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滹沱夜话”:一个吸引眼球的好栏目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20-03-26 11:50:25 来源: 燕赵晚报
大概两年了,“滹沱夜话”这个栏目每篇文章出现都很吸引我的眼球。每期要先拜读这栏目中的新信息,如果哪天没有,便感到缺了点什么。我从内心是喜爱“滹沱夜话”的。

袁学骏

大概两年了,“滹沱夜话”这个栏目每篇文章出现都很吸引我的眼球。每期要先拜读这栏目中的新信息,如果哪天没有,便感到缺了点什么。

我从内心是喜爱“滹沱夜话”的。

因为它很有特点。首先是它的小文章,每篇不过五六百字,就坚持着毛泽东在1919年针对《湖南通俗报》所提倡的“短小精悍”。(见《新华文摘》1994年第二期164页梁柱《毛泽东新闻思想简论》)短则短矣,都上连党心,下接民意,都是带着问题意识,从现实出发,紧紧围绕一个新闻点进行言简意赅的阐述,讲清一个道理为止,从不拖泥带水。从没有不着边际的“客里空”,或是矫揉造作,多是真言实语,甚至精言妙语。它们都是脚踏实地写出来的好文。其点明的社会现象,批评也罢,赞美也罢,总是具有很强的及时性、提示性、指导性,甚或是警世性。自然针对性强,时效性高。有时,它如一位交警在执勤,告诉违章者不许这样或那样走;有时又如一位慈善的老人在谆谆告诫小青年,人生要怎样度过;有时也如一位针灸师,既扎银针又行艾炙烤。

其次是通俗易懂。毛泽东曾要求报纸文字要“浅显生动”(同上文),到1940年针对《边区群众报》说,“报纸要办得让识字的农民能看懂,不识字的农民能听懂,要用农民喜闻乐见的形式”(同上文,165页)。关于这一方面,“夜话”的作者编者们也一直把握着。其语言基本上是以普通话语汇为主的大白话,不用冷僻字词,不搞故弄玄虚,有些新提法、新概念也做了通俗化处理,让一般初中以上水平的读者都能看懂。通俗就要浅显,浅显还要生动。大家在逻辑思维之中也吸收形象思维,注意用具象说话。比如,景禹城的《用好“疫考”磨刀石》(见晚报2020年2月19日)所命定的文题就是两重比喻,抗疫和复工复产是两种“大考”,这时引号中用了疫考,再就是用“磨刀石”一物,形象地说明党员干部的锻炼成长必须经历生死疫考以磨炼心志、坚定初心。闻道的《落实也需“三番来者”》(2018年11月26日)中引用了元代学者戴师初关于做文章的一段话,本是要防止陈词滥调,引申出扶贫工作不能老套路、旧办法,必须要再三思考才能找到创造性的新方法而达到“四两拨千斤,一招活全局”的成效。在文中古文不古,解说得明明白白,同样是浅显生动,通俗明了的。簇实是“夜话”中的大户,他的大量文章选题紧扣现实,说理严谨,而且题目朴素、鲜明且有诗的节奏,如他的《“真刀真枪”改文风》(2019年7月8日)、《夜话一载谈》(2019年12月30日)、《平价蔬菜情无价》(2020年2月5日)、《冲刺路上保脱贫》(2020年3月16日)等,都有七言诗的韵味。其《“清零”不能清责》(2020年3月7日)用“清”字重复增强了文章的吸引力。而《致敬,“铿锵玫瑰”!》(2020年3月8日)更是激情澎湃的抒情诗风格了。一位同楼而居的读者说,写铿锵玫瑰的人一定是个诗人。簇实的文章结尾,也多有诗性的警句。

作为新闻中时评性质的精粹通俗之言,这些“夜话”不夜,除了郜慧琴《说门》(2019年4月14日)等极少数外,都不是古时《围炉夜话》或上世纪六十年代邓拓、吴晗、廖沫沙“三家村”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燕山夜话”。这里具有杂文、随笔的一些味道,有一些艺术性表达的文学元素,但都明白畅晓,没有一点影射、隐喻的曲笔,没有话到唇边说半句的忌讳,没有让人去猜想的含蓄。所突出的是,毛泽东当年提出的“赞成什么,反对什么”的旗帜鲜明的文风,犀利地、通达地,有时是尖锐泼辣地、嘹亮号角般地行文,这正是“滹沱夜话”的品格与风采。它们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不是“空话连篇,言之无物”,而是实话连篇,言之有物。具体表现就是篇篇都要摆事实、讲道理,皆是事出有因、言出有据,以正面事例、典型为主,有时也对负面事例一针见血,毫不客气。事例、数据和一些名言警语是它们最基本最重要的论据,其说理力度是刚性的,无可辩驳而令人心服口服的。它们如此与相关新闻报道相互策应和映照,便大大增强了该报的启发性和引导指导力度。尧石的《“黄花菜”不能凉》(2019年6月14日)是针对金融服务必须快办的,慢一步会差十步。华龙语在《为社区守护人点赞》(2020年2月3日)中,首先叙述各社区工作人员除夕以来在抗疫岗位坚守,接着号召业主们“多一分体谅、支持,少出门不出门,守规矩不添乱,存感念不抱怨”,进而在文尾喊出“社区安,国家宁”的哲理性口号。此文从实插笔,以情动人,亲切而友善。梦杨的《疫“谣”当休矣》(2020年2月7日)一文则直接揭露疫情中的谣言和假冒名医、官方而百般鼓噪,并点出区县中个别人的造谣惑众行为,公布造谣立案数字,进行有关分析揭批,倡导“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增强辨别是非的能力。几个月前,就有闻强的《造谣生事者戒》(2019年12月2日)便是针对网络谣言,无情地抨击以造谣为趣、以造谣为乐而唯恐天下不乱者,提出解决的方法是加强网络管理、加大执法力度和公民要善于甄别是非,判断真谬而不造不传不信任何谣言。最后说“真的假不了,假的‘跑’不了”,顺口而富有警告力度。许贵元《村“误”公开好》(2020年1月6日)是欣喜地发现一些农村把村民关心的集体收入、财务管理等公开晾晒、自我曝光,进行了充分肯定和提倡。这也是颇得人心的事情。纪珍珍的《责任“餐”要真“陪”》是对学校“校长陪餐制”的强化,当然要对“开小灶”的校领导进行批评了。

“夜话”的写作队伍正在形成且走向壮大。除了上面提到的,还有张玉胜、伊一芳、蓝天、袁浩、赵益朝、宛诗平、修声、李伟明、竹君、赵寅、许谨谦、许海兵、盛会、叶金福、郎润风、郭卉、雨凡、芸梅、何勇、焦莉莉、万石、磬岳、禾泉、小树、严红、霜青、竹篱等几十个实名和笔名,十分可喜,不能不想起毛泽东当年提出全党办报、群众办报的号召,看到大家仍在努力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前进。作者编者们坚持党性和人民性的统一,也志在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高新闻舆论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的要求,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守正创新、培根铸魂,鼎新革故、激浊扬清,起到了凝聚群众、引导群众、以文化人、成风化俗的推动作用。大家敢于和善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浇花摘刺、建言献策,能为各级党委、政府的决策提供智力支持,又能引起广大人民群众的关注和自查自纠,这种舆论作用是无声无形而强大的。尽管“夜话”的言论还不是篇篇俱佳,但读者们是喜闻乐见的。希望“滹沱夜话”越办越好!

编辑: 张洁   责任编辑:尚燕华

相关文章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新闻网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网站声明法律顾问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