服务细致度上下功夫。”刘航说,其实无论是“空哥”还是“空姐”,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用心为旅客做好服务。

最难忘旅客的赞扬

令记者感到意外的是,当询问到工作中最难忘的一次服务,我本以为会是一次被刁难的经历,然而最令刘航难忘的,却是来自旅客的赞扬。

一次,他碰到一对第一次坐飞机的老夫妇,转机时下飞机后不知该怎么走,十分着急。刘航看到后,主动拉起他们的手带领着他们找到地面服务人员之后才放心地准备离去。两位老人感动不已,不住地表示感谢,并深深向他鞠了一躬。这个场景长久地停留在他的脑海中,“其实都是分内的工作,然而当你真心为旅客服务,旅客是能感受得到的。”

谈到委屈,刘航说:“做服务工作,委屈多多少少都会有。我们会比较注意去排遣负面情绪,不往心里去。站在旅客的角度想,飞机上资源有限,有时就算尽全力帮助也不一定完全达到旅客的要求,一些旅客适度发泄一下也能理解。比起自己受的一些委屈,会更注重去反省。”

飞了10年,刘航对于空乘工作的热情没减一分:“参与每架航班的飞行对我来说都是崭新的。每一批旅客都不同,最希望的是通过我们的服务能让每位旅客都在飞机上留下美好体验。”

在一开始确定采访时,由于此次体验的航班距离短,飞行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左右,记者曾经认定会非常轻松。然而体验后才明白,时间再短的飞行,起飞前和降落后的各项准备工作也并不轻松。乘客们面对的只是一段飞行,然而空乘们一天之内却要起落多次,不厌其烦地重复一遍遍相关准备工作,保持微笑向旅客道上上千遍的“您好!”和“再见”!一句句真诚问候的背后,支撑着他们的是对飞行事业的热爱以及对旅客们的责任心。

编辑: 孙丽君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