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其实我是很自卑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2-10-16 14:36:14 来源:

 

10月14日,网坛名将李娜做客央视对话节目《看见》,接受了柴静的专访。李娜坦言在法网夺冠后自己内心中会有两个李娜在打架,并自信表示还想再夺大满贯。

对话柴静,“内心曾有两个自己打架”

“在我内心中有两个李娜”

柴静:法网后的比赛,并不是对手压得你死死的,只是你在赛末点出现自己的失误,这是怎么回事?

李娜:其实那段时间,内心会有两个李娜在打架。一个会觉得,你刚拿一个,你还要拿第二个,你还要认真训练;可另外一个就会说:“哎呀,那么辛苦训练干吗,冠军拿完以后名利都有了。你现在要退役了或不打了,也没人说你,也没人怎么样。”不会说别人把我压垮了,是两个李娜自己在打架的时候,自己把自己压垮了,挺痛苦的。

柴静:那个生活跟你原来生活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李娜:就是原来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只要对自己负责,好好跟团队合作就可以了。可是拿完冠军之后,我觉得怎么一下我就变成社会人士了,怎么一下我要背负那么多不属于我的责任。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网球运动员而已。我谁都代表不了,我只能代表我自己。

柴静:也正是因为这个词,它也带给你很多超越普通运动员的荣誉和利益。这两者是对等的,你接受吗?

李娜:接受吧。因为当你得到多大的荣誉,你也必须承受多大的压力。

“其实我是一个很自卑的人”

柴静:中网比赛的时候,你说你甚至想逃走?

李娜:对。

柴静:可是赛前你是想赢啊?

李娜:赛前是想赢,可是当走到中心场地那一刹那。我觉得我连迈开步子的勇气都没有。

柴静:你怕什么呢?

李娜:可能太怕输了。太怕输球了。法网夺冠以后,第一个就是在国内的大比赛,太害怕去输。其实这个心态导致我在上场之前就已经输掉了。

我希望就是在自己该软弱的时候,不要表现的那么坚强,不要觉得自己就是铜墙铁壁或者怎么样。你就是一普通女人,该哭就哭,该乐就乐。带我的外教,他说你不愿意跟人分享你的想法。他说这样的话,很可怕的,可能有一天你一旦爆发以后,你收不住的。

柴静:你现在给大家的感觉是很自信,很外向,很强烈的特点。

李娜:但是其实我是一个很自卑的一个人。

柴静:你说你15岁来还这个债,你才15岁?

李娜:所以我觉得可能长大是一夜之间长大的。我觉得有一点点小大人,或者伪装坚强的一个小女孩这样,不太愿意把自己很柔弱的一面展现在别人面前。

柴静:看你书里面写,你觉得愤怒比忧伤要好过,因为愤怒不会让人垮?

李娜:嗯,因为那个时候,有一段时间我会特别害怕,就是一到训练时间我那心跳就会加快,一听到拉铃那声音,就开始想“完了,又要训练了”;然后一到早上八点半训练,就想“完了,又要挨骂了”。

柴静:你怎么知道会挨骂?

李娜:因为肯定会挨骂,只是说时间早跟晚而已。

柴静:在球场上赢也不能够帮助你有自信吗?

李娜:不会。

柴静:那你怎么理解那个赢呢?

李娜:就算我们拿了一个比赛的冠军,教练怕我们因为听到表扬以后会骄傲啊或者怎么样,回去以后,她会劈头盖脸地说“拿冠军了不起啊,你下面拿不了冠军,你还得好好训练啊。”如果没拿冠军,“你看没拿冠军吧,或者怎么怎么样。”

柴静:她是在逼你去接近自己的极限。

李娜:但是我不会感觉到网球带给我快乐。我感觉不到。

去年下半年我是熬过来的

柴静:我看你说,2011年下半年你是熬过来的。你用熬这个字?

李娜:对。我特别害怕去到人多的地方,唯一的想法是赶紧打完赶紧离场。我从来没有想过输和赢,我只是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角落里面,我自己躲起来,就那种感觉。

柴静:你想早点结束比赛?

李娜:想,特别想,当你想要往上的时候很难,可是你要想让状态下来的时候,很容易,太容易了。

柴静:出溜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

李娜:对。

柴静:很可怕。

柴静:但你的内心会不会告诉自己说,在29岁之前,我按照这样的生活方式拿了冠军。如果我改变了,会不会我拿冠军的希望更小?

李娜:但是今天比明天永远年轻,不是吗?如果你真的想去改变,你就从现在开始改。

柴静:但是你知道人们往往靠着对于过去的习惯来支撑自己,那是经验。

李娜:但我觉得有时候,你要想真正改变。你就要重新输血,就是换掉自己的废血。

李娜:我说李娜,现在什么是你目标?你想要什么?有了目标之后,这条路你要怎么走?这是第一次我自己跟自己对话。

柴静:你刚才说以前你不跟自己对话,你会给自己评价,如果你失败了,你会说不行。

柴静:你已经离开她很多年了,你现在独立长大成人拿了冠军,为什么还要回头看这段过去?

李娜:因为我觉得一个人的影响力真的是远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很多。我必须要把他说出去,我必须要让教练知道,她当时伤害了我。

柴静:她会不会觉得说过这多么年了,你回来找我说这个。

李娜:我不知道她当时什么样儿的感受,但是我就是噼里啪啦全说出去了。

柴静:你说的时候看她吗?

李娜:看,我觉得说话的时候必须要眼睛看眼睛。

柴静:那你那时候还有少年时那种畏惧吗?

李娜:没有了。因为现在跟她谈是以三十岁的李娜跟她谈十五岁李娜的感受。

“现在对胜利有饥饿感”

柴静:你现在对于胜利有饥饿感吗?

李娜:有,每一场我都会觉得,李娜不错,你还可以赢球。

柴静:你开始鼓励自己。

李娜:对。

柴静:那你还跟自己打架吗?

李娜:不可能说一下就不打,但只能说慢慢地去让两个李娜分开。就是不要让她们撞击到一起,慢慢慢慢逐渐往积极的一面去想。

柴静:在这种状态下,你还想再夺得大满贯吗?

李娜:想。大满贯是我的目标,拿不拿得到要看我自己怎么去走。不管怎么样,会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吧!

柴静:在你小的时候你为父亲打球,你现在为什么打球?

李娜:为我自己,为我自己的感受。

世界冠军何必自卑

□ 常明

“我是个极度自卑的人,自小就是这样,夺得法网后也是如此!”李娜这席话把广大网球迷心目中那个刚强无比的女强人形象击得粉碎。这是李娜第一次在公众面前细细剥开自己经历过的每一份痛苦和恐惧,其感受令人震惊。究竟是谁铸成了这位世界冠军的自卑?

李娜着重提到了启蒙教练“摧毁自尊心”式的培养手段。8岁开始练网球的她时常被教练训斥为“猪都能学会,你不会!”即使拿了冠军也是劈头盖脸地骂。长期的压抑虽然让强扮坚强的她拿到了法网冠军,可之后,李娜却一次次逼近内心崩溃的边缘。想赢怕输的压力大到几乎让她没有勇气踏上赛场,甚至有了“如果没拿法网冠军就好了”的念头。慢慢地,李娜从自卑变成了自闭,就连自己的丈夫也不愿意交流。充满戏剧性的是,对启蒙教练的培养方式“怀恨在心”的李娜,竟然在成名后专门找到了启蒙教练去控诉内心的压抑和委屈。

启蒙教练的培养手段无疑是中国竞技体育的一个缩影,而启蒙教练不过是构筑“功利主义”金字塔的第一层塔基。实际上,李娜控诉的是整个竞技体育的畸形的培养体系。拿运动员当成夺金机器来打造,心理畸变就在所难免。得亏李娜的新教练把她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否则或许现在的李娜已经退役。

编辑: 常青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