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通石碑后的历史往事

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 2014-05-23 10:16:57 来源:

 

 

在赵县县政府前方、永通路北50米处,有一座仿古亭,这里曾有一座雄伟的建筑——古赵州十景之一的“望汉云台”。据清光绪《赵州志》记载:望汉云台“相传后汉初耿纯所筑,以望光武”。这个耿纯,就是东汉王朝的开国功臣,“云台二十八将”中的一员大将。在望汉云台东西两侧,曾经还立有两通高约丈余的石碑(现存于赵州桥公园),上书耿纯劝谏刘秀称帝时的一席话中的六个字“攀龙鳞,附凤翼”。耿纯的这番话深深地打动了刘秀,不久,刘秀称帝,定都洛阳,建立了东汉王朝。

至今仍供奉在赵县城东孝友村耿保存家的“汉大将军东光侯耿纯之位”牌位。

“攀龙鳞”(左)、“附凤翼”碑。

□本报记者 杨惠玲 通讯员 赵志勇/文

通讯员 赵志勇/图

投刘秀 断后路

耿纯(?—公元37年),字伯山,巨鹿宋子(今赵县东北)人,耿纯年轻时游学长安,在王莽朝中被任命为纳言士。更始将军刘玄在灭掉王莽政权后被拥立为帝,任命耿纯为骑都尉,令其去缉睦赵、魏地区。当时朝中官职泛滥成灾,长安市井间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耿纯不甘充当“烂羊胃”的角色,领命后即刻来到河北地区。

此时,刘秀奉更始帝之命镇抚河北诸郡国。刘秀北渡黄河至邯郸后,耿纯即去谒见,刘秀恭谦相待。耿纯见刘秀器宇轩昂,军纪严明,十分钦佩,立志跟从刘秀打天下、图大事。刘秀收下耿纯,让他留守邯郸,自己率军北上中山(定州)。

刘秀北上后,邯郸一位算命先生王郎自称汉成帝子,举旗造反,被拥立为天子,成为河北最强大的一股割据势力。刘秀在河北势单力薄,他辗转各地,安抚州郡,结连各地豪强,以求壮大势力。耿纯因王郎叛乱由邯郸回宋子后,立即与兄弟耿訢、耿宿、耿植一起,率宗族宾客二千余人投奔刘秀。刘秀喜出望外,拜耿纯为前将军、耿乡侯,拜耿訢、耿宿、耿植为偏将军,收降了宋子县,又攻下曲阳和中山。当时形势下,耿纯怕宗族中有人发生动摇,就指使耿訢、耿宿悄悄回到家乡,把宗族众人的房屋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背水一战。刘秀对此大惑不解,耿纯据实相告:我见阁下单车来河北,毫无府藏之蓄,没有财物重赏将士。之所以能够聚集人众,只是靠恩德,这样维持不了多久。现在邯郸王郎自立,河北州县疑惑、动摇。我虽然举族投奔于阁下,连老弱也编入行伍,犹恐宗人宾客不能同心,所以放火烧了房舍,以断绝众人的反顾之望。刘秀大为感动,对耿纯格外信任。后来,刘秀的势力强大了,军队多了,便对耿纯说:“大军进退无常,你所带领的宗族老小不能全随军居住。”便以耿纯的族人耿汲为蒲吾(今平山县东南)长,令其带领耿氏亲属在蒲吾定居。

大军到了鄗邑,当地大姓苏公叛乱。耿纯发现这一阴谋,率兵平叛,使刘秀转危为安。之后,耿纯跟随刘秀相继消灭了邯郸王郎、平定了分散在河北各地的起义军。

谏刘秀 始称帝

消灭了邯郸王郎的割据势力以后,刘秀在河北打开了局面,于是更始帝封刘秀为萧王,令他罢兵回长安,刘秀以河北未平推辞不去。诸将请求刘秀自立为皇帝,他认为时机未到,没有采纳。行军至中山,诸将又一次进言,请求刘秀自立,刘秀仍然不听。行军到南平棘(今赵县),诸将又请自立,刘秀严肃地说:“寇贼未平,四面受敌,为什么要急于正号位呢?诸将请退出。”其他将领都依令退出,只有耿纯留了下来,反而进言说:“天下士大夫捐亲戚,弃土壤,从大王于矢石之间者,其计固望其攀龙鳞,附凤翼,以成其所志耳。今功业即定,天人亦应,而大王留时逆众,不正号位,纯恐士大夫绝望计穷,则有去归之思,无为久自苦也。大众一散,难可复合。时不可留,众不可逆。”(见《后汉书·光武帝纪》和《后汉书·耿纯传》)耿纯进言,言辞恳切,特别是提出的“天人亦应”、“时不可留,众不可逆”引起了刘秀的深思。刘秀当即表态说:“我要认真思考。”不久后,行至鄗南,刘秀即位称帝,建元建武,时为公元25年六月。同年十月,刘秀定都洛阳,史称东汉。

刘秀称帝后,大封功臣,耿纯被封为高阳侯。建武二年(公元26年)正月,真定王刘扬意欲谋反,刘秀派遣骑都尉陈副、游击将军邓隆去真定名为验证,实为讨伐,刘扬关闭城门,藉以抗拒。刘秀特地派耿纯持节去幽冀,代表朝廷慰问地方上的王、侯,同时,密令他去真定逮捕刘扬。耿纯只带领百余名兵士到河北,与陈副、邓隆相会于元氏,并一同到真定,住在传舍,邀刘扬相见。由于耿纯的母亲是真定宗室之女,刘扬未加抵制,又自恃人众势强,即应邀前去,命其兄弟领轻兵留在门外。耿纯在传舍,开始时以礼相待,又请刘扬兄弟等皆入内。待众人坐定,耿纯突然下令诛杀刘扬兄弟,平定了这次叛乱。

追刘秀 建功业

耿纯回到洛阳复命,自请到地方从政。他对刘秀说:“我本是官吏家的子孙,现在天下已经略定,我愿试着治理一郡,尽力自效。”对他的请求,刘秀笑着答道:“卿既治武,怎么又想修文呀?”于是派耿纯为东郡(今河南淮阳市)太守。当时,东郡农民起义军的余波尚未平息,耿纯上任数月,便盗贼清宁。建武四年(公元28年),刘秀令耿纯将兵出击东平(今山东东平县)太守范荆,范荆闻风投降;又出击济南平定地方骚乱。耿纯任东郡太守四年,恪尽职守,得到东郡百姓的拥护。

后来,耿纯因故被免去太守,以列侯的身份赋闲在朝。一次,他跟从刘秀征讨董宪,路过东郡。东郡的百姓老小数千人随车驾哭喊道:“愿复得耿君。”刘秀对公卿大臣们说:“耿纯从年轻时就披甲胄为军吏,没想到他在东郡的治理能引起百姓们的怀念,实在是很难得呀!”

建武六年(公元30年),耿纯被改封为东光侯。依刘秀旨意,耿纯到自己的封国东光(今东光县)就职去了。耿纯行进到邺,刘秀又赐谷万斛,表示嘉奖。建武八年(公元32年),东郡、济阴一带农民起义的余波又起,刘秀想到耿纯在东郡一带素有威望,便遣使拜耿纯为太中大夫,令其与大兵在东郡相会。东郡百姓听到耿纯入界,非常欣喜。“盗贼”九千余人都向耿纯投降,大兵不战而还。刘秀下诏书复以耿纯为东郡太守,东郡官吏和老百姓心悦诚服。就这样,耿纯又担任东郡太守五年,在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病逝于任上,谥为成侯。

东汉永平三年三月间,东汉明帝追思前世功臣,图画二十八将于南宫(即尚书省)云台,史称“云台二十八将”,东郡太守东光侯耿纯位列第十三位。

在赵县城东孝友村耿保存家里,至今还供奉着耿纯的牌位。这个牌位正面隐约可见“汉大将军东光侯耿纯之位”的字迹,而背面的文字由于年代久远已经模糊难辨。耿保存介绍,这块牌位原来供奉在孝友村耿氏家庙中,“文革”中,家庙被毁,此牌位被人随手扔在当时的大队部里,他的父亲害怕被人当劈柴烧掉,偷偷将此牌位收藏在家中供奉。老辈人都说,孝友村多耿姓,都是耿纯的后裔,《赵州志》也证实了这一说法:“皆其后裔也”。

相传,耿纯告老还乡后,在平棘筑起一座高台,想念刘秀时,就登台眺望,故为“望汉云台”(亦称“望汉台”)。明代赵州刺史蔡懋昭,将唐代著名书法家虞世南的墨迹“攀龙鳞”、“附凤翼”刻碑竖于耿纯当年在赵州城所建的望汉台洞券外两侧,以颂“高阳忠荩凌云上,光武神威渡水来”之壮举。“攀龙鳞、附凤翼”两通石碑,先移竖在柏林禅寺内,而今又复立于赵州桥公园里。

当我们站在满身疮痍的“龙凤碑”前与它对话时,仿佛又回到了东汉那烽火连天的岁月里,从中解读古赵州大地上叱咤风云的大将军耿纯。

编辑: 林福盛

相关文章
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站地图